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稿 | 和女儿录播客是最珍贵的声音回忆 – 和 大心小心 的妈妈主播谈谈心

几个月前我第一次听到 大心小心|母女谈心 这个节目时,没有想到那么快我就可以和两位主播也拥有谈心时间🧡。

这一期我采访了妈妈主播,郑老师。我们聊了阿姨非常波折又漫长的生育过程;她的特别潇洒的创业历程;和女儿之间非常暖心互相呵护的故事;以及阿姨和女儿做播客的幕后故事和心情。


嘉宾:大心小心|母女谈心 播客 - 妈妈郑老师
主播:Simona


🤩 支持我:
我在”爱发电“上开了支持页面,欢迎大家给我打赏,支持我的播客。也欢迎大家购买咨询时间,和我探讨关于播客,工作,采访等等任何你想要讨论的话题。
爱发电页面:http://afdian.net/@ohmama

也可以通过页面左下角的“Support Me”在Kofi上请我喝杯咖啡。

你的支持会让我更有信心和能量把这个节目做得更长久,更高质量。


收听方式:

  1. 点击pod.link跳转到你常用的播客app

  2. 在小宇宙和其他app上搜索“噢!妈妈”


Timestamp

00:00 | 在武夷山的第二人生
05:30 | 曲折的生产经历,四年四次怀孕
16:15 | 成为回头率百分百的化妆师
30:35 | 在外打拼事业给女儿带来的影响
36:15 | 母女之间的情感羁绊一定是复杂的吗?
43:55 | 女儿出国后,如何思考养老问题
50:05 | 和女儿一起制作播客的体验


以下是音频文字全文
[片头部分]

郑老师 :

我当时是做化妆,剃了个板寸头,我先生是一头长发,又粗又黑的辫子。影楼的老板要求我们不要去上班,哪里热闹,你就去哪里,出去的回头率实在太高了。

郑老师 :

站在孩子的立场上,我没有让你生活,你选择生,我养来养去,都是为了你自己。孩子是被动的,如果是养孩子是为了防老的话,那你就选择不要干脆,你这辈子就是为了自己活。

郑老师 :

她把我们母女两个关系描述特别贴切的:各自独立,又相互依偎。

0e0d7f9fd399d80751606b088d8277df89a3f1d1.jpeg

[正文部分]

噢!妈妈 :
大家好,这里是 噢!妈妈 :电台,在这里,我们不对个人的选择进行评判。在这里,我们听中国女性,讲述她们的和妈妈有关的故事。我是S。

今天这期节目,我邀请到了一档我很喜欢的播客节目,大心小心!母女谈心 , 里的主播妈妈来串台,听阿姨讲述她曲折的怀孕生产过程,作为化妆师走南闯北的经历,和女儿的相处,为什么要做这个播客节目等等话题。

我本来的计划其实是邀请妈妈和女儿来和我一起聊天。但是在和阿姨第一次聊完之后,我就决定改变一下形式。所以在这里也预告一下下周的节目,我会采访女儿,来听听她听到妈妈的讲述后是什么反应。那我们就话不多说,开始今天的节目。

噢!妈妈 :
欢迎收听新一期的妈妈。今天这一期,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一位嘉宾。她是播客节目,大兴小心|母女谈心 中的妈妈。接下来请这位妈妈给我们打一下招呼。

郑老师 :
大家好,很荣幸,第一次接受了这样的邀约。

噢!妈妈 :
可以简单地介绍一下您的目前的家庭成员和您目前的生活状况吗?

郑老师 :
目前我跟我先生是在武夷山生活。我是上海人,因为我退休之后,就来到了武夷山,想换个环境放松一下。因为武夷山一直以来是我比较心仪的地方。我从 07 年开始,由于工作的关系,就和武夷山一直有联系,一年来一次,有的时候一年会来个两三次,包括我有时候自己有假期,我也会常常来武夷山,武夷山给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印象。当时我就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到这个地方来养老。没想到当初的一句玩笑话,今天就变成了事实。

噢!妈妈 :
您的朋友圈会发的一些视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漂亮。我之前跟朋友提到要采访您,她们就很好奇,说,作为上海人,作为一个外乡人搬到武夷山之后,会不会有一些语言、生活上面的不习惯,会不会有一些挑战?

