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a

转行?Two simple ways to get started.

之前写了我的转行经历的日志后,有一些留言和豆油问我关于如何具体操作。就抛砖引玉,分享一下两个小方法。 本文比较适合比较非常小白和转行起点的同学。 在发现自己的兴趣和志向后,我发现当时身边并没有任何做数据类的朋友亲戚,之前也没有过任何工作实习经验。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非常简单的方法让我开始朝着想要的方向努力。 第一,上Linkedin 根据职位和公司搜索在职工作者,看他们的教育背景,工作经历。 如果你还可以选择读书/转专业,那就看在你喜欢的公司喜欢的职位工作的人的学习专业,学习课程等。 如果不能再读书了,像我当时一样,那也可以看有没有可能去选修他们有标出来的一些课程。 如果已经完成学业了,看看正在做着自己想要的工作的人也是很有意思的过程。虽然偶尔会感到更深的无力感,毕竟厉害的人实在太多太厉害了。 第二,上各类招聘网站 找自己喜欢的公司喜欢的职位的job description,把requirements分成硬技能,软技能,查漏补缺。 一个栗子。 APPLE的Data Analyst职位。职位link:https://jobs.apple.com/us/search#&ss=Data%20Analyst&t=0&so=&lo=0*USA&pN=0&openJobId=114157832 Job Summary 当然需要仔细读。Key Qualifications是更有用,更直观的信息。 上述职位描述截图 仔细研究这些 We benefit form your proficiency with tableau — 硬技能: tableau。 Tableau并不难,可以在网上找到非常多的入门教程,文字或者视频,还有非常多超厉害的分享。 You are proficient at queries, report writing and presenting findings — 这里的query很大程度是指SQL query。 写报告和present finding可以在课程或者实习中获得。 在我的BA实习中,我的职责包括写报告,用PPT展示发现,提出建议。 You have experience with relational databases — …

转行?Two simple ways to get started. Read More »

为了带孩子而辞职的妈妈们

最近看到一些文章和帖子,在工资福利都相对很好的公司工作的妈妈们决定辞职。 她们陈述了自己辞职的理由。都包括了:I want to raise my children。 我100%尊重她们的选择,要(暂时)放弃自己的事业肯定不会是简单的选择。但同时也不是特别理解。很大部份的不理解应该来自于我还没有孩子。 在学习工作中接触到的稍微年长一些的美国同事,都挺符合一直以来美国父母非常注重小孩成长的image。 经常需要早点下班接孩子回家,偶尔要带孩子来办公室因为家里没人,要去看孩子的各种表演比赛,会非常骄傲地跟第一次见面的人夸自己的小孩。 当然也见过因为工作很难顾家的同事。第一份工作刚开始有一位40岁左右的男manager来给我们讲课,提到了他经常出差去俄罗斯,一去就好几个月。 我很好奇,课后问他那他的家人孩子怎么办?也许男性很少被问到这类关于“平衡家庭与事业”的问题,他愣了一小下,回复说,我老婆在家呢,出差有什么关系。 试想如果是女性的话,肯定是说不出来这样的话,并且愿意出差这么频繁这么久的比例可能也会少很多。有过女性senior manager 因为生了孩子,让整个队伍的人都换到她的城市出差。 最近读到的一些文章。一些妈妈不愿意错过孩子的成长,认为养孩子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妈妈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孩子的成长。为了孩子的成长,妈妈们要放弃自己的事业,全力以赴地养孩子。 举我自己的例子可能有点极端,我妈妈养了我28天就再也没有自己照顾过我,我还是长大成人了。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哪里有完全完美的人类。美国的父母已经相对做的很好了,美国人还是照样可以从“童年”找出这样那样的毛病。 社会对女性在家庭方面的贡献更苛责,“家庭事业”的平衡对于女性是更大的难题。选择(暂时)放弃事业也是非常legit的选择。 只是这种想法给我这种未来可能会有孩子的女性带来好多心理上的压力。 我不放弃事业我就不是好妈妈了吗?我错过了我的小孩的人生第一次们我就不称职了吗? 认识的中国朋友里,生了孩子后,几乎都是双方祖父母轮流来美国带孩子,好让孩子父母出去上班。相对于一般的美国人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幸运。但我想过以后我绝对不想我的父母来美国就为了帮我带孩子。一来他们不愿意在美国生活,二来我也不愿意和他们再亲密地生活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我生了孩子,我不知道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也许对孩子的母爱会让我放弃工作,或者我会恋恋不舍地继续上班一边自责自己没有陪伴孩子的每一秒,又或者我会愉快上班匆匆下班陪孩子。 这些妈妈同时都提出了自己的诉求,希望公司可以在政策上改变,让他们可以选择兼职,或者更多的work from home。这些也都是比较合理的诉求,非常小的一小部分的公司提供这样的选择。但是依照这些妈妈的逻辑,不能错过每一秒的成长,最终也许还是会选择辞职。 如果事业和抚养孩子就是这么难以调和,为什么人类进化的时候不选择别的道路呢? (等我哪天真有了小孩再回过头看自己写的,可能会想穿越回来打自己的脸。)

