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在一个普通温州美国人家庭的三语体验

前两周看到关于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小孩学不学中文的讨论,想到我之前接触到的一家温州美国人。

之前在Quora上回答过类似问题,今天自己来汉化一下。

(我第一年在美国南方大农村,接触的大多数是和我一样各国来的交换生和白人,接触到了少数非Chinese的亚裔。所以我当时对于Chinese Americans的印象都来自于偶尔在电视里看到的。这篇写的心情更靠近当时的状态。对我来说挺新奇的)

如何“道歉”而不”道歉“ — TED YOHO小课堂

这两天美国国会议员AOC的视频针对国会议员Ted Yoho的行为和所谓道歉的演讲视频超级火。 (在@Homesick Alien的广播里有中文字幕视频的链接) 看完AOC的视频,我就好奇去找了一下Ted Yoho的道歉视频。啊,太一言难尽但又太熟悉了。 非常快速的事件起因:周一AOC在国会大厦前的台阶上碰到了向下走的共和党议员Ted Yoho和Roger Williams。Ted Yoho突然跟AOC开始说话,针对AOC之前说纽约的犯罪率高是因为贫穷率越来越高,Ted Yoho说AOC ”disgusting“,并且说她是”f—king b**ch“。 Ted Yoho周三的“道歉”很短,只有两分钟不到。中文是我快速翻一下,翻得不对的地方都是我的错。 第一段: “I stand before you this morning to address the strife I injected into the already contentious Congress. I rise to apologize for the abrupt manner of the conversation I had with my colleague from New York. It is true …

如何“道歉”而不”道歉“ — TED YOHO小课堂 Read More »

关于中考的谜团

中考成绩出来以后,我还挺开心的。平时我基本上都在班级前十不断摇摆,中考我是班里第一,是A市的三十多名。

我们A市是县级市,每年中考后地级市的第一中学(以下简称“地一中”)会给出分数线,全市超过分数线的人都可以去地一中报名。我的分数远远超过分数线。地一中比我们A市的中学在资源和升学率等各方面都要好很多,校园也更气派,我当然是希望能去地一中上学的。

我报警了

今天我报警了,第一次在美国打了911。 自从我搬进了这个公寓,每天晚上9点左右都会听到外面很大声的男人的声音。之前我一直以为可能是公寓维修工人,需要大声地联络对方之类的。没过多久,随着纽约州疫情愈发严重,州长终于开始实施居家隔离令。大家终日待在家里,我发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频繁,才意识到这是我的邻居发出的声音。 有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打开门半个身子探出去,想要听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和是哪个公寓号。 是一个很有底气的离他们房门比较近的男人的声音和一个比较尖锐离房门比较远的女人的声音。 男人一直在骂骂咧咧,重复着get the f**k out, you don’t pay, f**k off, get out, b**ch 等等;女人的声音延绵不断,一直在大声地没有停歇地嘶吼着,我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隔了一会,男人换成了西班牙语,非常密集地吼着我听不懂的话。我听了一会,没有听到有动手的声音,就默默退回了自己的房间。类似的争吵,每天都会听见好几回。 今天我在离公寓门最近的厨房做午饭时,隔壁的争吵声又开始了。是今天早上的第二次了。一瞬间,我听到了类似人砸到墙上的很闷的撞击声。 犹豫了几秒钟,我拨打了911。 接线员问了我是需要医疗吗,我说不是。她询问了我的地址,发生了什么事情。还问了我有没有人受伤。我说我不知道,我太害怕了,不敢出去看。我跟她描述了我听到的吵架声音和有可能的撞到墙上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一个No Caller ID的电话,是警察打来的。对方问我大致情况 ,并问我有没有跟公寓楼的前台或者管理员说。我说我没有,因为我不知道需要跟他们先说。警察让我下楼。 我带上口罩,10多天来第一次出门。出门的时候又听到了吵架的声音,就猫着腰去邻居门口听了下,确定了是斜对面的人家。 下楼后,警察已经到前台了。我告诉了他们公寓号,前台查到在他们系统里没有对这户人家的投诉。他们是一对四五十岁的男女,没有小孩。 警察让我在楼下等着,他们上楼去查看。过了一会,警察下来了。斜对面的人家说自己就是正常说话,”they are Latinos,they just talk loud“。公寓里的摆设也很正常,女人看着也很正常。 警察说以后要跟公寓先反映情况。如果今天他们抓了人,那我肯定会作为目击证人也一起过去,要走很多程序。所以最好是跟公寓说,让公寓出面。 我向警察道谢后就上楼了。过了一会,隔壁男人的骂骂咧咧的声音又传过来了 我有很多latino的朋友,他们party的时候确实挺吵的,但绝不会每天高声对骂。警察说女人看着正常,没有受伤那就最好了,但是我还是心里默默担心她。我当然不了解人家的家事,也不明白这算是家庭暴力吗?我作为一个相对遥远的旁观者,每次听到男人的怒骂声都有点心惊胆战。去年读的No Visible Bruises, 读到了很多案例。但真的遇到可能的情况,我也判断不出来。 前几周看了韩剧《检察官内传》,有一集讲到了家暴。已是老年的女人忍无可忍把家暴了自己四十多年的下半身瘫痪的丈夫杀死。儿子被检察官问话时说,为什么要来质问我,我什么都没做啊。检察官说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 曾经的我因为害怕,也什么都没做。 今天就算是我多管闲事了,我还是觉得当时应该报警。