郑老师 :
对我来说没有。因为我从 07 年开始,就和武夷山就打了很多年交道。 17 年6 月份,我是举家搬到了武夷山,等于是移居到这里来的。从 07 年到 17 年,我陆陆续续来过那么几十次,我在这里有很好的朋友基础,来到这里,也交了很多新朋友。生活上,一切都没有觉得不能适应。因为我之前决定来武夷山之前,我在这里呆了三个月,我就是想先试一下我在这边能不能安静地生活下来,如果觉得可以,我就打算搬过来。当时就觉得完全可以。这边现在又有快递,也没有生活上的很多不习惯。

因为之前的工作,我都是经常地出差。我在外面生活的能力还是相对比较强。来到武夷山后,我就能很快融入他们的生活,也交了很多新朋友。特别是喜欢上茶以后,认识了很多茶农,这是一个和我原来生活圈子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在武夷山的生活中,我经历了人生无数个第一次,我觉得我好值,因为我感觉我比别人多,活了一辈子。

噢!妈妈 :
听起来特别好。如果大家对阿姨在武夷山喝茶、和茶农打交道的事情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听大心小心播客节目里面有几集关于武夷山的节目。阿姨讲得非常的有热情,欢迎大家去听她们的节目。


曲折的生产经历,四年四次怀孕

噢!妈妈 :
因为我们的播客是 噢!妈妈,所以今天我也是非常的想要来聊一下阿姨您在生育这一方面的事情。按照时间线来说的话,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当年生育方面的故事吗?

郑老师 :
我是八八年结婚的。那一年,很快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年轻,也不懂,所以就没有太注意,等发现怀孕以后就见红了。因为 88 年那一年,上海发生了甲肝流行,因为当时我也是其中之一,就觉得是不是因为这个关系,导致了现在不好的结果。当时说的各种见红的解释,各种各样都有,所以就怕到时候生个孩子,缺胳膊少腿,就很害怕。当时就决定不要了。但是之后连续地发生了习惯性流产,也查不出任何原因,发现有了,再保胎也不行。

其实我现在的女儿其实是第四胎。因为一直保不住,就从心理上就更加想要。这也许是性格的关系,越得不到的,就越想要。所以那几年,我几乎把生孩子作为自己的头等大事,所有的一切都放在那之后的。只要说过了一天,大姨妈还没来的话,我第二天绝对不会去上班的,就开始在床上躺着,耐着性子等着这个结果会是怎么样。

因为这样的心理,曾经在几年里面好几次有假性怀孕。我有怀孕的反应,还会呕吐,但是实际去医院验出来,就是没有怀孕,医生就觉得我是压力过大造成的。当时觉得怎么可能呢?都有怀孕反应的。但事实上,没有怀孕那几年,真的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压力到底有多大。

所有的好朋友、同事,每一次没保住的时候她们都说我看着你平时好健康的样子,怎么对你来说,生个孩子这么难。因为流产以后也会像坐月子那样的,要去调理身体怎,所以一些同事、好朋友都经常会给我买老母鸡什么的。他们到后面每次送来的时候,都会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因为太多次了。

我的性格就是这样,越想要做好一件事情,我越要做好。当时为了这个孩子,我甚至连咳嗽都不敢咳,喉咙不舒服的话,就尽量不要咳嗽。手也不要举起来,都是一日三餐送到床边的这种待遇。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保不住,我觉得真的要崩溃的那种。

其实我父母也好,公公婆婆也好,也没有逼着我一定要生孩子。这只是我自己性格的部分,就是觉得我一定要生一个孩子。那几年,我就把这个作为我人生最大的目标。最后,怀上女儿的那一年,我已经 29 岁了, 92 年怀上的。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我觉得好像是跟孩子的缘分到了一样。去市场买菜的时候蹲下来挑菜,站起来的时候,就突然间觉得头有晕眩的感觉。我觉得这个反应是平时没有的,所以我就自然而然想到了是不是这个原因,第二天我就去医院了,结果真的是的。从第二天开始,我一直回家休息,躺在床上,一直到五个月我才下床。那几个月里面,我几乎是都在床上,不下床,都是三餐拿到床上来吃。到最后可以下床的时候,两条小腿都肌肉萎缩了,小腿的那个直径要比平时小很多。但是那一刻,医生跟我说,你可以下床了,因为孩子大了,已经就是不存在这种你原来的那种危险了,但是还需要非常非常的小心,不能提重的东西,防止还有其他情况发生了,所以就非常非常小心。

当时孩子是头在上面,所以没到预产期的时候,医生就通知我说要去住院,只能是剖腹产。我当时是什么都不管了,只要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我觉得怎么都可以,她们说我可以纠正胎位(尝试顺产),我说都不要,就让她平平安安地剖腹产就剖腹产,最后就剖腹产做手术。医生跟我说都很好,是个女儿,那一刻我觉得我好伟大。这孩子竟然是我生的,因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噢!妈妈 :
还记得当时那个场景吗?医生刚刚把小朋友抱出来的时候。

郑老师 :
知道的。因为我是那种属于麻药反应比一般的人要慢的那种。其实他把刀在我肚子上划的时候,就那时候的这种痛,我到现在去仔细地回忆起来,我还能想起来那种痛。

噢!妈妈 :
哇,就是说麻药还没有完全生效,然后他已经开始在肚子上切开了吗?