从纯文科生到FAANG数据工程师 — 我的转行记录

从我萌生做数据相关的工作的念头到我签了FAANG的Data Engineer(DE)offer前后三年。这三年有计划有不断学习更有很多很多的幸运。 学习背景:本科国内新闻,研究生北美财经新闻。纯纯的文科生。 工作经历:某四大咨询一年10个月,现FAANG DE。 — 研究生第一个学期修了一门Data Storytelling。一个人做了一个小项目,从数据开始分析,到找到数据背后的人,去采访讲故事。喜欢整个过程,尤其喜欢数据的部分。接触了各种数据工具。 因为专业课程设置,第一个学期以后每个学期我都可以选修新闻之外的一门课。第二个学期选修了MBA的数据分析和决策。对数据的喜欢更明了了。 但是很迷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入手。学了几年新闻,对其他行业一无所知。同时有些害怕,隐约知道因为签证,在美国转行并不像国内自由。有天晚上甚至很焦虑地跟一个并不怎么熟的朋友打电话倾诉。 — 冷静一些后查了一些学习数据的文章教程,决定从最简单的SQL入手。 五月份学期结束开始跟着Udemy的课程学习SQL。花了五天时间把基础学完。跟着更多的课程进行巩固学习。学新知识的兴奋,理性思考解题步骤的过程,都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 七月末开始给路透社两位记者做research建数据库,做数据可视化。这份经历在我简历上多加了一段工作经历,也给自己的数据转型多加了一个好故事。在之后的好多场合下都用过这段经历。 — 九月开始到学校在Washington D.C. 的program上学,一半实习一半上学。 暑假找了非常多跟数据新闻相关的实习都失败后,项目帮我联系了在一家智库做business analyst的实习。在整个找实习的过程中,我一直和负责人沟通表达我非常希望做数据的心情,所以得到这个通常只给商学院学生的实习机会。 这次的实习技术含量并不高,但是可以接触到智库网站的第一手数据,并且根据数据提出切实的相关的建议。对我来说,培养了我的product sense且是很好的面试故事。 — 同时我们可以选择去GWU上课。为了学到更多更technical的数据相关工具和基础知识,这个学期我选择了学习统计学院的SAS课程。这门课程要求学生已经上过统计课基础。为了学SAS,我跟教授谎称我有基础,所幸他们没有我的任何记录。前一个月的课程,我没有听懂一个字。每节课都疯狂记录下教授的每一句话,课后花很多时间在Youtube上补课。虽然第一次的作业写得一塌糊涂,期中期末考试我都是三十多人班级里的前几名。 — 在这个学期内,我通过校招拿到了第一份工作offer。 四大的校招一般只会发布给商学院专有的career link。但那一年很幸运,D家把数据相关的职位信息发到了我们学校的career link。 仔细读了他们的job description,我有把握用自己的经历故事对应他们的每一条要求。字斟句酌地写了cover letter,修改了简历。 面试和一位经理三位合伙人分别聊天。在数据方面主要讲了第一个学期Data Storytelling做的项目,暑假给路透社做的research以及正在做的智库实习的工作。面试前把所有有关的经历都写下来,反复练习,以求每个问题都有对应的故事来回答。 经历了飞来飞去飞机延误等等的波折后,我拿到了纽约办公室的offer。 — 拿到offer后,我决定在第四个学期找一份更注重数据分析的更technical的实习来锻炼product sense和technical skills。在研读了工作要求,评估了我的水平后,修改简历,电面视频面试,我拿到了波士顿一家20人+的小网络公司的实习。 这份工作里,我需要分析访问量数据,做简单的dashboard,和其他的team合作,向整个公司汇报每天的数据变化,调查数据异常。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练习,我对自己在技术方面也有了更多的信心。 第二年10月,我开始去D家上班。 尽管我一直主动表达希望做更technical的数据相关工作,机会仍然非常少。在仅有的几个数据类相关的项目,我主动要求做数据分析,建模,做数据可视化。这些都被我写在简历上作为这份工作的bullet points,在面试中也用了这几个故事作为事例。 上班后我很幸运地抽到了H1B。H1B要求工作内容和专业相关。我之前修过的Data Storytelling,MBA和统计学院的课都被我非常详细地写进了非常长的一封信,用来建立专业的相关性。经过漫长的等待后,我拿到了approval。 上班一年出头,在做了很多非technical的工作后,我决定是时候换工作了。 这一次我的目标瞄准了硅谷的科技公司。根据每个公司每个职位的job desciption,每份简历我都做了不同的调整,从job description里摘取关键词,在我的简历里表达一样的思想。 圣诞节后,我开始准备面试。70天里,我花了很多时间做Leetcode,Hackerrank,Check.io和Interview Cake。主要练习SQL,Python,product sense等。 买了一块小白板放在家里,经常给自己出问题,在白板上反复进行一系列的练习和解题。 同时反复练习我的和数据相关的故事,包括第一次找工作时候准备过的故事。给每个故事加上几个关键词,可以套到不同的主题来回答不同的问题。 …

