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美国人对于last name和生儿子的迷思

项目上的经理这周六会知道他的第三个小孩的性别。 他和前任有一个9岁的儿子,和现任有一个2岁的女儿和即将诞生的小宝宝。 我们自然好奇他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希望是男孩。因为他已经有女儿了,并且他要把他的last name尽可能传承下去。他还表示自己以前也不喜欢自己的last name,但是近几年仔细研究了他们家的family tree,非常感兴趣,决心要好好把这个last name保护好。(那他老婆家里的family tree就很无趣了不值得传承吗?) 他是他们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孩。 他和前任没有结婚。前任对他们的儿子有他的last name没有任何的意见。 项目上还有两个女孩子已经到和各自男友/未婚夫谈婚论嫁的程度。她们对是否要改自己的last name也有自己的看法。 女生A比较推崇feminism。(从她阐述为什么不喜欢HIMYM里的Robin和其他言论感知)她不想要改自己的last name,但是她觉得自己本身的last name不好。“I hate it.” 因为她的last name比较少见,大部分人都不会发音(包括我)。 并且在她所在的州(south carolina),如果夫妻last name不一样,在联合报税的时候会更加容易被抽查(我不确定真伪)。 女生B是委内瑞拉的移民。很小就来到美国。她也不想要改。她认为自己的last name也是自己identity的一部分。她不想要改变自己很珍视的一部分。 她举例她们家的女性几乎都没有改last name。她是他们家唯一的小孩。如果她改了,“my dad’s doomed”。 同时她举例了西语文化中女性可以留下自己的last name。例如某女性名叫Maria,她的last name是AA,她丈夫的last name是BB,她的名字将变为Maria AA de BB。但基本等于Maria是BB的AA。(在我看来是很强烈的从属关系,感觉更不是滋味…) 但同时她又很有点动摇。她不想要以后她的家庭,只有她一个人的last name不同。会觉得自己是外人。(想起之前很火的小朋友写的小诗。大意是,只有妈妈姓不一样,谁不是这个家的人呢?) 另一个男生的妈妈选择了某种折中。她在工作上的last name没有变,但是在工作之外的last name改成了她们家的。(另一位同事评价,这应该会导致Tons of paperwork!) Manager听完大家的讨论,有点目瞪口呆。他表示以前没有听到过女性关于是否要改Last name的讨论。他同时表示,如果他的老婆不愿意改,或者要求其中一个小孩用她的last name,“I don’t know if this will work out.” 当然这只是几位同事的想法,不能应用于更大范围的美国人。他们恰巧都来自south …

(部分)美国人对于last name和生儿子的迷思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