郑老师 :
我是那一天第一个动手术的。医生就觉得不可能(麻药还不起效)他们都觉得是不是因为我太娇气了,一直在问我,你有感觉吗?其实他刀划下去的那种痛,我现在仔细地回忆起来,我还能记得那种痛。特别因为剖腹产是强行和子宫剥离的,不是说产生宫缩以后自然生产。像剖腹产这种,孩子出来了以后,宫缩是在后面产生的,所以后面这个痛真的是。以前没有这么好的条件的,无痛针什么都没有的。我们那个时候就是你痛的受不了的,第一天晚上他给你打个杜冷丁,也只有一针,你再吵再闹也没有了。当天晚上,我在跟医生再三的说的情况下,半夜里,他给我打了一针杜冷丁。

当时是剖腹产后72 个小时可以见到孩子。其实到了 72 个小时,我还是根本无法自己下床的。把女儿推出来的那一刻,我正好要去卫生间。以前都是一个走廊有一个卫生间,不是就像现在的条件,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当时两个手捧着伤口,在家人的搀扶下去上个厕所,刚厕所坐下,就通知孩子出来了。呦,我着急的,就是紧赶慢赶的。因为都三天没看到了。

最后见到孩子那一刻,我赶紧把那个包孩子的包裹打开,也是因为前面留下的阴影,我必须要看一看,说孩子的手好不好,脚好不好?其实要是手脚不好的话,医生早就会跟你们说了。那只是因为前期一直习惯性流产,给自己留下来的阴影,就觉得好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拆开了以后,自己又绑不起来。医生说这个不用拆开。但我就觉得又要看一下,要自己检查一遍,我才放心。所以一直以来,我对于女儿都特别小心呵护。因为实在,这个孩子来得太不容易了。

我也常常跟女儿说,我说妈妈想想,这一个过程,正因为妈妈的执着,可能说观音娘娘觉得应该给你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因为太不容易了。

噢!妈妈 :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剖腹产之后,还是会有宫缩的那个疼吗?

郑老师 :
自然生产的时候,是生之前肚子痛,宫缩开始会生孩子。但是剖腹产的宫缩疼痛是在之后的。

噢!妈妈 :
那您开刀要挨一刀的疼之后,宫缩还是得接着疼,太辛苦了。

郑老师 :
其实每个妈妈都一样的,其实生个孩子多多少少都会疼。不是说孩子的生日都是妈妈的受难人,对吧?


成为回头率百分百的化妆师

噢!妈妈 :
一整个生育的过程,其实中间也隔了四五年。那您觉得在这四五年里面,会对您的工作有什么比较大的影响吗?

郑老师 :
那个时候我的工作是属于女孩子特别轻松的那种工作。我们的工作都是国家分配的,说不定就干到退休的那种状态。所以我们没有像现在有什么事业心,每天上班去打个卡,把自己的那些东西做了。我还常常撒娇,让别人帮我干一点。我的工作环境里男孩子比较多,所以我们常常就找个小理由,别人就帮你做了。其实也属于那种挺不务正业的。

我反而是离开了那个单位以后,慢慢开始就觉得,我现在有女儿了,我好像要承担某种责任了,然后我需要好好去赚钱了,慢慢开始就有了事业心,对我来说都来得很晚,都要三十多岁了。因为可能是时代不一样吧。

我也没想到过我要干嘛。没想过我要出人头地,没想过我要努力。大家工资都是一样的。像我属于在家里,爸爸一直都很宠我的,很多事情反正找谁也解决不了,找我爸都能给我解决的。所以我觉得自己稳稳得有个靠山,反正我爸都能搞定。当时我什么都不用担心的那种,更不要谈说我要有什么事业心,完全没有的。我就是一个自己赚钱,自己花,常常我爸还会给我很多钱,让我买衣服,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那么一个小姑娘。其实,我人生真正改变,就是从有了女儿以后,因为太不容易了,有了这个孩子,我就觉得我要给她最好的生活。

这里面还有个小插曲,因为那个时候上班,我们是有三班倒的。到了上中班,晚班的时候都没有领导的。她们有的时候一边上班,一边会打毛线什么的,我就完全没有。我觉得这根本就不需要我去做的事情。

因为那几年一直生孩子没有如愿,我就开始买毛线。上班的时候,就跟她们学着怎么打,等我女儿生下来的时候,我有满满的三个抽屉,都是我女儿的大大小小的毛衣。他们迷信,就说是不是因为你孩子的东西准备得太早了,然后硬要把这些东西从我家里拿走,说等你生育之前,我再帮你拿回来,再还给你。我就从一个什么都不会干的,还学着去打毛衣给孩子的状态。现在想想,当时的我,对于想要一个孩子的愿望是多么多么的强烈,还逼着自己去学。因为以前孩子的衣服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款式,外面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你要好看的,都是自己织的。所以我有迫切的欲望,心里想着以后什么都要给孩子好的。有迫切的欲望,想说一定要把这个学会,因为不学会的话,就孩子就没有好看的毛衣穿了。

噢!妈妈 :
真的是,女人真的好辛苦啊,只能说。

郑老师 :
但同时也是痛并快乐着的。生孩子,虽然说付出很多,我觉得孩子给我带来的那种快乐,也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办法比的。尽管我这一路走来,是特别的不容易,生了这么个宝贝女儿,但是我觉得哪怕是之后的培养,送她去国外留学,包括她有今天的这些成就。我有的时候就觉得好像我这辈子做的唯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生了这么个女儿,这个女儿这么优秀,然后我给她铺了一条适合她,对她很好的这么一条路。这是我觉得我这辈子做的最满意的一件事情。

噢!妈妈 :
刚有提到,您感觉您的人生是在生完女儿之后改变的。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要离开那个工作呢?