从纯文科生到FAANG数据工程师 — 我的转行记录 Read More »

美国留学的打工收入记录

最近有亲戚里的小妹妹来问我读书时怎么赚钱,刚来美国读研的欧洲朋友问我关于不同的签证怎么工作, 索性就按时间顺序写下来,也算是跟读书时候的自己对话一次,从赚钱的角度梳理下这几年的经历。 几个重点: 1. 在美国赚钱的方法有很多很多,有些可能来钱还挺快的。我比较胆小,每一份工作都是签证允许的。 2. 每个学校的政策不一样,要和学校的留学生办公室咨询确认。 3. 如果是码农之类的可以无视我写的数字,我赚的数字根本不能比。 Year 0 — J-1 visa, exchange student — $70 第一年是交换生,我没有想着赚钱,也没有什么渠道。主动去学校报社做记者写文章锻炼自己的各方面能力。意外收到了$70工资。虽然很少,第一次去deposit check的时候还是很激动的。 Year 1 — F-1, Master’s Program — $8,000 对于F-1学生来说,一般第一年都不允许CPT,所以不允许校外工作。(见重点2,每个学校政策不同)。可以选择的比较局限。比较常见的有给教授做Teaching Assistant(TA),Research Assistant(RA),或者学校不同的办公室里的职员。也有朋友在学校食堂打过工。 收入也有很多差异。有朋友在公立学校读书,做TA/RA可以减免学费,甚至每个月发额外的工资。我在的私立学校这种情况的比较少。 交换生的春季学期,我就收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确认好学校以后,我就马上上了学校的网站找工作机会。 看到学院的writing center在招tutor,就果断发了邮件,吹嘘了一下自己,面试后得到了这份工作机会。这是我们学院的writing center第一次招中国学生。 Tutor的工资是每个学期$3,000, 每两周一张工资单,$410.69。每两周一次次的工资单,是我实现财务自由的baby steps。刚好够我自己的生活费,除了第二个学期去看牙医时问家里紧急救援要了钱。(悲伤的故事)。 第一张正经的工资单。兴奋地发了个朋友圈 第二个学期,在tutor的基础上,我还给第一个学期认识的教授做了TA,每学期$2,000。工作内容比较轻松,帮教授的本科学生改一下客观题,准备一些上课的资料等等。每两周的工资单的数字又多了一点点。但是非常的忙。每天从早到晚都在上课,去做tutor,完成教授的任务,出去采访,写作业,经常没有时间吃饭。同时非常充实,尤其是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非常缓慢地上升。 Year 1 — Summer — CPT — $4,000+ 研究生第一年结束后,终于可以用Curricular Practical Training (CPT)在校外工作。唯一的约束是需要工作内容和学习有所关联。 春季学期我就开始申请暑假的实习,可惜都没有成功。投入最多的心血是Google办的Fellowship。除了Google的title和合作的都是非常好的新闻机构,$8,000的工资也让我心动不已。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思考,写申请书。在去conference的时候还和其中我申请的新闻机构的主编见面聊了细节,他甚至都问我需不需要帮我办保险了。有天下课看到主编给我打了电话,留了言,让我回他电话。他说很抱歉,我是第二名,他还是希望亲口告诉我。拿着电话,瞬间眼泪夺眶而出,我只能压着哭腔说谢谢。 暑假开始后,我还是没有找到实习。就先给我在第二个学期认识的一位记者工作,主要做中英文翻译,视频剪辑,整理资料和其他她需要帮助的事情。每小时$18。每周的工作大约有20小时。 …