纽约”疫区“日记2 — 有钱的科技公司&三天grocery$400+!

俄罗斯方块有点玩腻了,switch ring fit没有戏了,现在想要一个Oculus Quest玩Beat Saber。 今天早上起来看到公司老大发的post,全球办公室都会基本关闭,因此不能工作的员工都会拿到原本的工资;这半年所有员工的绩效都按Exceeds算,半年评定的绩效*1.25;每个员工发$1000现金。我自己工作得很开心,一直也觉得公司还不错;这次老板们的决定还是让我对公司有多一点喜欢(特别是第一点)!同时感叹,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打工仔们,都看公司给的待遇和p/o/l/i/c/y了。 我新加入的组也在积极主动地推新产品,好多人都在不停地出谋划策想点子,希望可以在特殊时期帮助到更多的普通人和small businesses。感觉多了几分希望。我自己能做的就是少出门,多在网上捐款。希望更多的公司能有更多的举措,有更多的力量帮助更多的人呢! 周一周二都出门了。好久都没有自己正经做过饭了,一下子要自己(主要是他)下厨,买菜毫无安排,导致主食还有一堆菜一下又没了。在慢慢学习中。并且因为刚搬到纽约,电饭锅高压锅铁铸锅等等厨具都还在运过来的路上,临时住所里的锅粘得一塌糊涂,做饭好难… 统计了一下72小时grocery消费了$400+! 周六晚上去Hmart买了$130+,周天去日/本超市买了$50+的食物,在target买了$40+的洗手液等等的生活用品。周一下午六点左右又去target补了$20+生活用品。Target出来本来想去Hmart再买点吃的,Hmart门口的队伍排得老长,只好转身回家。今天订了中餐厅外卖$40+,吃到了好吃的鸭脖豆腐干(太幸福了!!)。下午3点多趁没会的空档又去Hmart买了$130+的粮食,光牛奶就买了两大盒。希望这次之后可以在家多待几天不出门。 不过有没有朋友能出一个 最基础厨具+中/国胃版本grocery shopping/planning + recipe ,我跟着买跟着做就好。 每次出门都戴口罩了,低着头快速走路。昨天进target的门的瞬间,有个人突然对着我们咳嗽。说不上他是不是故意的,但我俩心里都有点膈应… 一逛超市就忍不住买了些零食,过段时间可以写个hmart零食点评了。 这两天终于恢复了中断了一个多星期的运动。之前都是用健身房里的Peloton bike(好想大手一挥买一台放家里),这两天就跟着YouTube上的健身视频练了。因为目前住的公寓楼,所以基本上都搜“hiit workout, no jumping, no equipment”的视频,跟着一个一个做。洗完澡再换上平时上班穿的衣服,给自己制造一点正常生活的错觉。晚上再跟着Just Dance疯狂扭一会。 哈哈哈 这个看一次笑一次 早上和好久没联系的住在纽约的朋友M通了电话。虽然搬回纽约了,我们短期不会见面。M是 人,因为在缅/甸和中/国生活了近十年,所以一直比较关注亚洲的新闻,也经历过很多亚洲的大事件。M在南卡州的好朋友周末还在家举办了sleepover,邀请了很多小朋友来家里过夜。M跟好朋友说这样很危险,她的好朋友还非常委屈。她说这就像海啸来了。没经历过的人都争先恐后去海边看海啸,殊不知下一秒可能就被浪卷走了;真正经历过看过的人才知道转身就跑。 像她这么谨慎的美/国人,其实心里还是很犹豫。M的老板周一还要求他们一定要去办公室上班,M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去办公室。她说她想要租车开回Ohio的老家照顾爸妈,问我她应该去吗?虽然理解她想要照顾父母的心情,我还是说不要去了吧,万一路上感染了,传染给父母更加不好。 有好多国内的朋友发信息问我还好吗,问我美/国有多少确诊了,会决定回国吗?说实话,虽然很感激他们的关心,但是没有多少回复的热情。好像前两个月时刻关注国内的疫情,为国内的朋友家人担心,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quota。 眼下情感上已经接近麻木,也不再关注每天上涨的人数了(测试放开了人数肯定会上涨吧)。回国是不太现实的选择,只能自己做好保护工作,认真工作、生活,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希望能恢复正常生活的那天,我的裤子们还能扣上。

