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那只“哒哒博”的小猴子

前两天在学习间隙刷手机(或者说刷手机间隙学习),瞎逛友邻的页面。

看到这段。

不知道该不该打马赛克,所以打了一半。如有冒犯,请多指教。

我当下一愣,第一反应是截图。

出去跑步,坐地铁,睡前,上班间隙,一直挥之不去这个截图和记忆里的自己。

我也是那只“哒哒博”的小猴子。

因为是第二个女儿和户口的原因,我几乎没有和爸爸妈妈共同生活的记忆。

小学三年级前,我被寄养在外省的一户人家。我很喜欢他们。有叔叔阿姨和一个读高中的哥哥。每天吃完晚饭,我们会一家人去附近的雕塑公园散步。我每天的铅笔都是阿姨帮我用手削好,每本书都是叔叔用挂历纸整齐包好。我出水痘了,阿姨怎么赶哥哥出我的房间,哥哥都想要陪着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的我。

我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感觉。以为这就可以是永远。

某天阿姨下岗了,开始了自己的中介公司生意。最忙的时候时常被寄放在他们的朋友家里几晚。吃饭不规律,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胃镜,吃胃药。

三年级的某一天,我不记得原因了,我和叔叔阿姨大吵了一架。我只记得自己坐在他们新家还没来得及铺地板的水泥地客厅里,撒泼打滚。我不知道自己的诉求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只是坐在地上大哭大吼。

叔叔和阿姨并排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

连夜,我被叔叔阿姨送到了我姐姐在的人家。从此他们从我的人生里消失了。

在新的人家里,我遇到了非常非常照顾我的爷爷奶奶。他们有学识有素养,教会我很多人生最重要的品质。

长期的寄人篱下,我很早就学会要乖,要遵守别人家的规矩,不可以提过分的要求。所以我一直是别人家眼里的乖孩子。

有一天大概五年级,我也不记得原因了,我坐在爷爷奶奶的房间的木地板上号啕大哭。

我不会表达我为什么不开心,我所有能说的就是用当地方言哭喊着 “我难过,我难过,我难过!”

我不停重复着这三个字。两条腿不听使唤地不停踹着床沿。两条腿里好像有筋紧紧地拉着,一定要伸得特别特别直才更舒服些。

爷爷奶奶坐着看着我,反复问我到底难过些什么。

我说不出来。我只是倒在地上,像抽筋了一样不断踢腿,一边哭喊着 “我难过!”

老家方言叫这种行为 “哒哒博”。 有些小朋友遇到喜爱的玩具却得不到就会躺在店门口哭着喊着,玩具不到手誓不起身。

我小时候基本没有玩具,也不敢跟任何人“哒哒博”要玩具。

可是我想要的是什么呢?

这两天用上帝视角回望当时的自己,我都会幻想有一个人会走上前去,蹲下身子,缓缓地但是坚定地抱着小小的我,轻轻地拍着我的背,温柔地跟我说,没关系,这些都没关系,有人爱着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