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去了我的第一个家

Queer Eye第五季,又是忍不住一次性看完了。最喜欢”The North Philadelphia Story” 这集。

图源: Netflix

主人公是Tyreek Wanamaker,录节目的时候27岁(2019年),跟我一个年纪。他在五六岁的时候被他妈妈送到一个他妈妈的好朋友Ruth家里,在那里生活到11岁。有一天,他被Ruth送回了自己家。再过了一小段时间,他就没了家,靠朋友救济,甚至有几年是homeless的状态。他在一年多前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寓,有了稳定的生活。他创立了非盈利组织,日常就是在帮助别人。

每期节目都会帮助主人公解开一个心结。他的心结是Ruth。

在Ruth家的几年是他童年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每次提起Ruth他都很快乐很感恩。但是从11岁到26岁,他都没有联系过Ruth。Karamo从Tyreek和Ruth的对话里分别听到了两个为什么Tyreek离开了Ruth家的版本。Tyreek认为是因为自己和Ruth吵架了,Tyreek在作文里写了希望Ruth is dead,被Ruth看到后,Ruth很生气就把他送走了。但Ruth是因为她的女儿的小孩是早产儿,Ruth的女儿没有能力养孩子。州政府强迫她只能在外孙和Tyreek里选一个,她为了抚养外孙,只好把Tyreek送走了。

在Karamo的帮助下,他们俩终于见面把话说开了。Ruth带着Tyreek的相册簿来Tyreek家,一个互相说着我爱你的拥抱让他们都有些哽咽,Tyreek说以后都会经常去看望Ruth的。


我被接到C市上幼儿园后,我爸妈给我找了一户当地的人家,每个学期会付钱给他们,把我放到他们家里。从幼儿园大班到三年级的某天,我都在G阿姨家里。

G阿姨家有叔叔、阿姨和他们当时正在上高中的的儿子。我的小小的世界里,第一次拥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爸爸妈妈和哥哥。几天内我就学会了当地的方言,我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每天阿姨都会帮我梳头发,帮我检查作业。叔叔会陪我写作业,帮我把每根铅笔都用小刀削好。家里吃饭桌的玻璃下面,除了我们的照片,还压着一张象棋棋盘,吃完晚饭后,我和叔叔经常会来上一局。每学期开始前,叔叔都会用挂历纸帮我把每本书都包好,还是三角的角,特别结实。

哥哥吃饭都会帮我夹菜,会陪我玩。二年级的时候,在五一放假前一天得了水痘,整个五一长假都在房间里待着。哥哥还没得过水痘,阿姨不让他来陪我。他还是偷溜进来陪我聊天。我会偷偷模仿哥哥,模仿他握笔的样子,模仿他拿筷子的样子。

C市有一个公园,我们吃完晚饭后经常会一家人走去逛逛,享受夏日傍晚的习习凉风。

有一次坐在阿姨的自行车后面,我走神的时候把脚卷进了轮胎里,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疼得哇哇大哭。匆匆赶回家后,阿姨帮我消毒,看着粉红色的双氧水化成泡泡在我脚上。阿姨慌得掉眼泪了。我的脚后跟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疤。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个疤痕了。刚抬腿看了下,小小的印记已经很模糊了,就好像是我对他们的记忆。


很多记忆都很模糊,一是我年纪还小,也可能是他们可能并没有跟我解释很多。很多记忆是我拼凑出来的。

二年级的时候,阿姨和叔叔都下岗了。他们开了一家房屋中介,变得非常非常忙。有几天,他们忙得顾不上我,就把我放到了阿姨的朋友家里。我记得特别清楚是因为最喜欢的一双黑皮鞋在匆忙中落在了那个阿姨家里,再也没有找回来。因为他们太忙了,我吃饭变得不规律,那时候就开始胃疼,暑假还去做了胃镜,三年级开始就吃了很多年胃药。

三年级的一天晚上,那时候哥哥已经去上大学了,家里只有我和叔叔阿姨。我已经不记得是为什么跟他们吵架了。我就记得我在他们还没来得及装修的水泥地上打滚大哭,他们俩站着很生气地看着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阿姨和叔叔就把我的东西打包好了。他们连夜把我送到了我姐当时在的人家。

我已经不记得他们是怎么把我送过去的了。他们当时没有车,可能是拦了出租车吗?路上的我还在哭吗?我有求他们不要把我送走吗?我知道我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吗?我知道我一夜之间失去了我以为拥有的家吗?

我一直很少提起他们。因为提起他们就要说到那个夜晚,那个让我感到羞辱、困惑、震惊的夜晚,那个我从一个家里被扔出去的夜晚。我爸妈一直说我脾气差,我也一直认为是因为我的坏脾气惹恼了他们,他们无法忍受我的脾气了才把我送走的。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去想他们更不敢去找他们。

这件事情和我童年发生的很多事情一样,就这样过去了。除了我姐偶尔提到我真冷血,居然一次都没有去看完过他们,没有人会再提起。我在提起小时候的经历,也会直接略过他们,撒谎说我在一户人家待了六年。


看到节目最后Tyreek和Ruth坐在沙发上把事情说清楚的场景,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其实他们把我送走是有别的原因呢?是因为他们的生意太忙了吗?是他们有别的事情发生吗?

哥哥现在已经也快四十岁了,如果他有孩子了,可能和当时的我差不多年纪。叔叔阿姨也可能六十多岁了吧。我没有他们的任何联系方式,除了知道阿姨的姓,我没有任何的信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不会有一天,我会再见到他们?我们会有一个拥抱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