纽约“疫区”日记 — 第一个24小时

边Netflix边用Switch打俄罗斯方块,想想还是来记录一下。 不过“疫区”应该是全世界了,所以加一个引号。 ———— 自从知道我们要搬去纽约后,他爸爸就一直很担心,想让我们晚点搬。但是都安排好了,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计划。 除了一月份买了口罩寄给各种向国内捐物的机构,我就没有买到过一只口罩。 他爸知道后东拼西凑给我们寄了一些口罩,算是给了我们多一点点来纽约的底气。 ——— 全程带着口罩,我们昨晚5点多飞到JFK。之前看到过中国同事说因为带着口罩在SFO被司机拒载了,打到车后看到司机是亚裔,还带着口罩墨镜,安心好多。 到了临时住所,稍微安顿下就戴着口罩出门去HMart必备用品了。 Hmart附近亚裔比较多,有一些戴口罩的人。货品都挺齐全,除了冷冻柜里的思念水饺。 买好东西就立刻往回走。路过几个亚裔在路边站着聊天。其中一个男青年在说,这除非得直接咳嗽到别人脸上才能感染吧,还边说边假装对着朋友咳嗽。 啊…我跑… 今天睡到8点被叫起来。吃了早饭,开始整理东西。整理完了就到午饭时间了。 下了几个昨天踮着脚在冰柜里拿出来的饺子。 下午戴着口罩在公寓里逛了下,人很少。在楼顶晒了一小会太阳,呼吸了一会新鲜空气。 想了下还是出门去补了点吃的和昨天没买的生活用品。走在路上的时候,心里其实一直在想,万一有人因为我戴口罩说我,我应该怎么快速反击。(还没有想到除了让人家滚之外的机智回答) 走了一圈回家发现Gamestop就在旁边。非常天真地进去问了下Switch的健身环还有没有。店员两手一摊,全球断货呀~ 回家吃了晚饭。好久没吃的辛拉面都不好吃了呢。 ——— 订阅了纽约市的COVID短信信息(发送“covid”到692-692)。 下午收到信息,纽约市的public schools从明天开始不上课了。下周一开始安排网络课程。grab-n-go meals会提供给所有学生pick up。23日开始给医护工作者,first responders和公共交通工作者的子女提供supervision。 因为两个人都得在家上班,但住所只有一张小餐桌。上班开视频会议得安排错开。 明天正式加入新的工作组,是完全不同的产品。眼下全部远程,对于我自己来说算是个小挑战。不过这可能是未来的趋势吧。 ——— P.S.Switch上打俄罗斯方块厉害的用户,名字看起来都是日本人的样子呢。

