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 自我觉醒发生在25岁 |和大心小心的女儿主播谈谈心

上一期节目我们采访了 大心小心|母女谈心 播客节目的妈妈主播郑老师,这一期我们来听听女儿主播Lacey对上一期的反馈。

节目里,Lacey第一次明确知道了妈妈生育的经历,感受到了被呵护;我们聊了Lacey的“留守儿童”生活;Lacey是否同意妈妈对她的评价;和妈妈一起做播客的小插曲等等。

当然还有一个再次酸成柠檬精的我...


嘉宾:大心小心|母女谈心 播客 - 女儿Lacey
主播:又一次酸成🍋精的Simona


Timestamp

00:00 | 女儿听妈妈录制播客的听后感
07:40 | 作为“留守儿童”的生活回忆,和妈妈在一起的“没有规矩”的暑假
16:40 | 大心小心|母女谈心 播客开始前的插曲,母女成为合伙人,第三季的”有代沟”
30:55 | 妈妈对女儿的评价准备吗?妈妈是为女儿“铺路”吗?


🤩 支持我:
我在”爱发电“上开了支持页面,欢迎大家给我打赏,支持我的播客。也欢迎大家购买咨询时间,和我探讨关于播客,工作,采访等等任何你想要讨论的话题。
爱发电页面:http://afdian.net/@ohmama

也可以通过页面左下角的“Support Me”在Kofi上请我喝杯咖啡。

你的支持会让我更有信心和能量把这个节目做得更长久,更高质量。


收听方式:

  1. 点击pod.link跳转到你常用的播客app

  2. 在小宇宙和其他app上搜索“噢!妈妈”



以下是音频文字全文
[片头部分]

Lacey :
我觉得印象蛮深,就是她讲她当时心里上很崩溃的那个状态,小腿都萎缩,咳嗽也不敢咳,这种细节听着就还蛮心疼的。感觉要好好的呵护妈妈,就像她说要很好低呵护女儿一样。

Lacey :
无论说我选择家庭,还是会选择事业,我会更加坦然一点。孩子最终是可以理解这件事情,就像我可以理解我妈一样。

Lacey :
我还是希望我妈每次录播客的时候,非常轻松愉快,没有压力的。保持一个不快不慢的节奏,这样子,一直聊下去。

0e0d7f9fd399d80751606b088d8277df89a3f1d1.jpeg

[正文部分]

噢!妈妈:
大家好,这里是 噢!妈妈 电台,在这里,我们不对个人的选择进行评判。在这里,我们听中国女性讲述他们的最真实的故事。我是S。

今天这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大心小心母女谈心播客节目里的女儿Lacey来和我们聊聊她听了上一期我们采访她妈妈的节目的听后感,她分享了从她的角度看到的年轻时候的妈妈,她是否赞同妈妈对她的评价,以及关于大心小心母女谈心这个播客的更多幕后花絮。如果你还没有收听/阅读上一期节目,建议先收听上一期第 17 期此处是贴心的链接

那我们就正式进入今天的节目了。

噢!妈妈:
大家好,欢迎收听新一期的 噢!妈妈,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大心小心母女谈心这个播客节目里的女儿 Lacey来作客我们的节目。此刻的Lacey已经听完了上一期的节目,所以我们会来聊一下她对于上期他妈妈在我们节目中的表现。下面请Lacey和我们打一下招呼。

Lacey :
嗨,我是Lacey,很高兴来做客这个节目类型。

噢!妈妈:
你有听你妈妈的那一期节目吗?

Lacey :
两天前刚听。

噢!妈妈:
听完之后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Lacey :
我觉得你做了一个非常非常正确的决定,让我们两个分开来聊。第一,我觉得因为这次我完全是观众,就完全没有参与这个过程。所以从我的听感上来讲,是一个很新的体验。第二个是我完全没有依据的猜想,我妈可能是从呵护女儿的角度,所以她比如说就不会讲,或者我印象里她就没有讲过太多她怀孕的很多细节,是因为你这样子做了一期节目,而且我不在场,她才有可能说更多那一方面我之前不知道的东西。

噢!妈妈:
那就好,你有特别喜欢或者觉得特别有感触的段落吗?