美国留学的打工收入记录 Read More »

要怎样才能忘记爸爸说过的话呢

这几天在读Tara Westover的Educated。她的爸爸是极端的摩门教,认为医院学校政府都是洗脑,追求的目标是他们家彻底切断和外界的联系,实现全方位的自给自足。 作者描述下的爸爸相对客观立体,很聪明也关心她,但非常暴力,并且坚信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结婚生子做家务。 作者十六岁的时候想要出去读书,她爸爸第一句话就是”you are under my roof”,就不可以去读书,不然你就给我出去。家务偶尔没有做好,她爸爸反复地也是这是我家里,一个男人的家里怎么能连这个都没有做好。她的妈妈一直忍受着这一切。但作者从接受,到怀疑到默默反抗到离开家。 在为作者的勇气坚持和惊人的记忆力感到赞叹的同时,她的爸爸也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爸爸。 — 我的爸爸当然支持我读书,但是本科毕业就可以了。他不赞成我读研究生。好在我读本科的时候已经不怎么跟他说话了,我继续读书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他的意见。 他跟我大吵过几次架,每次之后都是很长时间的冷战。 最后一次是本科结束回国的假期。那个假期过得很痛苦。我每天都在妈妈店里帮忙,但心里真的不高兴,第一次认真地想着结束生命的方式。有一天晚上跟妈妈回家很晚了,我一如既往地不高兴,妈妈在做饭。弟弟回家了,对着妈妈发了脾气。弟弟没带家里的钥匙,可是爸妈都没时间给他开门。妈妈瞬间崩溃了,坐着大哭。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生闷气,就听见玻璃门碎裂的声音。弟弟用手臂把玻璃门打碎了,血流了一地。 我吓得不轻。赶紧让弟弟去家旁边的卫生站里包扎,我在家里打扫卫生看着妈妈。妈妈稍恢复平静了一些,就上楼洗澡了。 我在门口坐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爸爸回来了。他边朝我走过来一边对着我大吼,每几个词就夹带着一句脏话,质问我对我弟弟都做了什么,弟弟都怎么样了,要是弟弟出了什么事,会让我很难看。我眼看他要上楼,害怕他去找我妈,免不了又是暴力,就壮着胆子拉着爸爸去卫生站找弟弟。 医生说弟弟来过但是他让弟弟去医院了。手上的伤口太大了,他治疗不了。爸爸给附近的亲戚打了几个电话。弟弟被住在卫生站对面的堂姐送去镇上的医院了。 我跟爸爸一起连走带跑回家。爸爸开着车去医院了。 过了一会我给爸爸打电话。他没有接。我给堂姐打电话,她把手机给了我爸爸。我问弟弟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筋脉,爸爸绝口不提,对我劈头盖脸地一顿辱骂。他不停重复让我和我妈都滚出他的房子,如果晚上回去还看到我们,一定会弄死我们。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重复问他弟弟怎么样了。 我给在南半球的姐姐打电话,跟她说了情况。我没料到她会说我对爸爸的态度不好。我问她,那我应该怎么说呢,他不停让我滚出去啊。姐姐说如果是她的话,她会服软,先跟爸爸道歉,再求求他,让他告诉我弟弟的情况。 可是,弟弟自己的冲动弄伤了自己,我做错了些什么?要道歉,也该跟妈妈道歉吧。妈妈又做错了什么呢?她在外面奔波工作才没有时间回家给弟弟开门的。最有时间的人是爸爸啊,可是他宁愿和别人在外面玩也不要理弟弟。 那天晚上,妈妈让我收拾了下简单的洗漱衣物,开着车,带我离开了家。妈妈停在路边想要去哪个亲戚家比较安全的时候,我坐在后座,心里的绝望让我想要放弃我心里的关于来读研究生的一切美好幻想,让我想要就放弃一切吧。 — 从那天到我来美国的一个多月里,我只在弟弟的陪伴下回了一次家,收拾了一下出国的行李。爸爸在家,我叫了他一声“爸爸”。 在此之前还有很多次争吵。他总是会说,你住在我家里你就要听我的。断绝父女关系的话也说了好几次。 姐姐和弟弟总是说,不管爸爸做了什么,他都是我们的爸爸,我们都应该要尊重他。他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爸爸打了他们很多很多次。可是他们都可以原谅爸爸,都可以还是那么跟他很亲密。 我真的做不到。我忘不掉爸爸对我吼过的这些话,他们像一颗一颗的子弹一样打在我的心里脑袋里。伤口好像愈合了,但总是在不经意间,让我疼得流泪。 我要怎么才能忘记爸爸说过的话呢?

