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新闻学学位和三档播客节目后,我给入门采访者的一些建议

最近和一位朋友聊了关于她最近想做的一个项目,如何做访谈的问题。

我的本科和研究生都读的是新闻专业,特别是大四来美国后,几乎每一天都在采访、做视频、写稿中度过。虽然最后没有进入媒体工作,也算是积累了一点小小的经验。最近两三年做播客她说分享会的过程里也算是一直在实践之前的经验。

这篇就结合之前在学校、媒体实习获得的经验以及最近在做播客、她乡论坛的她说分享会等的过程中总结的一些方法和感想。供刚刚开始需要做访谈类播客、research之类的工作的朋友参考。

采访对象的选择

如果是可以选择采访对象的情况下,我一般会推荐选择已经有一些输出的采访对象。这里的“输出”可以是做视频、播客、写作等等。

往往有“输出”的人平时会有比较完整的表达的训练,哪怕是他们不太熟悉的话题,平时的训练也会帮助他们快速地组织语言。这样的采访对象对于新手采访者比较友好。

当然这不是一个充分必要条件,会写作的人可能口语表达能力欠佳,平时不做任何输出的人也有可能语言表达能力很好。只是一个概率大小的问题。

采访前的准备

根据采访对象,有不同的准备方式。

如果对方是一个在网上有很多输出的人,那么对方已经可以找到的内容是必须要做的功课的一部分。

我一般会在我的播客采访之前和对方约一个半小时左右的电话。半小时里,一般包括三块内容:

  1. 我的播客在做什么,希望讲述什么类型的故事
  2. 请对方介绍自己的故事。
  3. 根据对方的故事,进行快速提问。我会说清楚我在根据不同的话题进行快速地看对方的回答,并且做笔记。

这个半小时的通话结束后,我会整理出一个采访提纲。这个提纲是采访对象想要讨论的部分加上我认为重要的部分的最大公约数。有的时候我也会加一些我认为很重要但对方不一定会愿意讨论的话题。

提纲的结构根据内容有很多样的。最简单的是根据时间节点。也可以根据话题的不同主题。为了减少后期制作的工作量,采访中可以尽量紧跟提纲。随性地聊天也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内容,但要长期持续地做后续的文字、音频工作,在刚起步时不推荐。

采访中

进行正式采访前,采访者有义务告诉被访者自己是谁,为谁工作,采访的内容会被放到哪些地方。

访谈的过程中,可能新手采访者会有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让被访者说更多的内心情感和感受;二是怎样问比较difficult questions。

如何问出情感和感受

有些被访者可能不习惯不适应表达情绪,在讲述时会更多说事情的经过。想要问出一些感受,最简单的方法是找到一个时间节点,和对方一起描述场景,paint the picutre,请对方描述当时的心情。

例如,我会问,你还记得知道自己怀孕的瞬间在哪里,在做什么,当时的心情活动是怎么样的吗?

这一点比较好的模仿学习对象是播客节目How I Built This with Guy Raz。几乎每一集你都会听到他有类似这样的问题。

“Wait, help me understand here. So you were XX years old, you were living in SF, you had a wife, who’s about to give birth to your first kid. And you decided to do XXX. How did you make the decision? Did you talk to anyone? Were you scared or excited?” (我凭借记忆手打的,不是原文的quote)

他的做法就是帮助被访者和听众都描绘一个场景,把大家带到这个场景里,再请被访者描述当时的心情。如果他不停下来问这样的问题,这个时间节点的故事可能就会被简略地提一下,被访者可能会说,“我这时候决定开个公司,然后这个公司就怎么怎么样了”, 就没有那些心理上的活动,采访也失去了一些人的温度。

如何问difficult questions

这方面我也一直在尝试不同的方式,偶尔在剪辑时也会懊恼,当时为什么不沿着某一个问题继续问下去呢?

首先一点是,当你和被访者表明这是一个采访,你的目的之后,哪怕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会营造出一种不太一样的氛围。有了“采访”的这个背景以后,很多平时会觉得很难问出口的问题,当你表现出自己的好奇心,和一定的context,问题也会变得更自然一些。

有几点可以尝试的提问方式:

  • 声明自己的中立立场:表明为什么要做这个采访,采访的意义是什么,申明采访并不是为了满足我个人的目的的。可以阐述问这个问题和对方的回答,对于某个方面的讨论是有意义的。

  • 自己对问题的理解:很多时候,采访会涉及到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这种时候可以表明自己对于话题的了解度不够高。这样对于未来的观众和听众来说,也可以获得必要的context。

  • 表明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例如:我在网上/书上看到过相关的观点,并不代表我个人的看法,请问你有什么看法。

  • Play dumb:play dumb是我刚开始的时候会经常用的手法,一方面是因为我当时对美国确实不了解,也会跟对方实话实说,让对方卸下防备,经常会获得意外的效果,;另一方面是我不在乎对方是不是觉得我很蠢和无知,因为这种时候人往往会忍不住想要多说一些。

  • 保持沉默:我在采访的过程中,不会有想要表达自己的欲望,我也不是很害怕沉默的尴尬。读书的时候教授会建议我们有的时候觉得对方还没有说到重点上,那就保持沉默。哪怕是半分钟一分钟的沉默。通常大家会忍受不了沉默,而继续开始说话。

保护自己

在采访的时候,也确实有可能会遇到一些事后会引起纷争的情况。我是在遇到了一次纷争之后开始全程录音的操作。

美国的每个州有不同的规定,有的州要求录音需要谈话双方都知情,有的州要求一方知情即可。

为了保护自己,可以在取得对方录音的同意后,再次重申我是谁,我代表哪个机构,我在做什么项目,“我现在开始录音了”。

我现在做播客的目的和以前做新闻报道的目的完全不同。我目前做的播客的目的在于讲述更多人的故事,我更想保证的是故事的真实性,并不要求大家实名北方,所以我会给被访者两个选项,

  • 一是确定自己如何被称呼,是否要匿名,
  • 二是声音是否需要做后期处理。

我会在播出之前给被访者发一份录音,请对方听完后确认内容我再发布。

一般的新闻采访,记者不会给被访者提前看/听内容,最多会告知对方我会引用你说的哪些话。

接受采访

在接受媒体/他人采访时,作为被访者要明确一件事,在你同意接受采访后,“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被采访后可能会引起的争论、纠纷都应当是在被接受采访前就仔细考虑过,被采访时也要注意自己的语言,确保自己说的每句话都是可以被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听到的。


欢迎留言你的想法和你会用的采访小技巧。

2 thoughts on “两个新闻学学位和三档播客节目后,我给入门采访者的一些建议”

  1. Great piece! 对于新手小白来说很有启发,尤其是最大公约数那段。不单只是我想聊的,而是对方想聊的和我觉得重要的交集。

    以及提取情感那里的例子也非常生动,感谢!

Leave a Reply to 苏玉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