郑老师 :
因为当初的工作就是就三班倒,日复一日,都是同样的工作。我当时就觉得一点都没意思。80 年代之后,改革开放,社会上很多东西都比原来都要多,很多新鲜事物。厂子里也陆续会有人辞职,或者是停薪留职。当时我也有机会可以出国,有诸多的选择,我觉得我一定要离开那个厂。之后,这个厂也是因为太大了,计划经济时代的那种大厂,在改革开放中,这些厂的优势都没有了,也确实不好,我只是离开的比较早。

噢!妈妈 :
那之后的话,自己做一些生意吗?还是又加入了私人的企业。

郑老师 :
其实当时有挺多机会的。有一个机会是新疆的一个日报社的总编想把我留在新疆发展。我去到新疆看了一遍以后,我觉得哇,我还是要回上海,觉得还是上海最好。因为他那里当初给的条件很好,只是我去的时候是个冬天。以前只有在电影里看到冰天雪地的时候,那个脚踩在雪里沙沙的声音,那一年,我是亲身的体会了,一脚下去,雪都到大腿的那种感觉,我觉得我适应不了各方面生活什么的。

之后,我也去了深圳、广州跑了一圈。然后我不喜欢那里的气候,我觉得太热了,还是回到上海。当时就认识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化妆老师,他在上海搞了个培训班,他都是帮香港电影界的化妆的,是形象设计指导的那种级别的。我就觉得我想跟这个老师去学。当时的学费也是很贵,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去学。

学了化妆之后,我也靠着这个化妆的技术,在台湾人刚开始到上海做婚纱影楼的时候,很幸运地就进入了这个行业。因为当时像我们这种有正规学过的、有基础的人是非常非常少的,进去一下子就被重用了。没隔多久,全国各地的影楼就起来了,缺的就是技术。

当时我先生是摄影师,我是化妆师,是非常好的一对搭档。就被邀请到全国很多的地方,作为技术支持。其实 07 年我认识武夷山的一个影楼的老板,也是因为当时学的化妆。当时在行业里一些很资深的人,我也就慢慢的转到了管理。我们后来也是进入一个阶段的培训之后,就进到了管理,后来一直做到这个行业的职业经理人。

我是纯粹是因为喜欢,没想到说我去学了这个以后,这个会是成为我未来十几年的职业,根本就没有想到,也是一种运气,也是冥冥中的一种安排。因为当时台湾的婚纱摄影在全世界也是属于最棒的,特别是化妆造型方面。我们当时有幸跟这些台湾老师在一起学习。以前不懂的时候,是看热闹而已,就觉得漂亮。当你在这个行业入门了以后,慢慢你就看到了很多关键性的东西。

等我们掌握了这些东西以后,全国各地的影楼又出高薪聘请这样的技术人员,我们很自然而然地就去到全国了。虽然很奔波,三个月半年,一个城市,一个影楼,到一个地方要重新去培养,帮他们培养一些人才,并且要承接他们关键时候的生意。但是也积累了很多很多的经验,也是踏上了这个行业最能赚钱的最佳的时候。当时我们真的是待遇非常好的。

前面一直在做,也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年我们是在湖南的株洲,当时有个电台主持人找到了我们上他的一档节目,叫 时尚新生活。我和我先生今天去做的嘉宾,第二天就是瞿颖和胡兵。这样回想起来,就觉得自己还不错。

因为我当时是做化妆,又年轻,又很会打扮自己。我那个时候是剃了个板寸头,我先生是一头长发又粗又黑的辫子。我们两个的打扮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所以到哪里,人家把我们介绍给客人的时候,都说我们是台湾老师。我们只是说因为职业的关系,我们穿着、自我造型上面会弄得比较另类一点而已。

有些影楼,如果今天店里是不忙的话,那老板就会要求我们不要去上班,让我们去外面,哪里热闹去哪里。为什么呢?因为在那个年代,我们这样出去的回头率实在太高了。人家问的话,就会有人说,这是哪个影楼请来的化妆师。等于我们走在街上,给他们做了一个活广告。其实你说拿了一份高薪,还享受了这样的待遇,好像对于今天这些也有点不可思议的。

噢!妈妈 :
对。哇,阿姨,您剃个板寸,我感觉那是真的非常非常的酷。我觉得现在的话也会是非常高回头率的。

郑老师 :
当时我会把对自己的穿着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本来学化妆,是因为自己爱打扮,没有什么目的去学的,之后是因为职业的需要,那个时候的穿着打扮是我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现在我都不爱逛街了,不爱打扮了,所有的东西我都不爱了。我开玩笑地说,如果说一个女人一辈子大概要化多少妆,我已经在我年轻的时候都化完了。我以前多么爱逛街,我现在是没去的时候,觉得可以去,然后真的去到商场,我连进去的欲望都没有了。所以我就觉得我可能年轻的时候,把这辈子该逛的街也逛完了。