在纽约看百老汇秀 — 买票指南和体验

对我来说,在纽约最大的福利就是可以说走就走去看百老汇秀。在这篇文章里分享一下我用过的买票的途径和体验。 1- 时代广场的票贩子 在很久以前第一次到纽约的时候,和同行的德国朋友站在时代广场。有票贩子接近我们,是Off-Broadway show, Avenue Q。我一向对票贩子持怀疑态度,但是朋友没怎么犹豫就买了票。我也就一起啦。记得非常清楚,55美金。是第一层中后方的票。 2- Lottery Ticket 最喜欢的当然是lottery ticket。剧院每天会保留一些位子比较好的票,用抽奖的形式,以很低的价格卖出去。 看了Avenue Q的第二天,和还是这位德国朋友去Book Of Mormon试试手气。那时候Lottery Ticket还需要你在提前两小时到剧院门口,拿小纸片写自己的名字放到小盒子被抽奖。朋友居然被抽到了!我也就沾光,30美金,坐在了第一门欣赏了Book Of Mormom。现场乐队就在我的(literally)眼皮子底下。我终于看懂了演员的话筒在哪里。(文末再揭晓!) (他特别激动地说自己从小到大运气都不好。小时候如果班里有小朋友没来学校,老师会抽签决定多余的牛奶饼干给谁。他不停重复,“我连一次都没拿到过!”我真的是憋笑好辛苦!) 现在的lottery ticket基本都可以在网上填了。我曾经连着三个月,每天都填了Hamilton的票,甚至下了个App来自动填充信息,依然只收到了“Unfortunatly”开头的邮件。 但只要当天可以在开奖后快速到达剧院取票,就可以填很多剧。领票需要身份证明,所以只能填自己的名字。好运气谁也说不准呀! 3- Broadway Week Broadway一年有两次Week,可以买一送一。还是相当划算的。 我和同事一起连着看了两场。有一场的位子超级棒,就在第二排! 4- 一个App — TodayTix 说实话第一次用TodayTix也非常忐忑。 TodayTix上有固定一些show的打折票,但是结账的时候并不会显示你的座位。只会显示座位的section。 去年第一次用的时候最让人忐忑的是取票方式。没有电子票,他们家采取的是派人穿着他们的衣服站在剧院门口发票。不过体验非常好地快速地取到票了。(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改方式) 5- rush tickets 剧院通常会保留一些票作为rush tickets。如果你中午或者下午的时候在剧院附近,就可以去剧院的窗口直接以非常实惠的价格买票啦。 一听说Cate Blanchett在纽约演The Present,我就找了个午饭时间走去剧院。花了45美金买了张在第三排的票。虽然是partial view,但完全不影响观感,非常清晰地欣赏了凯特大魔王的颜和气场。就是被他们的枪和炸药的舞台效果,吓了个半死。 6- 去TKTS排队。 通常在时代广场最长的队伍就是TKTS的队伍。我个人一次也没有排过。住到Brooklyn downtown后发现那边也有一个窗口。每到周末就大排长龙。由此可见价格应该挺好的吧! 7- 网上买。 以上种种都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在网上买。 有一点需要注意,一定要先去剧院的官网,然后从剧院的官网点购买链接。这一点适用于美国的各种演唱会门票。 比较过各种网站的价格后,你会发现有一些网站的价格高到一个离谱。有一次XJapan的音乐会在卡内基音乐大厅。我先google了下,点进去第一个网站,最便宜的票价是200+美金。我觉得有点夸张,才想起来去卡内基音乐大厅的官网买,一样的票只要60+美金。 8- 转票。 …

在纽约看百老汇秀 — 买票指南和体验 Read More »

