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七本2019年纪实文学里读到的女性的呐喊和光芒

翻了下2019年标记读过的新书里,超过一半是非虚构类女性作者写关于女性的。没有特地选择,只是刚好兴趣所在。 今年是我第一次在中文网络里大声地说出自己作为女性的经历,包括计|划|生|育和第一段情感经历。当然是有害怕的,事实证明,也确实收到一些负面的评论。但是没关系呀。有这么多勇敢的女性在写作,在用她们的才能和文字创造平台和氛围,让更多有相似经历的人终于感到足够的安全感,来说出自己的故事,从他人和自己身上找到活得更好的力量。我爱每一位她们!❤️❤️❤️ 1. No Visible Bruises No Visible Bruises 9.5 Rachel Louise Snyder / 2019 / Bloomsbury Publishing 关于家暴,我们听过的案例实在是太多了。2019年在网上传播最广泛的可能是美妆博主宇芽的视频。这么勇敢站出来的她,也依然要承受很多人轻飘飘的”为什么第一次家暴的时候不离开“,”要是我,我肯定…“质疑和评价。 No Visible Bruises的作者通过一个个的案例,对社会政策制度的学习,让我们看到施暴者是如何一步步让受害者走入自己的陷阱,一步步控制受害者直到完全摧毁她们。我们应该问的是,为什么这些施暴者要施暴,为什么我们的法律不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为什么我们总是认为这都是”家务事“? 读的过程中,我才第一次真正地思考我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一直羞于提及,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很多时候认为是我妈自找的。我当然厌恶施暴者,但我好像从来没有把他的行为放到”家暴“的归类里。 作者也对”domestic violence“ (家暴)这个词进行了反思。抛开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关系,暴力就是暴力。为什么只要两个人进入了一段关系,暴力就好像加上了一层保护?作者认为更合适的词是”intimate partner terrorism” (亲密伴侣恐怖主义)。当然作者也提到男性也有可能亲密关系暴力里的受害者,但是数量上远远不及女性受害者多。 一些书里的数据的摘抄,触目惊心。 Between 2000 and 2006, 3,200 American soldiers were killed; during that same period, domestic homicide in the United States claimed 10,600 lives. (2000年到2006年间,3200位美国士兵牺牲。同一时间内,10600人在家庭暴力中失去生命)。 Twenty people …

七本2019年纪实文学里读到的女性的呐喊和光芒 Read More »

Cat Fight? Hell No!!! — 我为什么反对“残忍的‘女性’相煎”

之前看到某位友邻发的广播最后加了一句,“这就像女性之间的攻击和迫害”,我觉得这个类比很奇怪,就回复了,友邻回复了这篇链接 –> 残忍的女性相煎。 当时没有仔细读,只觉得文章里举的这些例子类似的男性版本的不管是历史/现实/神话故事里都可以举无数多个,为什么一定是女性之间,而不是人类之间呢? 几天后就听到这集Podcast: Women at Work – Harvard Business Review,又想到那篇文章,翻出来认真读了一下。这集podcast,这篇文章和友邻发的广播一直让我想要写点什么。 先从这集Women At Work说起。 开头她们就请了一位职场女性Katie讲述了她16年前刚入职场时遇到的一次竞争。这个案例,应该非常符合大家刻板印象中女性之间的“迫害”了。 在男性为主的金融公司里,只有Katie和A两位年轻女性。刚开始,两人所在的部门业绩都不好。一段时间后,Katie领导部门业绩改善,她就开始感受到了来自A的敌意。A会故意不告诉她信息,或者在大家面前说她的技能不够。她觉得很不高兴很奇怪,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在某个点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让A觉得不愉快。 一段时间之后她决定去找自己的老板,来寻求解决方法。她的老板说A是嫉妒,Katie的工作很出色,管理层都注意到她了。她有点不相信,为什么这个原因会让对方不满。她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她老板接着说:“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Katie, it’s that simple.”,说完就走开了。 Kaite想了一下才明白了她老板的理解。在他老板看来,A觉得在她们俩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有上升空间, “only room for one woman”。因为在公司管理层里,只有非常非常少数的女性。就好像故事里的皇后,想要千方百计地杀掉比她更美丽的白雪公主。但Katie不认为这个竞争需要这么被私人情绪化(take personal),但很显然她的老板是这么认为的。 Katie没有找到A单独谈话,十六年后的更成熟更有经验的她有些后悔。这么多年她一直记着这件事,并且不停反思。 她当时是相信了老板的意思,因为在所有的压力和不满面前,老板的解释好像最容易接受。现在的她在想,老板的解释是不是她没有付出努力要和A谈话的原因之一。如果中年男性老板都给年轻没有经验的女性下属这样的解释,女性是不是都会接受然后被改变自己的行为,改变自己的想法,开始对其他女性保持敌意? 又如果她们公司管理层里有很多的女性,A可能就不会觉得there’s only room for one woman,她们之间的互动是不是会友好很多? 她一直在想,如果这是男性之间的竞争,她的老板会给出同样的评论吗? 节目请到了性别和刻板印象的教授Leah Sheppard加入讨论。我个人觉得非常有道理的两点。 首先第一点是,因为有刻板印象在,女性之间的竞争更容易被视为负面的竞争。在她的实验里,一模一样的竞争场景,和男男/男女相比,女女之间会被认定是更负面,需要更久才能处理好的。Sheppard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女性的刻板印象是warm and nurturing (温暖的,养育的 – nurturing需要自己体会)。女性在目前的职场中仍然有很多不利因素处于劣势,譬如同工不同酬,管理层里女性比例低等,人们期待女性因为一直是友好的,互相支持的。一旦出现竞争,打破这种期待,就会显得原本健康的良性的竞争负面。 第二点是,女性之间的竞争和男性之间的竞争没有区别。在任何场景里,只要有稀缺的资源,所有人都会竞争。女性经常被放到一起比,仅仅因为她们是女性。就像开头案例里的Katie和A,她们同时进入公司,是唯二的年轻女性,在做类似的工作,非常容易被放到一起比较。有研究证明,同样是法律公司,管理层里没有女性或者很少女性的公司里,女性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关系更不友好。 我非常讨厌“cat fight”这个词。为什么女性之间的竞争是cat fight,男性之间的竞争就是竞争呢?女性身上的“不够理性,不讲道理”的刻板印象,都让原本很正常的竞争带上了一种负面的印象。再加上在目前男性主导的工作环境下,就更容易给人一种男性在一旁围观女性之间的“厮杀”的感觉。 如果说女性之间的竞争残忍,男性之间的竞争呢?要从历史现实中找男性之间的“残忍相煎”不难。男性之间为了权为了名为了利而恶意竞争的案例比比皆是。真要开始举例子的话,这篇日记估计我的有生之年都写不完了。例如校园暴力,原文提到不少由女生发起,我们看到过的男生发起的还不过多吗? …