七本2019年纪实文学里读到的女性的呐喊和光芒

翻了下2019年标记读过的新书里,超过一半是非虚构类女性作者写关于女性的。没有特地选择,只是刚好兴趣所在。 今年是我第一次在中文网络里大声地说出自己作为女性的经历,包括计|划|生|育和第一段情感经历。当然是有害怕的,事实证明,也确实收到一些负面的评论。但是没关系呀。有这么多勇敢的女性在写作,在用她们的才能和文字创造平台和氛围,让更多有相似经历的人终于感到足够的安全感,来说出自己的故事,从他人和自己身上找到活得更好的力量。我爱每一位她们!❤️❤️❤️ 1. No Visible Bruises No Visible Bruises 9.5 Rachel Louise Snyder / 2019 / Bloomsbury Publishing 关于家暴,我们听过的案例实在是太多了。2019年在网上传播最广泛的可能是美妆博主宇芽的视频。这么勇敢站出来的她,也依然要承受很多人轻飘飘的”为什么第一次家暴的时候不离开“,”要是我,我肯定…“质疑和评价。 No Visible Bruises的作者通过一个个的案例,对社会政策制度的学习,让我们看到施暴者是如何一步步让受害者走入自己的陷阱,一步步控制受害者直到完全摧毁她们。我们应该问的是,为什么这些施暴者要施暴,为什么我们的法律不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为什么我们总是认为这都是”家务事“? 读的过程中,我才第一次真正地思考我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一直羞于提及,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很多时候认为是我妈自找的。我当然厌恶施暴者,但我好像从来没有把他的行为放到”家暴“的归类里。 作者也对”domestic violence“ (家暴)这个词进行了反思。抛开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关系,暴力就是暴力。为什么只要两个人进入了一段关系,暴力就好像加上了一层保护?作者认为更合适的词是”intimate partner terrorism” (亲密伴侣恐怖主义)。当然作者也提到男性也有可能亲密关系暴力里的受害者,但是数量上远远不及女性受害者多。 一些书里的数据的摘抄,触目惊心。 Between 2000 and 2006, 3,200 American soldiers were killed; during that same period, domestic homicide in the United States claimed 10,600 lives. (2000年到2006年间,3200位美国士兵牺牲。同一时间内,10600人在家庭暴力中失去生命)。 Twenty people …

七本2019年纪实文学里读到的女性的呐喊和光芒 Read More »