那个还欠我几十美金网费的室友

第一次真正在校外租房是在去波士顿读研后。通过中介租了一间在四室一卫的公寓里的带小阳台的房间。因为我是第一个租的人,中介问我是否介意之后室友的性别,我非常无知地说不介意,然后我就有了三个男室友。 室友一号是苏格兰来的交换生,本科生S。室友二号是刚从波士顿某大学毕业在银行上班的美国男生M,非常话唠还挺可爱。室友三号就是我人生目前为止遇到过最多drama的室友,在一家餐馆做服务员的美国男生T。 我签合同的那天,碰到了同样来签合同的室友三号T和他的父母。租房需要有工资单或者其他方式来证明自己有支付房租的能力。作为留学生,我们的I-20可以作为证明。美国人通常需要父母来做保证人。T的父母穿着举止都十分体面,我也放心了不少。 但是事实证明,他的父母跟他几乎没有什么来往,也根本不会帮他付房租。 ————- 其他两位室友人都很nice。我一直忙着打工和学业,基本上到家最早是10点了。偶尔他们带朋友回来party到两点,我也都忍了。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就发现三号室友T真的是非常脏。他经常在家里抽大麻,经常水池里都是他用过的碗碟堆积。有一次我真的很生气,就把碗碟装在塑料袋里,扔到了他的房间里。 第一个学期我上了一门profile写作课,有一篇作业是采访local business。我从Yelp上找了一家比较有特色的餐厅去采访,他们的老板是某届真人秀Top Chef的第二名。去了好几次后,意外发现室友三号是那里的服务员。 我采访了他,跟他明确说了我在写一份作业,可能会放到我的个人博客上。(可惜当时我还没有录音的习惯。) 他告诉了我他一晚上大概会收到多少小费。就是这个小费的数字,引起了接下来一连串的drama。 教授要求我们把每次的作业都放到自己的博客上,来鞭策自己要认真写。我把那篇作业放到网上的第二天,接到了T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老板看到了这篇稿件,非常不高兴,要求我立马删除,不然他们会开除他。我挂了电话,第一时间删除了文章,还跟教授聊了一下他的想法和类似经历。 我以为这个小drama在这里就结束了。 因为房子里的网络是我去开的,所以每个月我把账单贴到冰箱门上,他们给我他们的部分,我再来交给网络公司。每个月一个人也就20美金不到。大概从11月份开始,三号室友T就开始很拖延,后来就彻底不给了。 我发短信很礼貌地跟他要了几次没有效果后,就发到了我们四人的室友小组里。 他彻底爆发了。 (其实我还有他的短信截图和厨房水池里很恶心的照片,但是为了不再次伤害自己,就不找出来了。) 各种F-word当然是不会少的。他的主要论点在于,我就是没有钱,你看不懂英文吗? 他开始指责我。因为我写的那篇作业,他被老板开除了。他女朋友跟他分手了。他的好朋友有自杀倾向。他没有钱,他已经在卖自己的东西了,他都已经living on food stamps了。 我非常惊讶。删掉博客文章之后他并没有告诉我他被开除了。我非常内疚,还去跟教授聊了下这个事情。教授也很惊讶,并且很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为什么过了几个月之后他才告诉我呢。教授也安慰我说,做记者的,既然我们已经告诉了被采访人他所说的话将会被发布到一切有可能的地方,我们尽到了自己应尽的义务,被访者需要有这个意识。 说实话,到今天我已经不做新闻了,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有些不安。在那个之后的每次采访,我都会先重复几次告诉被访者,我是谁,我代表哪个媒体,我在写什么报道,这个报道可能会出现在哪里,得到他们的确认同意接受采访,并且把这些信息都录音。 和教授聊过之后,我回复他那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他没有回答,开始对我发起又一轮攻击。并且不停重复发信息给我,他说他咨询过专业人士了,他要是去我的学院告诉我的院长我的所作所为,”i can get you kicked out of school or even this country”, “You should be grateful that I am not doing that.” 我本来还有的一点半信半疑的愧疚感就被打消了大半。我回复他说那你快点去我们学院告诉我们院长吧,我非常期待。 这个过程持续了四个多月。期间他都没有交过网费。其实加起来也只有几十美金,虽然我是穷学生,也并不会对我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期间被他的短信轰炸到我真的很生气。我用学校提供账号的数据库和其他网络社交媒体,把室友T一家人的资料翻了个底朝天。包括他父母的房产,电话,工作单位。他从一个社区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各家餐厅做服务员。他还有一个弟弟,刚从一所大学博士毕业了。他父母的facebook页面上都是他的弟弟,从来没见着他。 我一直很想要搬走,终于在三月份找到机会。这间公寓建于1920年,房主决定一层一层翻修,终于轮到我们顶楼的公寓。他们要求我们搬到刚刚装修好油漆味还非常重的三楼。我一向受不了油漆的味道。我就找到房子的管理公司,跟他们argue了一下后,提前五个月搬出了这个房子,并且拿到了全部的押金。 搬走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我也再也没有和非中国人做过室友了。 —– 不管室友三号T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都让我思考了很久。作为记者和作为人,我如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我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地对他人造成负面影响,我应该怎么做。我还是没有什么答案,但是至少学会了要获取并保留书面或者录音证据这件事情。

