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还欠我几十美金网费的室友

第一次真正在校外租房是在去波士顿读研后。通过中介租了一间在四室一卫的公寓里的带小阳台的房间。因为我是第一个租的人,中介问我是否介意之后室友的性别,我非常无知地说不介意,然后我就有了三个男室友。

室友一号是苏格兰来的交换生,本科生S。室友二号是刚从波士顿某大学毕业在银行上班的美国男生M,非常话唠还挺可爱。室友三号就是我人生目前为止遇到过最多drama的室友,在一家餐馆做服务员的美国男生T。

我签合同的那天,碰到了同样来签合同的室友三号T和他的父母。租房需要有工资单或者其他方式来证明自己有支付房租的能力。作为留学生,我们的I-20可以作为证明。美国人通常需要父母来做保证人。T的父母穿着举止都十分体面,我也放心了不少。

但是事实证明,他的父母跟他几乎没有什么来往,也根本不会帮他付房租。

-------------

其他两位室友人都很nice。我一直忙着打工和学业,基本上到家最早是10点了。偶尔他们带朋友回来party到两点,我也都忍了。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就发现三号室友T真的是非常脏。他经常在家里抽大麻,经常水池里都是他用过的碗碟堆积。有一次我真的很生气,就把碗碟装在塑料袋里,扔到了他的房间里。

第一个学期我上了一门profile写作课,有一篇作业是采访local business。我从Yelp上找了一家比较有特色的餐厅去采访,他们的老板是某届真人秀Top Chef的第二名。去了好几次后,意外发现室友三号是那里的服务员。

我采访了他,跟他明确说了我在写一份作业,可能会放到我的个人博客上。(可惜当时我还没有录音的习惯。)

他告诉了我他一晚上大概会收到多少小费。就是这个小费的数字,引起了接下来一连串的drama。

教授要求我们把每次的作业都放到自己的博客上,来鞭策自己要认真写。我把那篇作业放到网上的第二天,接到了T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老板看到了这篇稿件,非常不高兴,要求我立马删除,不然他们会开除他。我挂了电话,第一时间删除了文章,还跟教授聊了一下他的想法和类似经历。

我以为这个小drama在这里就结束了。

因为房子里的网络是我去开的,所以每个月我把账单贴到冰箱门上,他们给我他们的部分,我再来交给网络公司。每个月一个人也就20美金不到。大概从11月份开始,三号室友T就开始很拖延,后来就彻底不给了。

我发短信很礼貌地跟他要了几次没有效果后,就发到了我们四人的室友小组里。

他彻底爆发了。

(其实我还有他的短信截图和厨房水池里很恶心的照片,但是为了不再次伤害自己,就不找出来了。)

各种F-word当然是不会少的。他的主要论点在于,我就是没有钱,你看不懂英文吗?

他开始指责我。因为我写的那篇作业,他被老板开除了。他女朋友跟他分手了。他的好朋友有自杀倾向。他没有钱,他已经在卖自己的东西了,他都已经living on food stamps了。

我非常惊讶。删掉博客文章之后他并没有告诉我他被开除了。我非常内疚,还去跟教授聊了下这个事情。教授也很惊讶,并且很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为什么过了几个月之后他才告诉我呢。教授也安慰我说,做记者的,既然我们已经告诉了被采访人他所说的话将会被发布到一切有可能的地方,我们尽到了自己应尽的义务,被访者需要有这个意识。

说实话,到今天我已经不做新闻了,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有些不安。在那个之后的每次采访,我都会先重复几次告诉被访者,我是谁,我代表哪个媒体,我在写什么报道,这个报道可能会出现在哪里,得到他们的确认同意接受采访,并且把这些信息都录音。

和教授聊过之后,我回复他那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他没有回答,开始对我发起又一轮攻击。并且不停重复发信息给我,他说他咨询过专业人士了,他要是去我的学院告诉我的院长我的所作所为,”i can get you kicked out of school or even this country”, “You should be grateful that I am not doing that.”

我本来还有的一点半信半疑的愧疚感就被打消了大半。我回复他说那你快点去我们学院告诉我们院长吧,我非常期待。

这个过程持续了四个多月。期间他都没有交过网费。其实加起来也只有几十美金,虽然我是穷学生,也并不会对我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期间被他的短信轰炸到我真的很生气。我用学校提供账号的数据库和其他网络社交媒体,把室友T一家人的资料翻了个底朝天。包括他父母的房产,电话,工作单位。他从一个社区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各家餐厅做服务员。他还有一个弟弟,刚从一所大学博士毕业了。他父母的facebook页面上都是他的弟弟,从来没见着他。

我一直很想要搬走,终于在三月份找到机会。这间公寓建于1920年,房主决定一层一层翻修,终于轮到我们顶楼的公寓。他们要求我们搬到刚刚装修好油漆味还非常重的三楼。我一向受不了油漆的味道。我就找到房子的管理公司,跟他们argue了一下后,提前五个月搬出了这个房子,并且拿到了全部的押金。

搬走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我也再也没有和非中国人做过室友了。

-----

不管室友三号T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都让我思考了很久。作为记者和作为人,我如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我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地对他人造成负面影响,我应该怎么做。我还是没有什么答案,但是至少学会了要获取并保留书面或者录音证据这件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