我现在更爱宅在家里,一个人静静的,在家里做一些好吃的,或者是有朋友来喝茶,我会做一些茶点。除非非常重要的应酬,或者是有场面上的事情,我会刻意地去化妆打扮一下自己。不然的话,我就是素面的。到了武夷山以后,高跟鞋都不穿了。


在外打拼事业给女儿带来的影响

噢!妈妈 :
那既然我们聊到了这段非常,我觉得非常非常厉害、潇洒的经历的话,因为您刚刚也提到说,经常会全国各地跑。有的时候要三个月,有的时候半年。我在听您跟女儿第一期节目的时候,其实也有提到,关于女儿,会觉得小时候这里会有一点点遗憾。

郑老师 :
因为缺少陪伴。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当时需要全国各地跑。我为了给女儿最好的生活,当时就把孩子交给我父母,由他们照顾她的生活,我自己出去挣钱。虽然她小时候缺少陪伴她的时间,因为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是我都有一天,最多两天,会给她打长途电话,让她在精神上就觉得似乎跟妈妈离得不是那么远。

她 10 岁开始就自己一个人坐飞机,那时候航空公司开始有无人陪伴的那种服务。家里人就把她送到机场,然后空姐带着上飞机,我就在那边就去接她。每个暑假,我是一定要让她跟我在一起的。除了没有办法在一起的时候,只要有条件,有办法,我们是一定要在一起的。一直以来,其实我们在情感上,都不是那么生疏的。

噢!妈妈 :
好的,我就是好奇问一下,因为之前我听你们的第一期节目的时候,也会很好奇说,为什么会有这个遗憾的存在。

郑老师 :
那一期,她还很伤心的。其实在录制大心小心这个谈心节目的过程中,她有两次是在节目中哭了。一次是说到小时候的陪伴。还有一次,是我在说《知否》这个电视剧里面的祖母的时候,她就想起了我爸爸,她外公。因为从小如果是我不在身边的话,外公是非常维护她,呵护她的。外公好像是父亲那样地照顾着她。我爸爸身上的很多优点都有影响到她,这一点是很难得,也很幸运。所以我一直跟朋友们说,有些生活的细节,不要忽略,要尽量得做得好。其实我一直总结羊羊(女儿的小名)身上的好和不好的东西,她身上好的东西,就是因为从小跟外公在一起的时间长。我爸爸身上的优点,似乎完全都遗传到了她的身上,影响到她。所以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会影响人的一辈子。

我有的时候跟女儿说,你以后结了婚,生了孩子,妈妈希望你生个女儿,这个女儿交给妈妈,妈妈来养,正好把你小时候妈妈缺的那一课补上。我说这样的话,我就觉得好像有点完美。但是她当时就跟我说,你补上了,我不就缺席了吗?其实她这样回答我的同时,我听着心里也有点酸酸的,因为的确看来那个时候我不在她身边,多多少少给她心里还是留下一些遗憾的。但是确实我也是没有办法,人不可能样样都要摆得四平八稳的。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只能说顾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了。因为交给父母也很放心,所以自己就一心一意地觉得我要去赚钱,我要承担做母亲的责任,我要给她最好的生活,我以后要让她受最好的教育,就是这样的目标。这样的心理也促使我能够这么在外面打拼。

但是说实话,哪一次离开家不是说含着眼泪走的。毕竟父母年龄大了,孩子还那么小,也不忍心走了。走之前我都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好,准备行李箱里面打包行李的时候,我心里不知道多少次,想说哇,哪天我觉得可以不用打行李了,一切就都完美了。当时就有这样的想法。


母女之间的情感羁绊一定是复杂的吗?

噢!妈妈 :
那我们刚刚有很多次提到了您的父亲,那我们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您和父母之间的这个关系吗?

郑老师 :
我们家是两个孩子,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个弟弟。我们家是属于妈妈比较重男轻女,爸爸很维护我的。我从小在爷爷奶奶那里长大的,爷爷奶奶、叔叔、姑姑也很维护我。弟弟是在外公外婆家长大的,我妈妈和她父母那边就很偏爱我弟弟,家里似乎就分成了这小小的两个派系。因为我父亲是家里的老二,他兄弟姐妹有八个,有爷爷奶奶,我小姑才比我大 11 岁,就觉得留下的所有的美好的回忆,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因为我是第三代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家里所有的人就特别偏爱我,爷爷奶奶也特别偏爱我。

我好像就是那种被宠坏的小女孩,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对母亲的那种依赖就不是那么多了。因为我妈妈也是那种特别重男轻女的,就说不上来。反正我从小就觉得我不要儿子,我以后结婚,我一定要生女儿。包括我现在我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我一般都不喜欢男孩子,我就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好看,我就特别喜欢女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来的这么一个关系遗留下来的。