Cat Fight? Hell No!!! — 我为什么反对“残忍的‘女性’相煎” Read More »

为了带孩子而辞职的妈妈们

最近看到一些文章和帖子,在工资福利都相对很好的公司工作的妈妈们决定辞职。 她们陈述了自己辞职的理由。都包括了:I want to raise my children。 我100%尊重她们的选择,要(暂时)放弃自己的事业肯定不会是简单的选择。但同时也不是特别理解。很大部份的不理解应该来自于我还没有孩子。 在学习工作中接触到的稍微年长一些的美国同事,都挺符合一直以来美国父母非常注重小孩成长的image。 经常需要早点下班接孩子回家,偶尔要带孩子来办公室因为家里没人,要去看孩子的各种表演比赛,会非常骄傲地跟第一次见面的人夸自己的小孩。 当然也见过因为工作很难顾家的同事。第一份工作刚开始有一位40岁左右的男manager来给我们讲课,提到了他经常出差去俄罗斯,一去就好几个月。 我很好奇,课后问他那他的家人孩子怎么办?也许男性很少被问到这类关于“平衡家庭与事业”的问题,他愣了一小下,回复说,我老婆在家呢,出差有什么关系。 试想如果是女性的话,肯定是说不出来这样的话,并且愿意出差这么频繁这么久的比例可能也会少很多。有过女性senior manager 因为生了孩子,让整个队伍的人都换到她的城市出差。 最近读到的一些文章。一些妈妈不愿意错过孩子的成长,认为养孩子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妈妈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孩子的成长。为了孩子的成长,妈妈们要放弃自己的事业,全力以赴地养孩子。 举我自己的例子可能有点极端,我妈妈养了我28天就再也没有自己照顾过我,我还是长大成人了。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哪里有完全完美的人类。美国的父母已经相对做的很好了,美国人还是照样可以从“童年”找出这样那样的毛病。 社会对女性在家庭方面的贡献更苛责,“家庭事业”的平衡对于女性是更大的难题。选择(暂时)放弃事业也是非常legit的选择。 只是这种想法给我这种未来可能会有孩子的女性带来好多心理上的压力。 我不放弃事业我就不是好妈妈了吗?我错过了我的小孩的人生第一次们我就不称职了吗? 认识的中国朋友里,生了孩子后,几乎都是双方祖父母轮流来美国带孩子,好让孩子父母出去上班。相对于一般的美国人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幸运。但我想过以后我绝对不想我的父母来美国就为了帮我带孩子。一来他们不愿意在美国生活,二来我也不愿意和他们再亲密地生活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我生了孩子,我不知道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也许对孩子的母爱会让我放弃工作,或者我会恋恋不舍地继续上班一边自责自己没有陪伴孩子的每一秒,又或者我会愉快上班匆匆下班陪孩子。 这些妈妈同时都提出了自己的诉求,希望公司可以在政策上改变,让他们可以选择兼职,或者更多的work from home。这些也都是比较合理的诉求,非常小的一小部分的公司提供这样的选择。但是依照这些妈妈的逻辑,不能错过每一秒的成长,最终也许还是会选择辞职。 如果事业和抚养孩子就是这么难以调和,为什么人类进化的时候不选择别的道路呢? (等我哪天真有了小孩再回过头看自己写的,可能会想穿越回来打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