在美国看医生做全麻手术记录

2018年1月1日早上起床后,想做个omelette,开了个牛油果。跟站在一边的他一边聊天一边想着把核去掉。 左手举着牛油果朝着右边,右手拿了一把大刀,脑子里的剧本是一下就捅到核上,但现实是一下捅进了手心。还把手指上划破了几道。血溅厨房。 大哭大吼之后用厨房纸按着就到附近的急诊室。等了挺久之后稳定了情绪又有点担心急诊室太贵,手也不流血了,就去了附近的urgent care。医生帮我清洗了下伤口,用很小的条状物贴在伤口上,大概是要把伤口连在一起的意思。 要走的时候,医生突然问我,你的手指头都可以动吗?我才发现自己左手小手指一直都直直地立着,完全不听我的指挥了。是一种很好笑的感觉。 抱着侥幸心理,我还是回家了。祈祷这只是我被吓到了而不是真的捅不好了,毕竟短短几个小时,伤口都快愈合了的样子。 隔了两天,我才开始害怕。打电话约医生。在打了无数电话之后,约到了一个下个星期的医生(specialist)。 医生看了一下,让我做了几个动作,诊断,左手小手指的两根肌腱(tenden)被我捅断了,需要手术。约在了下一周周二。 周一晚上8点来钟开始就断水断食。周二早上8点多我们就到了手术的地方。手术的地方不是医院,听名字应该是只做手术的地方。给不同的独立的医生提供做手术的平台。 饿着肚子一直等到9点多,我被带进了好多病床围城一圈的一个大房间。 护士拿了一套衣服,帮我把帘子拉上,让我换好衣服。所有的东西都放到一个袋子里。还带上了浴帽一样的帽子。 然后就躺在床上了。手臂被扎了一个针头,大概是输水或者营养液的东西。护士又问了好多常规问题,过敏药品之类的。 他也被叫到床边陪我。 又等了很久以后,麻醉师大哥出现了。给我解释了下他全程都会在手术室里。 又等了很久,就有人来把我的床移到手术室里啦。完全没有电视里生离死别流眼泪的场面,因为他在忙着写代码工作呢! 我被抬到了手术台上,两位护士姐姐给我盖上了一个类似被子一样的东西给我保暖。麻醉师把麻醉药接到我手臂上的输液管里。 然后…没有五秒钟我就晕过去了。 再然后,就看见一个护士小哥把我叫醒了。手臂上被打上了大石膏。手臂麻麻的。 也不记得是怎么换上自己的衣服,小哥就用轮椅把我推到外面停车场了。 手术后当天一直手臂麻麻的,第二天麻醉过了以后才开始疼了起来,只好乖乖地吃止疼药。 还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呢,谁知后续一系列的康复治疗才是真正的疼呢。 一直到我手术做完离开手术医院,我都没有为手术花一分钱。这之后的几个星期,一直惴惴不安地查邮箱,在心里盘算着手术可能会要多少钱,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 直到某天上保险公司网站看了下,所有的费用都报销了。银行里的数字得救了! 一个小花絮是,1月1日从urgent care回家后,我们把剩下半个干净的牛油果做了omelette吃掉了。(Ewwwww)

你为了挽回一段感情做过什么最卑微的事情?

