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那个还欠我几十美金网费的室友

第一次真正在校外租房是在去波士顿读研后。通过中介租了一间在四室一卫的公寓里的带小阳台的房间。因为我是第一个租的人,中介问我是否介意之后室友的性别,我非常无知地说不介意,然后我就有了三个男室友。 室友一号是苏格兰来的交换生,本科生S。室友二号是刚从波士顿某大学毕业在银行上班的美国男生M,非常话唠还挺可爱。室友三号就是我人生目前为止遇到过最多drama的室友,在一家餐馆做服务员的美国男生T。 我签合同的那天,碰到了同样来签合同的室友三号T和他的父母。租房需要有工资单或者其他方式来证明自己有支付房租的能力。作为留学生,我们的I-20可以作为证明。美国人通常需要父母来做保证人。T的父母穿着举止都十分体面,我也放心了不少。 但是事实证明,他的父母跟他几乎没有什么来往,也根本不会帮他付房租。 ————- 其他两位室友人都很nice。我一直忙着打工和学业,基本上到家最早是10点了。偶尔他们带朋友回来party到两点,我也都忍了。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就发现三号室友T真的是非常脏。他经常在家里抽大麻,经常水池里都是他用过的碗碟堆积。有一次我真的很生气,就把碗碟装在塑料袋里,扔到了他的房间里。 第一个学期我上了一门profile写作课,有一篇作业是采访local business。我从Yelp上找了一家比较有特色的餐厅去采访,他们的老板是某届真人秀Top Chef的第二名。去了好几次后,意外发现室友三号是那里的服务员。 我采访了他,跟他明确说了我在写一份作业,可能会放到我的个人博客上。(可惜当时我还没有录音的习惯。) 他告诉了我他一晚上大概会收到多少小费。就是这个小费的数字,引起了接下来一连串的drama。 教授要求我们把每次的作业都放到自己的博客上,来鞭策自己要认真写。我把那篇作业放到网上的第二天,接到了T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老板看到了这篇稿件,非常不高兴,要求我立马删除,不然他们会开除他。我挂了电话,第一时间删除了文章,还跟教授聊了一下他的想法和类似经历。 我以为这个小drama在这里就结束了。 因为房子里的网络是我去开的,所以每个月我把账单贴到冰箱门上,他们给我他们的部分,我再来交给网络公司。每个月一个人也就20美金不到。大概从11月份开始,三号室友T就开始很拖延,后来就彻底不给了。 我发短信很礼貌地跟他要了几次没有效果后,就发到了我们四人的室友小组里。 他彻底爆发了。 (其实我还有他的短信截图和厨房水池里很恶心的照片,但是为了不再次伤害自己,就不找出来了。) 各种F-word当然是不会少的。他的主要论点在于,我就是没有钱,你看不懂英文吗? 他开始指责我。因为我写的那篇作业,他被老板开除了。他女朋友跟他分手了。他的好朋友有自杀倾向。他没有钱,他已经在卖自己的东西了,他都已经living on food stamps了。 我非常惊讶。删掉博客文章之后他并没有告诉我他被开除了。我非常内疚,还去跟教授聊了下这个事情。教授也很惊讶,并且很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为什么过了几个月之后他才告诉我呢。教授也安慰我说,做记者的,既然我们已经告诉了被采访人他所说的话将会被发布到一切有可能的地方,我们尽到了自己应尽的义务,被访者需要有这个意识。 说实话,到今天我已经不做新闻了,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有些不安。在那个之后的每次采访,我都会先重复几次告诉被访者,我是谁,我代表哪个媒体,我在写什么报道,这个报道可能会出现在哪里,得到他们的确认同意接受采访,并且把这些信息都录音。 和教授聊过之后,我回复他那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他没有回答,开始对我发起又一轮攻击。并且不停重复发信息给我,他说他咨询过专业人士了,他要是去我的学院告诉我的院长我的所作所为,”i can get you kicked out of school or even this country”, “You should be grateful that I am not doing that.” 我本来还有的一点半信半疑的愧疚感就被打消了大半。我回复他说那你快点去我们学院告诉我们院长吧,我非常期待。 这个过程持续了四个多月。期间他都没有交过网费。其实加起来也只有几十美金,虽然我是穷学生,也并不会对我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期间被他的短信轰炸到我真的很生气。我用学校提供账号的数据库和其他网络社交媒体,把室友T一家人的资料翻了个底朝天。包括他父母的房产,电话,工作单位。他从一个社区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各家餐厅做服务员。他还有一个弟弟,刚从一所大学博士毕业了。他父母的facebook页面上都是他的弟弟,从来没见着他。 我一直很想要搬走,终于在三月份找到机会。这间公寓建于1920年,房主决定一层一层翻修,终于轮到我们顶楼的公寓。他们要求我们搬到刚刚装修好油漆味还非常重的三楼。我一向受不了油漆的味道。我就找到房子的管理公司,跟他们argue了一下后,提前五个月搬出了这个房子,并且拿到了全部的押金。 搬走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我也再也没有和非中国人做过室友了。 —– 不管室友三号T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都让我思考了很久。作为记者和作为人,我如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我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地对他人造成负面影响,我应该怎么做。我还是没有什么答案,但是至少学会了要获取并保留书面或者录音证据这件事情。

