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样才能忘记爸爸说过的话呢

这几天在读Tara Westover的Educated。她的爸爸是极端的摩门教,认为医院学校政府都是洗脑,追求的目标是他们家彻底切断和外界的联系,实现全方位的自给自足。

作者描述下的爸爸相对客观立体,很聪明也关心她,但非常暴力,并且坚信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结婚生子做家务。

作者十六岁的时候想要出去读书,她爸爸第一句话就是"you are under my roof",就不可以去读书,不然你就给我出去。家务偶尔没有做好,她爸爸反复地也是这是我家里,一个男人的家里怎么能连这个都没有做好。她的妈妈一直忍受着这一切。但作者从接受,到怀疑到默默反抗到离开家。

在为作者的勇气坚持和惊人的记忆力感到赞叹的同时,她的爸爸也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爸爸。

---

我的爸爸当然支持我读书,但是本科毕业就可以了。他不赞成我读研究生。好在我读本科的时候已经不怎么跟他说话了,我继续读书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他的意见。

他跟我大吵过几次架,每次之后都是很长时间的冷战。

最后一次是本科结束回国的假期。那个假期过得很痛苦。我每天都在妈妈店里帮忙,但心里真的不高兴,第一次认真地想着结束生命的方式。有一天晚上跟妈妈回家很晚了,我一如既往地不高兴,妈妈在做饭。弟弟回家了,对着妈妈发了脾气。弟弟没带家里的钥匙,可是爸妈都没时间给他开门。妈妈瞬间崩溃了,坐着大哭。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生闷气,就听见玻璃门碎裂的声音。弟弟用手臂把玻璃门打碎了,血流了一地。

我吓得不轻。赶紧让弟弟去家旁边的卫生站里包扎,我在家里打扫卫生看着妈妈。妈妈稍恢复平静了一些,就上楼洗澡了。

我在门口坐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爸爸回来了。他边朝我走过来一边对着我大吼,每几个词就夹带着一句脏话,质问我对我弟弟都做了什么,弟弟都怎么样了,要是弟弟出了什么事,会让我很难看。我眼看他要上楼,害怕他去找我妈,免不了又是暴力,就壮着胆子拉着爸爸去卫生站找弟弟。

医生说弟弟来过但是他让弟弟去医院了。手上的伤口太大了,他治疗不了。爸爸给附近的亲戚打了几个电话。弟弟被住在卫生站对面的堂姐送去镇上的医院了。

我跟爸爸一起连走带跑回家。爸爸开着车去医院了。

过了一会我给爸爸打电话。他没有接。我给堂姐打电话,她把手机给了我爸爸。我问弟弟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筋脉,爸爸绝口不提,对我劈头盖脸地一顿辱骂。他不停重复让我和我妈都滚出他的房子,如果晚上回去还看到我们,一定会弄死我们。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重复问他弟弟怎么样了。

我给在南半球的姐姐打电话,跟她说了情况。我没料到她会说我对爸爸的态度不好。我问她,那我应该怎么说呢,他不停让我滚出去啊。姐姐说如果是她的话,她会服软,先跟爸爸道歉,再求求他,让他告诉我弟弟的情况。

可是,弟弟自己的冲动弄伤了自己,我做错了些什么?要道歉,也该跟妈妈道歉吧。妈妈又做错了什么呢?她在外面奔波工作才没有时间回家给弟弟开门的。最有时间的人是爸爸啊,可是他宁愿和别人在外面玩也不要理弟弟。

那天晚上,妈妈让我收拾了下简单的洗漱衣物,开着车,带我离开了家。妈妈停在路边想要去哪个亲戚家比较安全的时候,我坐在后座,心里的绝望让我想要放弃我心里的关于来读研究生的一切美好幻想,让我想要就放弃一切吧。

---

从那天到我来美国的一个多月里,我只在弟弟的陪伴下回了一次家,收拾了一下出国的行李。爸爸在家,我叫了他一声“爸爸”。

在此之前还有很多次争吵。他总是会说,你住在我家里你就要听我的。断绝父女关系的话也说了好几次。

姐姐和弟弟总是说,不管爸爸做了什么,他都是我们的爸爸,我们都应该要尊重他。他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爸爸打了他们很多很多次。可是他们都可以原谅爸爸,都可以还是那么跟他很亲密。

我真的做不到。我忘不掉爸爸对我吼过的这些话,他们像一颗一颗的子弹一样打在我的心里脑袋里。伤口好像愈合了,但总是在不经意间,让我疼得流泪。

我要怎么才能忘记爸爸说过的话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