但是你要想开了就还好。因为不可能,父母独宠你对吧。那也不公平的。就觉得想开了还好,但是有些东西留下的遗憾,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的。

噢!妈妈 :
我不知道男生是怎么样,但是我觉得每个女孩的话,跟母亲之间的这种羁绊,可能都是比较复杂的。

郑老师 :
但是我和我女儿之间,就没有。自己从小的这种一直以来心里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东西,所以我会非常注意。我相信以后你有机会的话问一下我女儿,我相信她心里没有这种东西留给她的。

我会非常小心地,不让她有任何不好的东西,让她有很阳光的、很正面的环境,所以她活得非常单纯。当初就觉得他不适合回国,因为她这个人太单纯了,太理想化了,很阳光的那种,我觉得在那边会对她更好。

噢!妈妈 :
那我觉得这是非常的厉害。因为我现在的话已经结婚,没有生小朋友,我觉得我跟我父母之间的这种情感,我还没有想得很清楚。我跟羊羊其实差不多年纪。我就在想,如果我要是做了妈妈的话,我会不会把上一辈的这种还没有理清楚的情感就带到了和下一辈的相处里,会不会对小朋友不好,我就会很担心这个事情。

郑老师 :
因为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多多少少在内心很隐私的地方,有一些痛。有些东西就自己承受了就好,很多不该让孩子知道的,或者是知道了以后对孩子有影响的事情,尽量都不要说。或许等到哪一天,她问到了,或者是她到了那个阶段,她想问你了,你觉得到时候再说也可以。因为有些东西,我也不能说,我的判断就一定是对的,也可能是我狭隘了,也可能说我领略不到某一种东西,这个都不好说的。

就像你说的,你结婚了,但是你目前没生孩子。其实你现在的想法和你生完孩子之后,过几年你再去想有些事情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会不一样的。因为你的角色变了以后,你对某些东西的理解也是会变的。我觉得,人生都是阶段性的东西,到了某些时候,其实生活早晚都会让你明白一些,你该明白的事情,只是需要时间,一旦时机到了,时间就会告诉你。

噢!妈妈 :
好的,我就希望那一天的到来,可能到时候我就会觉得现在的担忧都是多余的。

郑老师 :
对,不要去担忧什么,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什么事情会来对吧,都是用充满希望的去过好每一天。我也觉得女孩子做了妈妈以后都会不一样的。虽然生一个孩子,教育一个孩子,培养一个孩子,作为父母,你需要付出很多很多,但是没有一样东西能替代得了孩子带给你的快乐。没有的。

我记得很清楚,那年我第一次去芬兰探亲的时候,我女儿在专业上考了第一名。我们当时还不知道,因为还没开学。那天,正好在马路上遇到了她的芬兰语老师,她老师就在那里跟她说,她一边跟老师说,一边就跟我翻译,告诉我,妈妈,我今天考了第一名。我听不懂她跟她老师的交流。但是我从她老师的那种神态上面可以感受到。

其实我在旁边已经热泪盈眶了,我觉得哇,激动得不得了。我觉得对于一个出国刚一年的女孩子,克服了语言上的障碍,竟然在专业上考的这么好。之后学校还给她免了学费,我觉得太难得了,这好像是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之前我对女儿的预期。从那之后,特别是她工作了以后,其实她常常带给我很多类似的超出预期的体验。以前都觉得她很文静,话也不多,但是之后在工作上也好,生活上也好,包括我们之间有的时候一些话题的讨论也好,她的很多东西都完全地超出我的想象。我觉得这条路我真的没选错。


女儿出国后,如何思考养老问题

噢!妈妈 :
那我们前面有提到了,羊羊是有去芬兰读书,现在在那边工作生活。那女儿出国前后,对您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改变呢?

郑老师 :
也没有太大的改变。因为当时她出国以后,我从情感上一下子是觉得好远。正好那个时候,我家里养了一条苏格兰牧羊犬,我就把对女儿所有的思念都都转移到这条狗狗上去了。我就觉得真的幸亏有那条狗,以前我常常还会对这狗也会这样说,我说,谢谢那几年,真的是幸亏有你,陪伴着我,不然羊羊刚开始出去的那几年,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度过了。

工作上也是一如既往的,原来干什么,还是继续干什么。那几年是人在这边,心和女儿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开始不放心,慢慢就发现她学习也很好,生活也很好,所有的东西就超越我原先对她的预期,我就开始一点一点放松了,我觉得她根本不需要我担心了。特别是这几年,我的重心就从她身上转移到我自己身上来了。

其实他们都会问,说你怎么舍得,然后你老了怎么办?经常和朋友聊起来的时候说这些问题,我说不用担心的,我把她送出去的那一天之前,当我有这个打算,我就想好了。我不可能把我未来的很多东西压在孩子身上的,这个也是不对的,我觉得我自己可以解决,我会在能力范围内把自己的养老的事情尽量地都解决好。我对她没有过多的期待,我觉得她把自己照顾好,工作做好,心里有我,就够了。

