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y Sensitive Person|太敏感又如何

最近在同时读两本书,The Highly Sensitive Person by Elaine N. AronHighly Sensitive People in an Insensitive World: How to Create a Happy Life by Ilse Sand。前者在Goodreads上有近4万的评分,3.88分。

会开始读关于Highly Sensitive Person的书,主要是想要更了解自己,正视自己。我也在读书的过程中慢慢领悟到了我和他人的不同,和我不一样的人可能有的想法。

我的伴侣会经常说我很sensitive(in a neutral way),所以当我们在做很多生活选择时,他会提醒我们将我的sensitivity考虑在内。例如我对声音,对事物变化的敏感等等。

在他经常提及我的敏感之前,我也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很敏感(in a negative way),和别人比起来,我总是想太多;我不喜欢别人碰我,包括我的家人;环境会很大程度地影响到我;最困扰的是,我经常被其他人听不到,或者说完全不会困扰到他们的声音,所影响折磨。

书其实还没有读完,不过The Highly Sensitive Person这本书里作者Elaine N.Aron提供的这份自测表已经让我的内心获得很多慰藉,让我更加接受自己。

根据两位作者都给出的数据,1/5的人是HSP,所以其实HSP就在我们的周围。那不管我们自己是否是HSP,都可以学习HSP相关的知识,更好地和他人相处。

这份问卷有27道题目,每题由1分到7分,从Not At All 到 Extremely。今天就参考这份自测表,根据其中几个问题来回顾一下我自己的sensitive moments。
<iframe src="https://hsperson.com/pdf/HSPSCALE_2007_research.pdf", Width = 400>

Do other people’s moods affect you?

我会不自觉地观察他人的情绪,并且如果发现别人的情绪不是很好,就会开始胡思乱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不过最近我的解决方式是,我会直接问对方,你看起来好像不是特别开心,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最近的一次,对方说,我的脸在不说话的时候就是看起来不太开心的。我也松了一口气啊。

Do you startle easily?

看到这条的时候,在想原来这也是相关的吗?想到两个场景,一个比较好笑,一个就…是我离开美国的原因之一。

好笑的场景发生在初中的夏天。我坐在最靠窗的一排,有天晚自习全班都很安静。我不知道为什么向斜后方看了一眼,就看到语文老师站在窗户外面。那一瞬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尖叫。全班同学都看过来,语文老师就脸色很难看地走了。一想到语文老师的表情就觉得很好笑。

另一个场景是2020年,在纽约的街头。我正在一边走路,一边用耳机打电话。突然路边的两个年轻男生就跳出来在我面前“啊”了一声。我又被吓到尖叫,他们就很满足地哈哈大笑。我实在太生气了,就走回去想用手机拍他们。其中一个人就开始说一些racial slur,并且把我的手机打到地上。我弯下身去捡手机的同时,右手紧紧抓住其中一个人的外套。他很用力地把我的手从他的外套上弄走。之后他们就跑了,我的手指头也受伤了,之后去做了几个月的复健。

至于平时我被别人吓到的事情就太频繁了,而且经常因为我反应太大,把吓到我的人也吓到了。

Do you have a rich, complex inner life?

我不太确定如何定义rich&complex的程度。

我一度觉得我心里的想法很多可能是和我的成长经历更相关。因为我经历了出生不久就被寄养在别人家里,之后也一直是在不同的家庭寄人篱下,所以有很多话我并不能和别人说,也找不到任何人可以说。我从小学就开始写日记,并且因为住在别人家,我也不敢在外面的桌子上写。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还没睡觉,当时也没有手电筒,我会把被子罩在台灯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写。

书是我当时唯一的娱乐。我没有钱买书,就会经常去坐在书店里读书。问同学借书我也会读得飞快,一个中午就可以看完一本很厚的故事书。后来学校的图书馆也开放借阅了,我就可以更快乐地每天读书,睡前也会躲在被子下读书,导致我三年级就近视开始戴眼镜了。

在书里,作者提到HSP的人会经常思考人生的意义,她们会需要找到人生的vision。这也是我很早就开始考虑的话题。对于死亡的恐惧,是对于死去之后就再也无法感受到人世间的任何了,是做任何事情都无法挽回的事情了。在这种恐惧面前,我会不断思考我的人生意义是什么,我要如何度过我的一生。

Do you make a point to avoid violent movies and TV shows?

前两天去看Spider Man:No Way Home时,看到了初代蜘蛛侠。想起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去朋友家,她用DVD放了蜘蛛侠。当蜘蛛侠几乎要被车撞时,我们都尖叫,立刻把画面关了。等到我们平静下来,再开电视时,发现画面停在了他在车前面用手吐丝的画面。所以那个画面也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

因为不喜欢看到暴力画面,或者任何故事里的人即将发生坏事,例如男二号要耍手段害男一号的场景了,我就会立马换台或者干脆就弃剧。因为我老是在关键时刻换台,被我姐和伴侣都说了好多次。

Does being very hungry create a strong reaction in you, disrupting your concentration or mood?

其实我之前都不觉得,也是伴侣会经常对我说,when you are hungry, you are not you。慢慢的,我也会主动跟他说,我现在很饿,我要开始生气了。所以我们出去玩,生活比较容易不规律的时候,我们都一定会提前准备好食物。

有的时候我跟朋友约饭,但是对方迟到很久。我就会非常生气,因为我本身也是很讨厌不准时的行为。但是每次吃完饭之后,我也就消气了。


这些是我对自己的回顾和观察。

另外,书里有一个问题我觉得很有趣。作者在做心理咨询时,一定会问来访者,他们的第一个记忆是什么。因为这个记忆往往就决定了他们一生的基调。我也被心理医生问过这个问题,我之前也画过。

你的第一个记忆是什么呢?

2 thoughts on “Highly Sensitive Person|太敏感又如何”

  1. 写的真好,我也打算找来这本书看看。
    我人生的第一个记忆是很小的时候躺在房间的床上,大概是午后时分,窗户有阳光晒进来,我听到外面街上隐隐约约的声音,但是同时又知道家里有人,我是被照顾的、安全的。

Leave a Reply to Jing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