Lacey :
特别喜欢的段落,她讲生育的那个部分,她说,她看到我之后,还有把包我的东西打开,检查一下我的手脚,听到那我真的被笑死了。觉得自己有被好好地检查过,手脚都完好。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或者说是我听过但是忘了。还有会觉得原来我跟我妈的缘分,从菜场她站起来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以前没有这种感觉,以前会觉得肯定是生下来之后。现在听了,会觉得从她感觉到头晕,感觉到有那些反应的时候,缘分其实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噢!妈妈:
我倒是没有这么想过,这么想就有点浪漫。

Lacey :
还有其实是她讲述她工作的那一部分了,感觉到她对于那段经历,还是很喜爱,很自豪的。所以其实我觉得作为女儿,听妈妈讲她工作,虽然好像我在那一部分是一个“受害者”,但其实我觉得从长远上来看,还是很容易去理解,也谈不上原谅,我觉得就是挺好理解的。听妈妈那么开心讲她年轻的时候,有她那一片的事业。这些都是最大的感受。

噢!妈妈:
那你有看过你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吗?

Lacey :
看过照片。其实照片里她除了板刷头,还有那种嘴唇颜色不是红色的,头发颜色也不是黑色的各种照片。所以我看照片也会觉得哇,你以前竟然是那么不规矩的一个人。

噢!妈妈:
那我非常开心你觉得你有再次认识到妈妈不同的一个角度。你刚刚有提到说,你听完上期之后觉得,你跟你妈妈的缘分好像是从菜场的那一刻开始的。以前你妈妈有跟你提到过她怀孕的这些事情吗?

Lacey :
我以前听到过的事,我觉得是她他简化过的版本。比如说我后面才知道我是第四胎。更小的时候,我会看见妈妈肚皮上的剖腹产的痕迹,妈妈就会告诉我,你是从这里出来的。她所描绘的那个过程,其实也只是说很不容易而已,不会跟我讲那么多细节。

我觉得印象蛮深的是,她当时心理上很崩溃的那个状态,还有小腿都萎缩,咳嗽也不敢咳。这种细节听着就还蛮心疼的,因为感觉真的很痛苦。但是这些东西,我不确定是我妈刻意不讲,还是之前这些信息是被我过滤掉的,我印象中是没有这些记忆的。但现在的感受是真的会觉得过程很痛苦,所以也要好好地呵护妈妈,就像她说要很好地呵护女儿一样。

其实我听到的时候,还有一个感受,我在想,妈妈觉得她是要好好呵护女儿,很多痛苦的东西,她可以承担,没有必要让我知道,这就真的很像是妈妈会做的事情。所以我就还挺理解她,在我面前不会主动的说她那些比较痛苦的记忆。而在我不在场的时候,她就会讲这方面的东西,也可能是因为你问了。


作为“留守儿童”的生活回忆,和妈妈在一起的“没有规矩”的暑假

噢!妈妈:
因为你刚前面有提到说,关于小时候,你妈妈在外面打拼,那里可能对你来说不是特别愉快的记忆。像你妈妈说的,你是跟你的外公外婆带的时间比较多,用现在的话语来说,可能是当时的“留守儿童”。你现在回想的话,会觉得当时那一段对你来说是怎样的记忆呢?

Lacey :
其实就是我整段18 岁以前的生活。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我妈在我上初中之后回到上海,但是她回上海之后蛮长时间里,我还是跟外公外婆一起住的。

我外公外婆就是很慈祥,很善良的老人。我外婆就是负责我的衣食起居。外公负责衣食起居以外所有的事情,像学习、娱乐。至少我觉得她们是有把我照顾得很好了。外婆每天翻花样的做好吃的,问你早饭想吃什么,晚上想吃什么。

外公的话,小时候,当时我还很小,每个礼拜六会去我们家周边的有一个小公园。小时候有那种投币的各种游乐园设施,打地鼠之类的。我就会所有投币的游戏,碰碰车这种就会玩一圈。我小时候也是上海刚刚有超市的时候,像联华超市,还是华联超市,我们就会去兜一圈超市。这就是我们周六的固定项目,因为我外公是那种你进去超市,你随便拿,外公买单,就没有什么是我想要他拒绝给我买的。所以当小朋友知道,你每周都可以去,而且每周你可以无限量拿的时候,你也就不拿了。你就知道,那我就这个礼拜买一点点,下礼拜再买一点点。后面开了书店,上海会开始有新华书店的时候,那我们周六的节目就变成小公园,加上超市,加上书店。后面长大了,那就是超市加书店,就没有公园的那一部分了。