我们每一个人 — 观影会

思考了半个月,我还是不能做到很平静。自己文笔也不够好。那就先这样吧。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篇同时发在Medium上。欢迎在Medium上讨论。 Medium 链接 11月16日,我和20位中国朋友们看了这部纪录片,观影后做了一次讨论。 第二次看纪录片,还是忍不住掉眼泪。特别是每一个家庭说着自己没办法,政策特别紧,只能放弃小孩的。我爸也是这么说的。 看到艺术家拍的婴儿在医疗垃圾袋子里的场景,现场好多朋友都转过头不看屏幕。 看完之后我们讨论了一个小时。之前po的日志后收到的评论,让我对可能听到的讨论有了一点心理建设,但真的听到某些观点的时候我又没忍住,好几次脱口而出了。 对于我个人来说,这部纪录片最大的意义在于导演在讲了她想讲的故事的同时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我们开始讨论和分享。就像片子里说的,最害怕的是遗忘。 当天讨论,我只准备了一个问题,这个纪录片里有什么新的信息。几位友邻都分享了国际收养对于他们来说是新信息。 讨论快速转移到友邻们不喜欢纪录片的原因。例如:这部片的名字太大了,导致我们可能想要的更多。而纪录片并没有探讨政策本身的历史、效果,没有给我们足够的历史背景、数据来评价这个政策好不好。但另一些友邻认为这恰恰是这部纪录片好的地方,导演并没有很多野心要去评判这个政策,而是从人文关怀的角度来做这个课题。 不过多久,又有一位友邻提出,我们到底在讨论这个政策,还是在讨论人,因为这很不同。这是一个非常常见和普遍的问题。 政策有没有用,没有人能100%地有确切答案,毕竟没有平行世界。但是有很多学者研究过,给出educated guess,有很多科学数据支撑,比我们自己凭感觉说要科学很多。(我收集了一些学术论文和视频,链接和简介在这个Github页面上)。 很多人说政策是好的,但实施的手段太残酷了,越到底层越残酷。纪录片里导演采访了村里的村干部,看着村民的房子被拆,他心里也是觉得可怜,但他不敢反对,只能自己不动手在旁边看着。但是没有自上而下的压力,这些普通的村官、妇女主任、接生人员,甚至父母,会做出这些残忍的事情来吗? 我们真的可以把政策和执行分开来吗?我们每一个在1979年 到2015年出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人,都难逃计划生育/一胎政策的影响。哪怕政策是100%有用,也无法抵消因为政策无数人遭受的痛苦甚至付出的生命。 从这个政策开始实施,我们每一个人就不再是人了,我们是一个数字,是社会的累赘,是需要被处理掉的医疗废物。 而我们中的好多人,都接受了这个现实,在政策已经结束后还在为政策辩解。在别人勇敢说出自己的故事,记录不能发声的人的故事,拍出这样的纪录片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导演就是为了抹黑,就是为了诋毁中国和dang。 有些朋友确实很幸运,也许父母十分不在意孩子性别,又或者刚好是男性、满足父母的希望,但是个人的幸运,更应该让我们去看到、尝试理解不幸的人的遭遇。 现场也有朋友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有朋友作为家里的第三个孩子,是男生,上有一位哥哥和一位姐姐,他上大学前都没有户口;有朋友自己的cousin是从中国收养来的,她不知道自己的cousin看到纪录片里跨国收养背后的产业链会如何猜想自己的身世;有朋友说自己是幸运的,作为家里的独女,享受到了更多家庭资源;也有朋友说自己不是独女,父母也提供了经济支持让她出国… 愿意分享就是最棒的事情。纪录片里导演想去和当年被强迫流产过的女性聊,被阻止了。她用方言说了一句,我没听懂,英文字幕是 But they’ve never had the chance to talk about it… 我特别特别赞同这句话。我之前写的日志和后来发的,都有人回复,“都过去这么久了,人要往前看”之类的人生导师言论。表面上好像是在做好人,背后的逻辑是让人闭嘴,因为个人的想法、伤痛都不值得提,不值得别人的时间。 我很喜欢被跨国收养孩子的团体。她们确实有比较好的际遇,或许获得了很好的物质条件,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家庭,但她们失去了亲生父母,失去了像普通孩子一样长大的权利。她们心里也许这辈子都会有一个黑洞。但这个群体里的很多人都很勇敢。她们用文字、用视频,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想法。她们在自我疗伤的同时,她们的文字、她们的存在给更多有类似经历的人带来很多勇气和温暖。 很多时候,我们都只是想知道,I’m not alone。 之前写了《我会一直记得》,有一部分是因为看完纪录片后的冲动,更重要的是希望如果说出来,能给一位两位有过类似经历的朋友带来一点点陪伴。 最近经常想到幼儿园小学就学到的一句话,我们要做革命建设的螺丝钉,是社会主义这个大机器里的一颗小小螺丝钉,哪里需要去哪里。 但是我们真的是螺丝钉吗?我们不是。我们不是可以被随意放置、使用、抛弃的螺丝钉,我们有血有肉有思想有头脑,有情有爱有欲有心的每一个活生生的人。

