跨国收养 | 金发妈妈和她的三个中国女儿

我在研究生时期开始接触到美国从中国收养孤儿,特别是女孤儿的事情。告诉了身边的老师朋友,发现很多人就生活在我的周围。

某一个周六,我到了波士顿附近的Cape Cod,采访了收养了三位有不同身体残疾的中国女孩的Janet和她的女儿们。

原文是用英文写的,时间也是2015年的时间。半翻译了一下,中文可能读着有一点别扭。因为从采访到写作都是用的英文的思维。(我自己拍的照片网盘里没找到,得回家翻一下硬盘再补上)


第一次见到Janet和她的三个女儿是在她们在波士顿东南角的鳕鱼角(Cape Cod)的家里, 她们正在准备今年第一次去海边的野餐。

Janet快速分配好任务。17岁的大女儿Laura准备水果,14岁的二女儿Hannah准备甜点布朗尼,同样是14岁的三女儿Emma准备装食物的袋子。Janet负责根据女孩子们的喜好做三明治,装到一次性密封袋子里,分别在袋子上写上J、L、H、E字母以示区别。

装上水、可乐和果汁加上薯片,10来分钟,一顿简易的午饭就准备好了。

驱车10多分钟,我们到了鳕鱼角她们最喜欢的一个沙滩,野餐。

Laura不喜欢很多东西。奶酪,单词“foot”的发音,以及出了她家小镇Chatham的时候路人向她和她的家人投来的或新奇或疑惑的目光。

别样目光的原因也十分明了。Laura和她的两个妹妹的纯正的黑色头发亚洲人,而她们的妈妈Janet是金发碧眼的美国人。

”我的中国丈夫在家等着我们呢”。Janet在必要的时候会用这样的理由把路人的疑惑击退,尤其是当路人问Janet花了多少钱买的这几个女孩子。

61岁的Janet是当地学校的特殊教育老师。1998年至2004年,她先后三次穿越半个地球到中国的三个城市领养了三个有不同身体残疾的小女孩。三个女孩子她都视如己出,在已经是做奶奶的年纪仍然不遗余力地确保三个孩子可以得到他们应有的物质和精神支持。可以选择现在就退休的她决定等到最小的孩子Emma从高中毕业后再退休。那时候她将是66岁。

Janet和前夫离婚后,独自带大了两个儿子,今年分别33和31岁。在他的儿子开始上高中时,Janet44岁那年,在考虑美国收养和各个国家的跨国收养时得知中国的“重男轻女”思想后,她决定在中国收养一个女孩子。

“你就是想要一个女儿所以你可以打扮她”!Janet的小女儿Emma,总是快人快语,嗓门也是三个女孩中最大的。

“可是她们一个都不喜欢带花边的小东西。“Janet无奈地笑着说。

“没有人喜欢那些。好丑的“。Emma永远都会回给Janet一句。

Laura是Janet在中国收养的第一个女儿。一岁多的Laura从武汉来到美国,马上就要18岁的她明年就要从高中毕业了。

Janet和三个女儿住在South Chatham小镇上一幢一层楼的红色房子里。Janet想过搬家,但是三个女孩都不愿意生活出现太大改变,不同意搬家。

三个女儿在被收养时都有不同程度的身体残疾。Laura的身体残疾在成长过程中不治而愈。第二个女儿Hannah的臀部缺少一块连接骨,导致她不能运动,并且左腿在两年前停止了生长,她需要穿特制的,左边鞋子的厚度随着她的身高增长越来越厚的鞋。并且依旧需要更多次手术。小女儿Emma的右手只有两个手指。

”她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Janet说。与此同时,她也改变了这三个小女孩的生命。 因为身体上的残疾,Hannah和Emma如果没有被收养,可能永远无法离开孤儿院。


每一次收养,都需要漫长的等待。她将这个过程类比为怀孕。第一个女儿的孕期是两年,第二个女儿的孕期是一年。当她想要从中国收养第三个女儿的时候,她需要写很多文件证明她不是同性恋。

”我的超声波照片就是他们寄给我的1寸见方的一张女儿们的照片。“Janet说。Janet将她飞去中国的2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比作她的生产过程。最终把女儿抱到怀里是最后的生产顺利。

她的两个儿子都非常支持她的决定。

大儿子Matthew特别喜欢妹妹Laura。在见到Laura前,他就把Laura的一寸照片放在钱包里随身带着。Matthew和Janet一起去中国迎接Laura。在第一次见到Laura的时候,当工作人员把一群小朋友抱出来时,在一个非常大的酒店房间里,只有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要收养的13个月大的女孩Laura。

”我记得她手里拿着一包橘色的薯片。她死死地拽着薯片一直到很晚。“Matthew在电话采访里回忆当时的场景。

当Janet将第二个女儿带回家的当天,她的二儿子Thomas开了超过2400英里,从乔治亚城到鳕鱼角,躲在树丛里,为了第一时间见到自己的妹妹和给Janet一个大惊喜,尽管他第二天就要原路开回乔治亚。

他们现在分别住在加拿大和阿拉巴马州,不能经常陪伴妹妹们。但他们经常通过电话和妹妹们交流,Janet也会带着女儿们去拜访两位哥哥。

每一次收养Janet总共需要支付大约两万美金。 每一次收养前,Janet需要花钱请社工做家庭情况调查。需要给美国政府交钱做背景调查和身体检查,她还需要做艾滋检查。收养过程中,她需要同时给中国和美国的收养机构交钱。到了中国以后,她还要给孤儿院和相应的政府捐款。同时,她要负担自己和孩子们的交通食宿等。