至少我现在回忆起来这一部分,还是蛮愉快的,外公也会每天检查我作业,签字,负责学业的那一部分,帮你买好所有的课外书。就是有好好的被照顾到,只能算一个,是比较开心的留守儿童,他们非常宠我的。

噢!妈妈:
那你妈妈有提到,寒暑假的时候的话,她会让你飞去她当时在的城市,你对这个还有记忆吗?当时去见到妈妈的时候,寒暑假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Lacey :
有一些记忆。我记得是去坐飞机去深圳她她,也有坐火车去找她。记忆很简单,跟我妈的暑假可以很晚睡觉,很晚起来,可以吃宵夜,就是非常没有规矩的暑假,非常自由,你想干吗就干吗。因为妈妈也是会很晚睡觉,吃宵夜,所以整个暑假的记忆就是很自由。你可以去到一个不一样的城市,参与一点点我妈的工作。

她在工作上,大家就会叫她郑老师,我就觉得她是一个很厉害的化妆师。但是因为我记忆中的妈妈,还是没有板刷头的,我觉得她还是妈妈的样子,就没有见过她超级短头发的那段时间。但是模糊的记忆就是很自由,很开心,可以跟我妈在一起,然后妈妈就会给我买各种各样我想要喜欢的小东西。想念妈妈的那种时刻,主要都是发生在暑假刚刚结束,回到上海的那段时间,后面时间长了就比较好了,然后就到下一个暑假了。暑假会看她化妆,在旁边看别人拍照。

噢!妈妈:
你当时会去看妈妈,给别人化妆吗?

Lacey :
我妈也很喜欢给我化,给我换衣服,给我拍,所以小时候就会有很多照片。小一点的时候是可以很听话的,妈妈让你摆什么姿势,往哪里看,你就是可以做的。长大一点了,就不要拍了。

噢!妈妈:
那还挺好的,有很多艺术照的感觉。

Lacey :
对,有很多艺术照,有很多相册也是妈妈自己做的,因为就是她的本行,她就可以直接帮女儿做这个。

噢!妈妈:
其实再给你妈妈的聊天里面,她也有提到当时准备出国的比较波折的经历,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你一个人去了芬兰。感觉是妈妈在安排这个事情。你当时会有参与到这个决策里面吗?

Lacey :
妈妈会问我意见。我那个时候很小, 18 岁都不到。我的想法是很肤浅的,这不是一个认真思考过的结果。她只是说我可以不用高考,可以更自由。那当然是很想出国,就是很简单的想法。

噢!妈妈:
你当时第一次去芬兰的时候,你还记得当时跟妈妈分别的场景吗?

Lacey :
我们分别太多次了,在机场告别是一个非常常见的场景。都不要说我出国了,她之前每年去外地的话,那这个场景就也会发生。它可能只是发生在家门口或者火车站或者机场。比如说我妈先出去,会发生一次,我暑假去找她,我再回上海,那又是一次。等到我出国了,她送我出去会发生一次,我暑假回来,又走,又发生一次。

在机场我们两个抱头哭的这个场景,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直到我出国很多年了,本来觉得我们会习惯这个场景,可能就不会哭了。但是没有,到后面出国 5678 年以后,我们两个人在机场,还是会哭的。这是固定保留节目。

噢!妈妈:
那你觉得你在芬兰,特别是刚刚去读书的时候,会不会很想家,很想念妈妈。

Lacey :
后面就没有了,毕竟是一个新的国家嘛。会觉得突然又更加自由,因为你完全可以自己掌控你自己所有的时间。而且又有那么多新的东西,可以去探索,所以就不会有那种想家的时刻。

噢!妈妈:
那其实时间就到了现在。你最后一次回国是什么时候呢?

Lacey :
我有点记不得了,反正大概两年前左右。但是那次我没有见我妈。是因为工作的问题,我待了两个礼拜。见到我妈的话,那个是应该一九年的前半年的时候了。

噢!妈妈:
那真的已经超过两年了,就这两年里面,会有想要回国吗?