完全没有厨艺天赋的贫穷的美国留学生的食谱

富有的留学生各有各的潇洒,贫穷的留学生的拮据都是相似的。 –来自曾经贫穷的我 说句实话,一直到去年跳槽到管饭的公司,我在美国一个人吃饭的宗旨都是省钱。哪怕是工作之后,一个人住在纽约,工资够我随时想去看百老汇秀了,一个人吃饭还是想着怎么省钱。 今天看到友邻@Alice 发的三刀一个越南三明治一顿没吃完,各种省钱记忆都鲜活起来了。 一个大前提是,听说好多人出国都跟去了新东方厨艺学校,我很没有天赋地没有养成任何厨艺。每次做饭肯定会把手上弄破一点,去年年初直接把手筋捅断做手术了。 我要是做饭超好吃,吃的应该会幸福很多。 好了,接下来就来看完全没有厨艺天赋的贫穷留学生的食谱吧。 第一年在大农村,没有车,只能每一两周蹭车去沃尔玛买东西。因为大家都很无聊啊,经常会pot-luck一起吃。我做的大多数是菠萝罐头鸡,可乐鸡翅这种非常简单又适合各国人口味的菜。 可乐鸡翅就不说了,是个人都会了吧。 菠萝鸡肉,需要一个菠萝罐头,一点鸡胸肉,一点淀粉。先把鸡肉切块倒锅里,快熟了就倒菠萝罐头下去,煮一煮,最后看着差不多了就放一点点淀粉勾芡。关火,好了。就这么简单,还有欧洲朋友找我要食谱,记到小本本上。我只能假装这就是中华美食的水平了。 一个人吃的时候晚饭经常就是cereal和面包。(活该我长胖…) 午餐已经完全不记得吃了什么了。只记得每天中午都要去图书馆找个角落里的沙发躺着睡十分钟。 搬到波士顿后,有了更多选择,中超买东西也很方便。生活质量有了提高。 吃的最多的几样东西: Curry 截图来自hmart 就是这个绿色盒子的咖喱了。经常周末做一大锅鸡肉土豆咖喱,再做一锅白米饭,分别放到冷冻和冷藏。每天早上放到盒饭里,带去学校加热做午饭。 做法大概是,削土豆切土豆洗鸡肉切鸡肉。锅里放水煮土豆到筷子能戳下去,后来发现还能用微波炉煮土豆的,就直接放微波炉里转了。同时把鸡肉放平底锅里煎得差不多熟。切个半块一块咖喱放进去,把土豆放进去,一起炒。比较讲究的时候,还要切点洋葱放进去。看着都熟了就好了。 这个咖喱吃了整整两年,到最后一个学期闻到这个味道就很恶心。毕业之后再也没吃过了。咖喱一盒5美金,一盒里面有六块还是八块。可以吃很久很久。一共花费不超过10美金可以吃一个星期起码五顿。 2. Subway 读书的时候真的超级累。每天上课打工,一有空时间就出去采访,回来写稿剪辑,经常到家已经11点了。没时间做饭的时候,很大概率会去学院隔壁的subway买三明治。买subway都不舍得买最贵的,基本上都是鸡肉的,买最大条的,加税8美金左右,吃两顿。 3. 中国城 有一个学期给一份中文报纸的记者免费打工,天天去中国城采访跟着跑。在中国城发现了几家便宜又好吃的小店。 一家非常小的越南店。4美金一个三明治,很好吃,还能吃两顿。简直就是穷学生的宝物啊! 还有一家朋友带我去的小弄堂里的盒饭。第一次去的时候真的震惊了。超大一份,可以选好几个菜,还有一个大鸡腿看,番茄炒蛋好吃得我现在都记得,居然只要五六美金??他们怎么赚钱啊! 还有一家烧腊店。双拼都只要七八美金。要是一顿吃完的话,就觉得简直宇宙无敌满足了。 4. vending machine vending machine的东西虽然难吃,但是架不住便宜啊。