其实现在很多家庭,孩子是在身边,但是人在心不在也是没有用的。我觉得如果人不在身边,但是她心里有我,其实那也是很美好的,都给对方空间。没有说一定要做一个孝顺的孩子,你也可以选择不孝顺,因为那是你的选择对吧。也不是说在身边就是孝顺了,人在心不在也是没有用的。你心里有妈妈,我觉得这比什么都好。因为未来的养老不是我们一个家庭或者一个人的事情,是整个社会的事情,办法总比困难多。

就像我现在,我从上海移居到武夷山,其实是我也在给自己的养老做一些不同于别人的那种思考。我也在尝试,对吧。我只是在这种尝试中,得到了一个挺不错的答案,我就觉得这样很好。我觉得我可以的话,在我身体还不需要完全依靠医院的前提下,我是不会回上海的。因为武夷山的医疗条件很有限,只有这个理由可以让我回上海。如果排除这个理由的话,我觉得我一直在武夷山,我也觉得很好。

噢!妈妈 :
因为好多人确实会觉得说你生一个小孩,就好像是买了养老保险的感觉。那我觉得阿姨您这想法非常的好。

郑老师 :
其实现在社会有很多例子,生完孩子,这些孩子能保证你的养老吗?有几个孩子是做得好的。生孩子是你的选择,但是你不要生完孩子只是因为养儿防老。我觉得这个观念是不对的,传统的很多东西不一定都是正确的。因为时代不同。你如果是想着养儿防老的,去生孩子,那我不如奉劝你一句,你就不要生,因为这个不一定是对等的。你的付出不一定是对等的。你同意吗?我这个观点你同意吗?

噢!妈妈 :
我非常同意,像买彩票一样,也许你的小孩就特别好,真的很好,就这个东西肯定不是百分百的事情。

郑老师 :
我觉得 50% 的概率都没有。真的,如果是养孩子,是为了防老的话,我倒不如更直白的跟你说,那你就干脆选择不要生,你这辈子就是为了自己活。站在孩子的立场,我没有让你生我,你选择生我,养来养去,都是为了你自己。这种选择孩子是被动的,这个对等吗?我觉得这种条件是不对等的,这也是不合理的。你付出了你该付出的,孩子的选择,他孝顺你,那是你的一份幸运。但这份幸运的概率,连 50% 都不到的,有的是有心无力,有的是连心都没有。现在生活社会上,各式各样的例子都有,不要期望值太高,到时候会很失望的。


和女儿一起制作播客的体验

噢!妈妈 :
那我们接下来的话就来聊一下关于大心小心这个播客。因为我其实在做我这个博客之前,我幻想的也是,每一集我都可以邀请到一对母女,请她们来谈心。我可以帮助她们做剪辑这些工作,但是我觉得要找到愿意这样坐下来聊天的母女,可能是我能力有限,找不太到。所以当时我听到您跟女儿的节目的时候,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也觉得非常非常的难得,所以也想聊一下关于这个播客的一些事情。当初的话,为什么会想到要开始做这个播客节目呢?

郑老师 :
就是因为疫情嘛,女儿都两年没回来了。因为她现在也是说在间隔年,有挺多的时间。有一次她就说妈妈,我们做个播客,她说我们就做那种母女谈话。其实她说,现在父母跟孩子之间的这种交流是很有问题的,当时我也是有犹豫的,因为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抛头露面的人,就像我跟我女儿的播客录制的情况下,我们也都是不开视频的。我觉得在语音的情况下,可能会更好一些。我觉得开个视频,我的所有的集中力都会在她身上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我们当时选了那个语音聊天的方式录的节目,她说妈妈,你不用担心,她说我们只是录录看。她说这是一个传播力度最小的形式,说不定都没有人来听的,我们就随便录,管别人听不听呢。

我们就试了一下,我慢慢就觉得我特别接受这种方式,那是录播客之后的体验。我们录了一期、两期以后,虽然没什么人收听,我觉得特别好。因为平时没有那么多时间跟女儿在做沟通,也没有一个话题沟通的那么细,我觉得这可以加深了解。

我常常会一边开着播客,一边干活,一边就听,就反复地听,我就突然间觉得以后十年、二十年以后,或许哪天等我住到养老院去的时候,我觉得这太有意义了。那是做播客之后,一下就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有价值的事情,我就觉得哇太好了。以前也有想过说有这个人,例如电影明星去世了,作为明星来说,他们去世了以后,他们的片子都留存在世的话,就还能看到当初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如果到了那一天,我的声音还在的话,我就觉得特别好。

当然,我从来没跟女儿这么说过,我只是心里说,我觉得这是一份特别不一样的回忆存在。所以之后我也是投入了更多的心思,我就觉得我要把这个东西做好。和刚开始只是想,没有做太多的设想,只是说试一下,是不一样了。我和女儿录制播客的话很随意,有的时候我们两个说一个话题,就是在要录的前一刻说好今天聊什么。我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准备的,但是我觉得那样才是最自然的。我们可以接受这样的挑战,我希望录出来的不管是做的好与不好,都是当时最真实的状态。哪怕是表现得不好,之后我也会说,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内容可以补充一下,把这个做得更好一点。