Lacey :
会有想,但是意愿没有真的强到,可以让我隔离 30 天。没有到,我一定要回国的那个状态。又加上有跟我妈录这个博客,就算没有回国,感觉沟通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更多了,所以就还好。


大心小心|母女谈心 播客开始前的插曲,母女成为合伙人,第三季的”有代沟”

噢!妈妈:
那我们既然已经提到了大心小心这个播客的话,那不如我们就来聊下这个播客的感觉。你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要跟妈妈提议做这个播客呢?

Lacey :
因为我开始了间隔年,我打算不回去工作了,开始想要休息一段时间。但是那个时候的这种想法是很模糊的,我身体感受上觉得我想要停一段时间,但是我又没有办法很好地把我真的为什么想这么做用语言讲出来,我就听了一个播客。(晚风说 E57:Jade & 白惠泽晚风说 ) 她有讲到类似的内容,虽然有一点点出入,但我觉得跟我的想法很接近了。当时我就把我听的这个播客节目就发给我妈,我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让我妈更理解我做的这个决定。她听了之后,就觉得她还蛮接受这种形式的。

之后她告诉我,她说她报了一个播音班,我就很震惊,我就觉得妈妈是想要自己开一个播客的。妈妈就说她是这个播音班群里面年纪最大的,她就是很好奇,就想要学一些。但是那个群里面,就是除了教口型、发音这些,她还会教剪辑软件的操作等等,还有作业的,那一部分她就明显跟不上了。我就说要不要我们两个一起做一个播客,我可以负责技术的部分,包括剪辑、录音什么的,她可以负责想话题、内容。我们就一拍即合,就变成了一个合作的方式,就开始录了。

其实在开始录之前也有一些波折。她一开始是很开心地答应了。后面突然有一天,她说要不我们还是不要做这件事情。她觉得她的观点好像有那么一点极端,例如养而不是为了防老,从她理解的或者是她周边所处的社会环境,有些父母觉得他们的小孩子已经好像无法无天了,然后你还要讲说养儿不是为了防老,他们就更加无法无天,就觉得你怎么可以讲这种东西。她有点这样子的担忧。我觉得天哪,当然不需要这样子想呀!她就说我们还是录,但是不要放出来,不要让所有人都听到这个东西。

我当时听到之后,就觉得我要好好地写一封信去说服她。当时回家我就写了一封很长的信,说了所有她不应该听那些话,我们还是要做这个节目,要把它放出来的所有的观点的论据。她第二天看了之后就说,好吧,我们还是录,于是就正式开始了。

噢!妈妈:
原来还有这一出,那还挺好的。幸好你坚持了!

Lacey :
一开始的想法其实也只是我有挺多时间的,我觉得跟妈妈录音也蛮有意思的,就很想试试看,做做看。其实我觉得不放出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不放出来的理由,我觉得实在是太夸张了,所以反而很坚持我们一定要放出来。

噢!妈妈:
在制作了这个播客两季之后,你觉得你跟你妈妈之间的关系会有什么变化吗?

Lacey :
关系更复杂了。其实就是你知道有一件跟妈妈一起在做的事情,有点像是合伙人。你们是需要有相同的愿景的,你们一起想要把这个播客做成一个什么样子。有了这个播客之后,我们的沟通是明显比之前多了很多的。我觉得差别就是在于,她其实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说原本那些比较隐约感受到的东西更加明显了。有些话可能我妈不会讲,以前没有机会讲,但是播客的话是需要非常认真地好好地把那些话讲述出来之后。很多话就会觉得让我感觉更确定,很安心。

噢!妈妈:
可以举一两个例子吗?

Lacey :
最开始的一期,我们讲我之前工作一直不回她消息,我们沟通就很少。妈妈就会讲说,其实你只要回个表情就可以。再比如说,我之前会觉得工作上我担忧的事情,如果告诉妈妈的话,好像这个担忧就变成了需要两个人去一起承担。过了很久,她还记得那件事情,我就觉得这件事情好像对我妈造成了比我都更长时间的困扰。我妈会说,其实困扰谈不上,她说如果这件事情可以帮到我的话那也很好。我就会觉得那还蛮好的。就是这种感觉。

噢!妈妈:
好多时候,可能大家就会用自己的想象去想象对方。但其实可能对方有不一样的想法,说出来的话会比较清楚一些。

Lacey :
对,是的。

噢!妈妈:
我不知道你们以前是什么样感觉,你会觉得做播客之后,自己跟妈妈会更多是成年人对成年人的那种感觉吗?还是会依然觉得这是妈妈跟女儿的感觉。不过可能也不冲突。

