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妈妈

mother, child, sculpture

噢!妈妈 | 我为什么要做播客

采访我妈妈的生育故事,听起来是有点让人紧张的想法。

做一个关于生育故事的播客,是去年有的想法。

去年,我特地飞去LA看了某纪录片,出来后有一个reception的环节。我就和NFW导演说了两句。我跟她说,我是我家的第二个小孩,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这部纪录片对我来说真的很大意义。只说了这两句是因为我的眼泪根本忍不住,就和她拥抱了一下。

从那天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我可以做些什么。除了在网上写我自己的故事,我看到的故事以外,我决定从我妈妈开始,请她讲述她的故事。

“家庭主妇都是活菩萨” –《噢!妈妈》 002 文字版

《噢!妈妈》播客第二期采访了在日本的石榴。石榴在怀孕初期就搬到日本,在做了两年家庭主妇后重返职场。

这集节目里我们讨论了以下话题:

决定生产 — “孩子跟谁姓”
养育的日常 — “感觉像在坐牢”
生育对生理、心理的改变 — “羞耻心彻底丧失了”
家庭主妇的社会价值 — “为人类未来创造劳动力”
生育中的遗憾 — “被深深爱着”

“如果女人不帮助女人,有另外一个地狱在等她们。” – 噢!妈妈 播客第二集

在和石榴聊天前,我在豆瓣上看过一些妈妈们关于育儿的日记,每次看到都觉得很心疼。这次和石榴聊天,更加直接地感受到育儿的辛劳。石榴非常真诚地跟我分享了她的身心方面的各种变化,对我来说是很宝贵的讨论。剪辑的时候听得我笑着笑着又有点点超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