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看医生做全麻手术记录

2018年1月1日早上起床后,想做个omelette,开了个牛油果。跟站在一边的他一边聊天一边想着把核去掉。

左手举着牛油果朝着右边,右手拿了一把大刀,脑子里的剧本是一下就捅到核上,但现实是一下捅进了手心。还把手指上划破了几道。血溅厨房。

大哭大吼之后用厨房纸按着就到附近的急诊室。等了挺久之后稳定了情绪又有点担心急诊室太贵,手也不流血了,就去了附近的urgent care。医生帮我清洗了下伤口,用很小的条状物贴在伤口上,大概是要把伤口连在一起的意思。

要走的时候,医生突然问我,你的手指头都可以动吗?我才发现自己左手小手指一直都直直地立着,完全不听我的指挥了。是一种很好笑的感觉。

抱着侥幸心理,我还是回家了。祈祷这只是我被吓到了而不是真的捅不好了,毕竟短短几个小时,伤口都快愈合了的样子。

隔了两天,我才开始害怕。打电话约医生。在打了无数电话之后,约到了一个下个星期的医生(specialist)。

医生看了一下,让我做了几个动作,诊断,左手小手指的两根肌腱(tenden)被我捅断了,需要手术。约在了下一周周二。

周一晚上8点来钟开始就断水断食。周二早上8点多我们就到了手术的地方。手术的地方不是医院,听名字应该是只做手术的地方。给不同的独立的医生提供做手术的平台。

饿着肚子一直等到9点多,我被带进了好多病床围城一圈的一个大房间。

护士拿了一套衣服,帮我把帘子拉上,让我换好衣服。所有的东西都放到一个袋子里。还带上了浴帽一样的帽子。

然后就躺在床上了。手臂被扎了一个针头,大概是输水或者营养液的东西。护士又问了好多常规问题,过敏药品之类的。

他也被叫到床边陪我。

又等了很久以后,麻醉师大哥出现了。给我解释了下他全程都会在手术室里。

又等了很久,就有人来把我的床移到手术室里啦。完全没有电视里生离死别流眼泪的场面,因为他在忙着写代码工作呢!

我被抬到了手术台上,两位护士姐姐给我盖上了一个类似被子一样的东西给我保暖。麻醉师把麻醉药接到我手臂上的输液管里。

然后…没有五秒钟我就晕过去了。

再然后,就看见一个护士小哥把我叫醒了。手臂上被打上了大石膏。手臂麻麻的。

也不记得是怎么换上自己的衣服,小哥就用轮椅把我推到外面停车场了。

手术后当天一直手臂麻麻的,第二天麻醉过了以后才开始疼了起来,只好乖乖地吃止疼药。

还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呢,谁知后续一系列的康复治疗才是真正的疼呢。

一直到我手术做完离开手术医院,我都没有为手术花一分钱。这之后的几个星期,一直惴惴不安地查邮箱,在心里盘算着手术可能会要多少钱,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

直到某天上保险公司网站看了下,所有的费用都报销了。银行里的数字得救了!

一个小花絮是,1月1日从urgent care回家后,我们把剩下半个干净的牛油果做了omelette吃掉了。(Ewwwww)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