Lacey :
按照我的理解,当妈妈还在帮你做一些生活中和生命中的决定的时候,那还是妈妈跟女儿的关系。当妈妈允许女儿或者女儿也坚持说,我生命中的决定是我有能力自己去完成,自己去选择的话,从这个时候开始,那可能就是母女关系,加上成年人跟成年人的关系,是成年的母亲,跟成年的女儿的关系了。

噢!妈妈:
那你觉得做播客后这种关系会更加地明显吗?因为你刚刚提到说,你们俩是合伙人的感觉。不管是怎样的合作,肯定会有一点小冲突之类。大家想法可能不是一百分之百的完全契合。你们会有这些时刻吗?

Lacey :
目前还没有遇到过。

噢!妈妈:
是我狭隘了(🤣)

Lacey :
我觉得因为播客做的时间不是很长,我妈通常是很快地做决定。但是像在上一期播客最后她会讲,因为现在有了一些收听量,她就会一直想要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好。每次听到这个,我就会觉得,其实这跟我想的有一点点不一样。但是这个方面的差距,我没有好好地跟我妈详细地再聊下去。但是我比较想要做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儿,跟一个普通妈妈在聊天这种感觉。

因为我们本身在内容上也好,结构上也好,我们每期其实还是很随意的。聊着聊着一个关键词出来,我们可能就联想到另外一件事情,我们就聊出去了。过了很久,可能一期只有 30 分钟,跑题的可能有 15 分钟,然后再聊回来。很难讲是一个我可以保证说,听了之后,你可能会获得一些什么东西,就真的没有。

我们做这个播客的初衷,其实还是为了我们自己。所以,我觉得这个初衷就不要变,就不是因为好像说天亮真的很高,我们就需要去好像把这个做成一个什么样子。我觉得这种会让我们做,每期播客会有更多的压力,就会变成一件更难长久永续地存在下去的一件事情。我还是希望我妈每次可以跟我录博客的时候,我就是非常轻松愉快,没有压力地保持一个不快不慢的节奏,这样子一直聊下去的这种状态。

噢!妈妈:
我跟你妈妈也是这么说,我觉得你们俩的存在,就已经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了。所以,你们就不用有压力地一定要每一期都特别优质。我觉得能够有这样一个母女的,非常真诚的谈话的存在,就已经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这样子,非常真诚的温暖的谈话存在的。

Lacey :
是的。对,如果有第三个人告诉他放松地录就 OK 了的话,我觉得还蛮重要的。

噢!妈妈:
那关于播客,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们之后还会有哪一些话题是特别想要做的吗?给我们一个 sneak peek。

Lacey :
其实我前两天还跟我妈录了一期,新的第三季的内容。这季是我妈想的,叫做“有代沟”。每一期我们就会讲一些妈妈这个年代,其实她可能不能代表她那一代的人。我们只能说,从两代人的我们各自的角度去讲一下我们不同的观念。因为很多事情其实我跟我妈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这个不同可能不一定是来自于代际,也可能是我在芬兰,她在中国,以及我们整个成长的背景都不一样。有太多事情,我们都持有不同的观点,

第三季,我们会聊一些我们意见不合、观念不合的事情,就拿出来聊一下。我们也不是想要真的达成一种共识,只是以一种比较平和的对话的形式来沟通一下。大家各自坚持的想法的背后,都是有非常合理的逻辑在的。但是通常这种代沟导致的冲突,可能是因为大家没有好好的沟通这件事情。但其实如果坐下来,真的好好听对方讲她为什么这么想,接受代沟的存在,不一定要共识,但是你就看到对方为什么是这么想的就够了。所以我们第三季会展开一些母女意见不合的事情。

包括她讲,她觉得我现在就是一个小姑娘,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天呐,你这样子讲不是很可怕吗?因为我现在最好,那我是开始渐渐地走下坡路吗?会有这类的事情,我会觉得,天呐,很不一样。我就问她为什么。她说你现在可以完全只为自己考虑,你也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之后你就会有更多家庭的责任。我就问她,那你觉得你现在退休,难道不是你这一生最开心的时候吗?因为她之前有做过之类的表达。我就觉得那结论是不是当一个女人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你年轻的时候也好,退休的时候也好,那就是你最开心的时候。她就会说,那也不是。因为生孩子这件事情,这个过程也是很开心的。我觉得她这样子有点前后逻辑不自洽。