我觉得不管好与不好,这种最真实的描述和谈心,我觉得到时候才是最珍贵的东西。但是慢慢之后,特别是小宇宙推荐了我们之后就开始关注的人多了。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就是有些人好用心地留言,每次看都看得我热泪盈眶的,好感动。我特别喜欢其中有一个留言,她的名字叫可能叫“最普通的听众”,她把我们母语两个关系描述的特别贴切的,她说各自独立,又相互依偎,真好。其实,我觉得他的这句描述是非常准确的,也很感谢有这样的人,用他们对听下来的节目的这种真实感受,来给我们写评论。

多少年以后,我觉得这是一份有声音的回忆,是一种任何东西都不可以比的精神财富,是一个特别不一样的存在。我觉得我会好好地录。就像我刚才说的,哪一天,我正在需要到养老院的时候,我觉得这份东西可以陪伴我,也是一个特别不一样的存在,那是精神层面的东西。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意义非凡。

噢!妈妈 :
我觉得你们俩的聊天,我还有我的一些朋友提到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就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暖的感觉。因为确实像这样非常平和,非常真诚的母女之间,两代人之间的聊天,我们听到的比较少,所以也非常感谢你们花时间做这个节目,给很多人都带来了心灵的慰藉的感觉。

郑老师 :
我一直说,其实现在很多孩子身上就常常暴露出的某些特权。很多父母也觉得,因为我是父母,我可以有这些要求。我觉得这些都不对的。虽然女儿很乖,从小到大我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她,更别说什么动手打她了,我连一句扯着嗓子去说她,都没说过,因为她也不需要,真的是非常乖,非常自律的一个孩子。我一直说,好像我上辈子是做过好事的,给了我一个这么乖的女儿,我希望我这一辈子也要多做好事,为下一辈子祈福。

孩子不要施加给父母很多东西,父母也不要施加给孩子,什么意义就很平等的,谁也没有特权,就是很交心的,既是母女,又是闺蜜,然后又是无话不说的。我觉得这样的母女关系也好,就是父女关系也好,都是人人心里所向往的。有的时候,因为你是父母,因为觉得父母是自己人,就把一些话说出来。其实特别不好,有的时候这样的心态,一句很小的话就会伤害到父母。

我觉得不要有这样的特权,也不要说,因为你是我女儿,我想怎么说你就怎么说。最好的关系,就是要最用心的去呵护这些关系。其实我就觉得母女是一体的吗?对吧?

噢!妈妈 :
跟您聊天下来,觉得您在跟女儿的关系上面,会非常用心的。像您刚才用的“呵护”这个词,大家可能会把母女、父女这种关系看的非常的自然,好像我就是天然拥有它,所以不会花特别多的心思,真的去做很多的努力,想要去呵护它,维护它。您是确实有非常精心地去呵护这个感情。

郑老师 :
是,妈妈也要呵护,孩子也要呵护。如果相互都懂得这份呵护的话,真的是太美好的事情。

噢!妈妈 :
那最后关于做播客这个事情的话,现在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了,您会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呢?

郑老师 :
倒也没有什么压力。有的时候我在家里做家务的时候,我也会反复地去听这些节目。其实对于我来说,我希望说一些更丰富的、更接地气的内容。把我女儿和我之间的谈话,用最真实的聊天说出来。慢慢关注的人多了,我心里就觉得越来越想做好。原先只是说试着做,我现在越来越想把它做好,怎么做的接地气,怎么做的更有深度,怎么聊的话题才会是更接近当下的,听上去更亲切的、更自然的。以前是没这么想,只是做,因为没想到会被推广,只是纯粹的聊,但是现在就是说也谈不上有多好压力,心里就觉得会要把内容准备得精彩一点,要把这个做得更好一点,要对得起大家,就有这样的想法会更多一点的。

噢!妈妈 :
我觉得就您本身的存在,已经非常非常优秀了。所以不管说什么,大家都会喜欢的。那今天的话我们差不多聊到这里,因为国内也已经非常的晚了,非常感谢阿姨的时间,愿意来作客我们的节目。

郑老师 :
很开心的,不用客气,大家互相交流。


噢!妈妈 :
以上是今天的节目,感谢你的收听。如果你喜欢这个节目,欢迎分享给你的父母朋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在 apple podcasts 上给我们打五星好评,帮助更多朋友发现这个节目.
如果你也想要来分享你的故事,欢迎通过 show notes 里的邮箱([email protected])或者在豆瓣上联系我。

那我们下周见了。

1 thought on “文字稿 | 和女儿录播客是最珍贵的声音回忆 – 和 大心小心 的妈妈主播谈谈心”

  1. Pingback: 018 | 自我觉醒发生在25岁 |和大心小心的女儿主播谈谈心 – MachaSoul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