有的时候在学校待到很晚,真的太饿了,就去买包花生或者能量棒,一两美金就撑过去了。 在DC的时候,又离开了中超,去的最多的是safeway。经常是在波士顿买几盒curry带过去做咖喱鸡肉。除了这个,吃的最多的就是pasta了。 Pasta pasta真的太简单了。各种各样的pasta,买瓶酱,再来一点鸡肉和蘑菇,最多10美金,可以做一大堆了! 在DC的时候经常前一天晚上做好,放到饭盒里带去学校加热。但是吧…真的太难吃了。我也不知道是我的手法不对还是因为再加热了不对,几乎每次都是吃到一半,实在太难吃吃不下去,就倒掉了。那个学期确实瘦了不少。饿的。 不带饭的时候,会走去附近的wholefoods买热食。但每次随便买一点就超过10美金了。不高兴… 工作了以后,出差的机会并不多,所以一日三餐还是得自己掏钱。 早餐要很快又好准备。买了几个mason jars,几袋trader joes的各种seeds,桂格的原味燕麦,一个星期买两三盒小酸奶,一盒草莓,一盒蓝莓,偶尔买一些trader joes的冷冻菠萝芒果。每周天晚上洗好水果切好草莓放到密封盒里。每天睡前放到罐子里,一层水果一层seeds一层燕麦铺起来。第二天早上起床先放水煮一个鸡蛋,再洗漱。后来还从隔壁楼的一个要回国了的女生那里免费拿了一个榨汁机。早餐又多了水果smoothie的选项。 早饭酸奶杯 出门带上酸奶杯和鸡蛋,到公司就吃上早饭啦! 午饭坚持了一段时间自己准备。刚开始会在hmart买菜。有一天发现hmart两颗白菜要五美金(具体不记得了) 震惊!同事带我发现了中国城一家卖盒饭的神店,经常周一去买好几个菜,他们关门前还经常会半价打折,只要10多美金就可以买到超多菜。每天分到饭盒里一些再放上自己煮的饭就可以很好吃啦。(所以结论还是要有中国城啊。) 后来发现了各种法拉盛送饭群,午饭晚饭都滋润了好多倍!甚至还可以吃到温州鱼丸汤面!感动到流泪。 晚饭基本回家吃。一般是煮点面,放点青菜,加点买来的肉类,就解决了。刚开始半年跟一对超级会做饭,做饭口味非常成熟的couple一起住,坐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就有一种(我是)狗狗在看他们吃饭的感觉。“为什么他们的看起来那么好吃,能不能投喂我一些。” 他们人超好,经常会在我假装客气拒绝后分给我超好吃的菜。 现在和他一起住,周内都在公司吃,周末基本不做饭都出去吃。非常非常偶尔做个面,会觉得超级省钱啦。今年要改变一下,周末尽量多在家里做饭。 题外话是,这两天刚好看到好多文章说刚毕业的人工作几年欠债几万之类的文章。我倒不是要批评评判别人的生活方式,反正也不花我的钱,但是实在有点很难理解。自己赚多少花多少不应该是很自然的事情吗?美国的一些机构呼吁要从小就开展finance education,特别针对一些minority群体。之前去一个小学做volunteer,也体验了一把志愿者机构给小朋友上的finance课,告诉小朋友要存百分之多少的钱,要合理的花钱。可能中国也需要这样的课吧。 以及,这篇选标签, …

完全没有厨艺天赋的贫穷的美国留学生的食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