这一部分的话题我们当时讨论了,但是也没有很完整地放进我们新的一期播客。因为我们又偏题了,所以整段剪掉。但是后面我觉得我们各自好好想一想,再针对要不要养育孩子,孩子对于一个女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选择这个话题,会再聊一次。

噢!妈妈:
哇,那我觉得会特别好,非常非常期待。


妈妈对女儿的评价准备吗?妈妈是为女儿“铺路”吗?

噢!妈妈:
那我们聊完了播客这一部分的话,回到最刚开始时有提到说,你们两个人是有互相呵护的那种感觉。在上期播客里,因为我有提到说,我感觉妈妈和女儿之间的情感都是很复杂的。但是你妈妈就说她跟你之间没有,她跟你之间就是非常单纯的客户的情感。你觉得你对你妈妈之间有复杂的情感吗?

Lacey :
对,我听到这个的时候,我就在想到底什么是这种复杂的羁绊、复杂的情感,我就不是很懂,所以我觉得答案应该就是没有应该。因为我觉得我可能都理解不了这道题目,所以的确我觉得比较简单。她是一个很温柔,好好保护女儿的妈妈。

噢!妈妈:
我又酸了,我做这个节目老是很酸,就经常录不下去。因为你妈妈当时就说不信,你去问我女儿,然后我就想哼,那我一定要问你女儿。Ok。好的,得到了这个伤害我自己的回答。

噢!妈妈:
你觉得你妈妈在播客里面讲的,对你的判断是准确的吗?她会觉得你就是一个非常单纯,非常理想化的人,所以可能比较适合北欧这种在我感觉来是比较单纯和理想化的社会。

Lacey :
我经常被这样子评价,我经常获得各种各样人的关于我很理想化又单纯的评价。我以前不是很了解自己,但是我现在间隔年过了一年,花了很多时间在自我探索这件事情上,观察自己,观察别人。我发现我就是我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这个很确定。关于是不是单纯,我觉得至少我的默认模式是我会以最大的善意去看待所有任何事情的。这是我对自己的观察。所以,我觉得我妈的判断是蛮准确的。至少说到现在为止,我对自己的判断,跟我妈对我的判断是一致的。

噢!妈妈:
那...我真的又接不下去了。好的。那非常恭喜你们。对不起,我太酸了。

Lacey :
没有找出来冲突。这对母女。

噢!妈妈:
对,就是,好吧,那就恭喜你们,祝福你们,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噢!妈妈:
那我最后还要再挑一个事。因为在你妈妈的表述里面,她会说我为女儿铺了这样一条路,现在女儿很优秀,我很高兴。我不知道你听到你妈妈说是她帮你铺的这个路,你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你会觉得是人生是被她掌控了吗?至少说,前 20 年的人生。

Lacey :
我觉得是,而且这也很明显。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时刻,我们差不多大。我是在我 25 岁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的觉醒的感觉,有种突然知道什么是自我认知了的感觉。这个时刻很清晰地发生在我 25 岁的时候。我现在回想起来,我会觉得我 25 岁之前,出生然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这样子上来,被安排出国,出国之后就实习工作。这个过程来讲,绝大多数都是一个小朋友听妈妈话的安排做出来的事情。对于毕业之后要留在芬兰,还是要回国的这个选择,我是没有明确的偏好的,我不觉得我一定要留在芬兰或者是要回上海。

这种时候,我妈会有明显的偏好。她会觉得我毕业之后就留在芬兰,工作一段时间再说。虽然到后面她是会没有那么强硬,但是她之前那段时间还是比较坚定地说北欧更好。毕业之后,因为妈妈要我留在北欧,所以我就需要拼命找到一个实习,然后工作,留下来。这个目标是因为我妈而存在的。之后进了公司,自然就是好好工作,一年年这样子下去。

直到我 25 岁,我会开始觉得,我需要开始做自我探索了。我 25 岁之前真的是不懂,脑子没有发育好,之后你开始会想更多的事情,就觉得你自己是相信什么,你觉得什么东西重要,你想象中的未来,什么是你的理想生活,你就会开始想这类的东西。开始想这类东西之后,你才开始会想要做一些事情,做一些决定。

