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报警了

今天我报警了,第一次在美国打了911。

自从我搬进了这个公寓,每天晚上9点左右都会听到外面很大声的男人的声音。之前我一直以为可能是公寓维修工人,需要大声地联络对方之类的。没过多久,随着纽约州疫情愈发严重,州长终于开始实施居家隔离令。大家终日待在家里,我发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频繁,才意识到这是我的邻居发出的声音。

有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打开门半个身子探出去,想要听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和是哪个公寓号。

是一个很有底气的离他们房门比较近的男人的声音和一个比较尖锐离房门比较远的女人的声音。

男人一直在骂骂咧咧,重复着get the f**k out, you don’t pay, f**k off, get out, b**ch 等等;女人的声音延绵不断,一直在大声地没有停歇地嘶吼着,我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隔了一会,男人换成了西班牙语,非常密集地吼着我听不懂的话。我听了一会,没有听到有动手的声音,就默默退回了自己的房间。类似的争吵,每天都会听见好几回。

今天我在离公寓门最近的厨房做午饭时,隔壁的争吵声又开始了。是今天早上的第二次了。一瞬间,我听到了类似人砸到墙上的很闷的撞击声。

犹豫了几秒钟,我拨打了911。

接线员问了我是需要医疗吗,我说不是。她询问了我的地址,发生了什么事情。还问了我有没有人受伤。我说我不知道,我太害怕了,不敢出去看。我跟她描述了我听到的吵架声音和有可能的撞到墙上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一个No Caller ID的电话,是警察打来的。对方问我大致情况 ,并问我有没有跟公寓楼的前台或者管理员说。我说我没有,因为我不知道需要跟他们先说。警察让我下楼。

我带上口罩,10多天来第一次出门。出门的时候又听到了吵架的声音,就猫着腰去邻居门口听了下,确定了是斜对面的人家。

下楼后,警察已经到前台了。我告诉了他们公寓号,前台查到在他们系统里没有对这户人家的投诉。他们是一对四五十岁的男女,没有小孩。

警察让我在楼下等着,他们上楼去查看。过了一会,警察下来了。斜对面的人家说自己就是正常说话,”they are Latinos,they just talk loud“。公寓里的摆设也很正常,女人看着也很正常。

警察说以后要跟公寓先反映情况。如果今天他们抓了人,那我肯定会作为目击证人也一起过去,要走很多程序。所以最好是跟公寓说,让公寓出面。

我向警察道谢后就上楼了。过了一会,隔壁男人的骂骂咧咧的声音又传过来了

我有很多latino的朋友,他们party的时候确实挺吵的,但绝不会每天高声对骂。警察说女人看着正常,没有受伤那就最好了,但是我还是心里默默担心她。我当然不了解人家的家事,也不明白这算是家庭暴力吗?我作为一个相对遥远的旁观者,每次听到男人的怒骂声都有点心惊胆战。去年读的No Visible Bruises, 读到了很多案例。但真的遇到可能的情况,我也判断不出来。

前几周看了韩剧《检察官内传》,有一集讲到了家暴。已是老年的女人忍无可忍把家暴了自己四十多年的下半身瘫痪的丈夫杀死。儿子被检察官问话时说,为什么要来质问我,我什么都没做啊。检察官说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

曾经的我因为害怕,也什么都没做。

今天就算是我多管闲事了,我还是觉得当时应该报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