现在想想还蛮蠢的。 是我提的分手。过了四个月之后才开始很想念他。看到好玩的会希望跟他分享,很清楚记得和朋友road trip在街头闲逛时,很强烈地希望他也在,一起享受我们的快乐和眼前的美景美食。知道他没有女朋友,偶尔会跟他聊天,或者是正式地写邮件给他,希望可以复合。 后来和朋友出去玩了一圈,最后到朋友的城市,准备休息两天再回家。发现自己跟他在同一座城市。并且知道了他第二天要搭飞机去另一座城市。当下就跟朋友找借口说自己第二天有事要走了,买了跟他同一班飞机,强装偶遇。 在机场候机一直在找他,看到他以后也没有上前。他先登机。我上飞机的时候路过他的座位,他没有看到我,我也没有喊他。一直到下了飞机等行李的时候才假装惊奇地偶遇,尬聊了几句。 隔了两天,又给他发了正式的邮件,再一次表达了不管我们在哪一个国家哪一座城市,未来都可以一起奋斗。 他回复了邮件。说自己当下不想有感情,对不起之类的。 看到他的回复还真的是觉得火辣辣的尴尬和卑微的。但是也就嘻嘻哈哈回了邮件。 当然这些都是我自作自受啦,刚分手的时候给他带去很多的痛苦。我自己几个月后才后知后觉地后悔了七八个月,一直到他回复了那封邮件才最终决定move on。 在和这位他恋爱之前,我一直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遇到有好感的人也只会压抑自己。被表白了会不知所措,再也不和对方说话了。难过的时候也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不开心的原因,只会生闷气,和朋友冷战。经常脑子里演完了一整个剧本,还是没有和对方说一句话。 在那段感情里,我学会了表达自己的情感,快乐或者伤心,都努力用语言或者行动表达出来。 就算是在我自己看来很卑微的话,我也勇敢去表达了。那也就没有遗憾地大步向前啦!

作为农村出生的中间的那个女儿

前两天偶然间开始看几年前的纪录片《生门》,今天看完第九集,有点忍不住了。 第九集着重讲了曾宪春一家人,特别是曾宪春,为了生儿子而遭受的磨难。看了下网上的评论,据说早产的儿子身体发育不健康。 曾剖腹完后,躺在病床上,小声地说着没有儿子在农村里被看不起,会有很多压力。公公一早就给腹中胎儿取好了名字。她的老公和家人不停地说想要儿子传宗接代。最后高兴地抱着儿子回家了。 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儿。有个大两岁的姐姐,有个小几岁的弟弟。因为计划生育,出生不到一个月就被送到别人家里养大。一直是黑户,到后来才有了户口。 现在二十多岁,我早就不怨恨自己的父母了,也不会再嫉妒姐姐和弟弟了。和父母的关系一直不算很亲,一直在外地读书生活,只有重大的事情会跟他们汇报一下。 小时候知道自己没有户口,知道自己是家里人想要藏起来的第二个女儿,这些都算是我最大的童年阴影,青少年阴影,甚至是现在的成年阴影。 我会撒谎。从来不告诉别人自己还有个弟弟,不然就会面对同学的惊叹,“你妈怎么这么会生!” 或者干脆连有个姐姐也不说,不然就会被问,你们那里没有计划生育吗? 我会害怕。我没有户口。我读书怎么办,我可不能做任何坏事,不能够调皮捣蛋,被抓住就完蛋了。 我会怨恨。弟弟是奶奶的心头肉掌上明珠。有几个在奶奶家里过的假期,我很清晰地记得因为弟弟闯祸,我的后背被奶奶用乡下的扫帚条抽得有伤疤。可是家人都说我是在做梦呢,没有的事。 一直到前两年,我问了家里的姨妈们,才看到了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我小时候的照片。我躲到公司的卫生间里失声痛哭了好久。我看着照片里笑得很傻的自己,好心疼。 我一直把这些情绪都压制着。我也羞于和别人提起自己是农村的第二个女儿,是父母为了生儿子而偶然存在也并不想要的女儿。 我的父母绝对没有在经济上对我有亏待。在情感上也许他们也想要有更亲密的连接,我却很难感受到他们的心情,或者不愿意去感受。 连最亲的姐姐也不能够理解,我到二十多岁了,还是不能够让这些都过去,还会在心里想这些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就算理智上我都理解父母的苦衷,但我依然会在打这些字的时候流泪。 我的同学好友们都开始结婚生子。“一定要生儿子”的心情从她们的父母辈就这么自然地被传承了下来。第一胎是女儿的话,就一定要继续生。第一胎是儿子的话,那就皆大欢喜,没有压力地生第二胎。我对婚姻和家庭越发恐惧。 我现在生活地很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财务自足。离家里很远,微信一个月也发不了几条。生活在马不停蹄地往前。但心里的这个黑洞,是这辈子都不会补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