当你自己有想法的时候,妈妈的角色就真的慢慢淡掉了。我有想法,我告诉她,无论她是支持还是反对,我还是会想要这样子做。她那一部分的说服已经是很无力了;而且女儿也长大了,我的决定是我深思熟虑之后做过的。所以妈妈这个时候,如果比较强硬地给出意见,她已经完全不能够影响我了。如果女儿已经长成一个会好好思考的个体的时候,这些外界的影响都很小。所以到这个时候,妈妈就知道,她在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帮女儿做所有的决定,再继续把这条路铺下去了。她能够铺的路到女儿 25 岁为止。

噢!妈妈:
对,那也是完全可以理解。那最后一个问题是,整个录制 噢!妈妈 的经历你觉得如何呢?因为之后我可能也想找一些母女,来做这样子类型的节目。你觉得整个过程对于你来说是怎样的体验呢?

Lacey :
就像最开始讲的,你能有一个第三方去采访我妈再来采访我,我觉得是很难得,很珍贵的一个机会。我的确觉得就很有意义。特别是从我的角度,你把我们拆开来是很好的,可能别的母女你把他们凑在一起也很好。这一整个过程下来,我会更加理解我妈。

之前说小时候,我有一段时间很思念我妈,特别是暑假结束的那段时间。但我后来又听到我妈会讲她工作中开心的时刻,你又会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容易理解的事情。虽然这个时间线拉得长了一点。因为这件事情,当我是孩子的时候我不理解,但是因为我妈,她也会经常打电话,然后也给我寄很多就是我喜欢的东西,我现在回看,她是有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很多努力的。所以当时我对她的情感虽然是想念,但是这种想念也没有变成说更激烈的东西,就也没有说有一个很大的隔阂。

这件事情没有严重到之后不能弥补,而是我觉得孩子最终是很能够理解牺牲这件事情,因为妈妈必须在她那个时候做一个选择。她跟我解释了,说她需要去赚钱,她需要有她的那一部分事业。她没有办法同时兼顾我跟她的工作,她选择了一个比较折中的办法。所以我觉得,你只要知道父母还是爱我们的,最终是可以懂得他们的处境的。

这个理解,可能发生在 25 岁之后,也可能发生在自己变成父母之后。但是长远来看,这件事情不难解决。

所以我现在会觉得,虽然我完全没有想好我要不要当我妈妈,但是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在这个处境,我做这个选择,我会更加坦然一点。无论说我选择家庭,还是我选择事业,我会更加觉得我不一定所有的时间全部都要留给孩子,因为我觉得孩子最终是可以理解这件事情的。就像我可以理解我妈一样。这个是我们做完这两轮之后,我有的新的感受。

我现在觉得妈妈在孩子跟工作之间,她表面上看上去选择工作,但是她依然喜欢这个孩子,跟孩子保持沟通,以她的方式去爱孩子。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噢!妈妈:
那我也希望如果有听到这里的听众,也可以有这种想法,因为社会对于女性的枷锁已经够多的了,不需要再给自己再多一点。

好的,那我们今天的话就先录到这里,非常感谢Lacey和你妈妈、郑老师,跟我度过的这些时光,我觉得非常得荣幸。

Lacey :
谢谢你让这个美好的事情发生,我觉得我跟我妈应该都觉得挺好的。

噢!妈妈:
以上是今天的节目,感谢你的收听。如果你喜欢噢!妈妈,欢迎分享给你的父母朋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在小宇宙上留下你的反馈,也欢迎在 apple podcasts上给我们打五星好评,帮助更多朋友发现这个节目。

如果你和你的妈妈喜欢近期两期节目的形式,想要参与到节目里来,欢迎通过 show notes 的邮箱([email protected]) 或者豆瓣联系我,我们后会有期。


【联络方式】

如果您或者您的母亲愿意跟我们聊聊您的生育故事或者决定不生育的故事,可以通过我们的邮箱联系我。

欢迎加入我们的Telegram小组来和大家一起讨论任何相关话题和感想。

我们的联系方式:

Telegram Channel:https://t.me/ohmamafm

邮箱:[email protected]

豆瓣:@穿堂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