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r the moment

Savor是一个很奇妙的词,是慢慢品尝细细回味。每次看到这个词,脑子里最先出现的是日剧里吃饭的场景,而且通常是演员的一人食。她们满脸虔诚地看着眼前的食物,郑重地把一大口食物放进嘴里,满意地慢慢咀嚼,露出很满足很享受的神情。

像这样
v2-dae7b5d6b9bacc89e113cb9bcbce8f22_b.gif

(诶,放错图了)

是这样

3f9232ce62c775f2bf6288b80e648709f5e13578.jpeg


Savor当然不限于食物,savor的可以是一个场景,一首歌,一种气味,一份心情。

蒋方舟在出了《东京一年》的书后,忘记在哪里看到她说她写的就是在日本的一些瞬间。她建议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喜欢的瞬间写下来,积攒起来就会是很多美好的瞬间(一个potential new year resolution送给大家!)

自从看到她提到的这个建议后,我也会在生活的有些瞬间有意地抽离出来,跟自己说,要记住这个瞬间哦。我想这就是savor the moment吧。

在有这样有意识的想法之前,有两个瞬间是我现在能想起来最早的在瞬间发生的当下,我就在savor the moment并且意识到这将会是一个值得长久savor的moment。瞬间里除了有我还有当时的男友,我们早就已经结束,也都有了各自的人生伴侣,但我依旧会回想这样的瞬间。每次回想起这两个瞬间是时我想到的更多的是当时的自己的心情和状态,会忍不住微笑。

是夏天的时候,我们在越南中部的高原城市大叻市,这里曾经是法国殖民者挑选的夏日避暑胜地。城市里有一个湖,我们租了一辆小摩托车,我坐在摩托车后座。我们绕着湖慢慢骑,湖边人很少车也很少,没有来往的鸣笛声也不需要高度紧张躲避交通。傍晚的温度很适宜,风吹过来带着一丝凉爽。我们一直在湖边转悠到太阳下山。

我们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还记得他穿着一件牛仔衣外套,我看着他的后背,觉得这一刻很心安。同时又有一个声音在说我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个瞬间呀。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可以和眼前这个人永远在一起。(我当时才20岁,懂什么永远呢。)


另一个瞬间是我们在槟城。槟城太好吃了,我们每天都在吃吃吃吃中度过。有天晚上饱餐一大顿后,顶着圆鼓鼓的肚子的我们路过一家小酒吧。
酒吧里有一个小舞台,有一位女士在唱歌。整个酒吧一片漆黑,只有她的头上有一束光打在她身上和每张桌子上的小蜡烛。她唱上个世纪流行的中文歌,也唱一些英文爵士。

酒吧里几乎都坐满了,我们坐在最靠近马路的小圆桌,身后的玻璃门是关上的。街上很安静,偶尔有一两个路人走过,传来断断续续的聊天的声音。大家似乎都被这样的氛围打动,没有人在聊天,只是在一曲结束时会欢呼鼓掌。
第一次去酒吧的我被这样的场景深深感动,像被点了穴,只是呆呆地看着歌手。我和他或许也对视了吧。
我沉醉在那样的夜晚里,同时也好像灵魂出窍般,看到了沉醉其中的自己。
后来去过很多酒吧,再也没有找到这样的魔力了。


后来当然还有很多这样savor的时刻。这些时刻都是我人生中发出微弱亮光的额外的珍珠。当我在全身心享受当下的时候,我才会发现在角落里闪着光泽的它们,让我为感受到自己的快乐而感到加倍幸福。


写在最后:
很久没有写这么矫情的东西了,感觉有点羞涩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