Janet的生活并不十分富裕。美国东北部的漫长寒冬让人想要逃离。在她有一定积蓄的同龄的好友们到南部的小岛上度假避寒时,Janet会祝他们玩得愉快。但她没有能力负担。Janet知道如果把她这些年花在三个女孩身上的钱都存起来放到退休金里,她本可以拥有一个宽裕的晚年。但是她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拥有了更多的快乐。我拥有我的女儿们长大的回忆。这些对我来说无比珍贵。好多人说我疯了,这个年纪还在抚养三个未成年的女儿们。但是我爱她们!“ Janet说。


当她收养了第二个女儿后,她家里人的法布瑞氏症(Fabry)都发作了。她是家里唯一没有得病的人。她得同时照顾她的妈妈和哥哥。但她仍然想要再收养一个女儿。

有一天她到沙滩上,对着大海问,“我还应该继续吗?” 话音未落,有三只黑色鸟停到了她的面前。她似乎有了答案。她还是有点不相信自己刚刚得到的答案。到家后,她又问了一次,“上帝,我知道我不应该质疑你的回答,但是我真的应该再收养一个孩子吗?”她刚问完,三只海鸥出现在她的窗前。

两年之后,她有了第三个女儿,Emma。

尽管她清楚明白,收养的孩子不可能一夜之间就爱上收养自己的家庭,但她有一瞬间也几乎快要放弃和三女儿Emma的bonding。

当Emma被收养到美国时,她已经四岁半了。她不会说英文。Janet甚至请求收养机构的主任,Lillian,跟Emma说中文。但是Janet后悔了,Lillian对Emma说她需要表现得好,不然会被送回中国。“不不不不,不要那样说。她是我的。她再也不会回到中国了。”Janet立即阻止了Lillian。她再也没有请Lillian跟孩子们说过中文。

有一天他们要出门时,Emma拒绝被放到儿童座椅里,拒绝被扣上安全带。僵持之下,Janet也忍不住生气了。她把Emma抱回房子里,说“好,那我们就不去了。”

望着有点生气的Janet,Emma瞬间大哭,主动抱住了Janet。“这个瞬间给我了很多勇气,我知道,我们一定能一起生活的。”Janet回忆说。

但是Emma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这一点。

Janet不化妆,但一定会涂口红,显得气色好一些。有一阵子她发现自己的口红经常不见,她一直以为肯定是自己随手乱放了。直到有一天她发现Emma床缝里有一个塑料袋。她所有的口红都在里面。Emma一直在偷她的口红。

Emma每天都看见Janet在出门前会涂口红,以为把口红收起来,Janet就不能出门去上班,Emma就不会再被抛弃了。

“妈妈爱你。我有哪天没有回家的吗?”Janet一遍一遍地跟Emma重复,希望可以建立Emma对她的信任。 然而Emma花了更多的时间才终于明白Janet不会离开她了。在那之前,她又重蹈覆辙,反复”偷窃“Janet的内裤。


Janet经常提到“我的”孩子。 “她们是我的孩子,我会尽我所能让她们得到最好的”。 她是这么说的,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对于Janet来说,家庭永远是第一位的。她非常主动地跟学校联络,组织不同的活动来教育老师和学生关于中国和收养。

他们所在的小镇从来都是白人居多,并且非常封闭。当Janet上学时,她最好的朋友是一位葡萄牙男孩。因为他偏黑的肤色,他在学校里过得并不顺利。

大女儿Laura从幼儿园回家,对着Janet,用手将自己的双眼往后拉,一边笑着说“Me Chinese?” Janet很震惊。她跟Laura谈论过中国,但Laura没有理解中国对于她的意义。

她自掏腰包买了关于中国和收养的书捐给学校的图书馆,各种中国的小物件送到学校展览,经常组织关于中国的讲座。中国新年期间,她还组织学生画扇子的活动来更了解中国文化。

“如果有人说了什么,我都会努力去回应。” 她非常努力地为她的女儿们发声,确保她们得到该有的关注和照顾,包括她们身体的残疾,她们的身份和她们的学习障碍。

即便如此,Hannah在学校里还是被同学说了关于她被收养的和她是亚洲人的难听的话。“It was awful” Hannah唯一一次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当时,她先是非常生气,然后忍不住大哭了一起。Janet找到了学校校长,强烈抗议了Hannah同学的行为。

Hannah在中国曾经被收养了一次。但是三个月后当收养家庭发现她的一条腿短一些,她被送回到孤儿院了。“我总是说命中注定她是我的女儿。”


她退休后的愿望是去到中国的孤儿院。她相信如果她可以帮助身体有残疾的孩子,帮助他们成为社会的一部分,中国人会愿意留着他们。身体残疾的孤儿会更少。她的梦想是在中国有一个小房子,可以让那些15岁左右的女孩子住。这些女孩子在孤儿院里因为身体残疾一直住在孤儿院里。她们出了孤儿院就可以有一个家可以学习技能,可以互相照顾。

除了从中国收养了三个女儿,过去的十多年里,她还在中国资助办了一个小型的教学班。她给她们送去电脑和缝纫机,花钱请人给她们上课。从她资助的技能培训班里,有女孩子去上了大学。甚至有两个重度残疾的女孩子结婚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我很高兴她们可以和一个健全人结婚,可以被健全人的社会接受。“ Janet非常骄傲地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