在美国看医生做全麻手术记录

2018年1月1日早上起床后,想做个omelette,开了个牛油果。跟站在一边的他一边聊天一边想着把核去掉。 左手举着牛油果朝着右边,右手拿了一把大刀,脑子里的剧本是一下就捅到核上,但现实是一下捅进了手心。还把手指上划破了几道。血溅厨房。 大哭大吼之后用厨房纸按着就到附近的急诊室。等了挺久之后稳定了情绪又有点担心急诊室太贵,手也不流血了,就去了附近的urgent care。医生帮我清洗了下伤口,用很小的条状物贴在伤口上,大概是要把伤口连在一起的意思。 要走的时候,医生突然问我,你的手指头都可以动吗?我才发现自己左手小手指一直都直直地立着,完全不听我的指挥了。是一种很好笑的感觉。 抱着侥幸心理,我还是回家了。祈祷这只是我被吓到了而不是真的捅不好了,毕竟短短几个小时,伤口都快愈合了的样子。 隔了两天,我才开始害怕。打电话约医生。在打了无数电话之后,约到了一个下个星期的医生(specialist)。 医生看了一下,让我做了几个动作,诊断,左手小手指的两根肌腱(tenden)被我捅断了,需要手术。约在了下一周周二。 周一晚上8点来钟开始就断水断食。周二早上8点多我们就到了手术的地方。手术的地方不是医院,听名字应该是只做手术的地方。给不同的独立的医生提供做手术的平台。 饿着肚子一直等到9点多,我被带进了好多病床围城一圈的一个大房间。 护士拿了一套衣服,帮我把帘子拉上,让我换好衣服。所有的东西都放到一个袋子里。还带上了浴帽一样的帽子。 然后就躺在床上了。手臂被扎了一个针头,大概是输水或者营养液的东西。护士又问了好多常规问题,过敏药品之类的。 他也被叫到床边陪我。 又等了很久以后,麻醉师大哥出现了。给我解释了下他全程都会在手术室里。 又等了很久,就有人来把我的床移到手术室里啦。完全没有电视里生离死别流眼泪的场面,因为他在忙着写代码工作呢! 我被抬到了手术台上,两位护士姐姐给我盖上了一个类似被子一样的东西给我保暖。麻醉师把麻醉药接到我手臂上的输液管里。 然后…没有五秒钟我就晕过去了。 再然后,就看见一个护士小哥把我叫醒了。手臂上被打上了大石膏。手臂麻麻的。 也不记得是怎么换上自己的衣服,小哥就用轮椅把我推到外面停车场了。 手术后当天一直手臂麻麻的,第二天麻醉过了以后才开始疼了起来,只好乖乖地吃止疼药。 还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呢,谁知后续一系列的康复治疗才是真正的疼呢。 一直到我手术做完离开手术医院,我都没有为手术花一分钱。这之后的几个星期,一直惴惴不安地查邮箱,在心里盘算着手术可能会要多少钱,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 直到某天上保险公司网站看了下,所有的费用都报销了。银行里的数字得救了! 一个小花絮是,1月1日从urgent care回家后,我们把剩下半个干净的牛油果做了omelette吃掉了。(Ewwwww)

你为了挽回一段感情做过什么最卑微的事情?

现在想想还蛮蠢的。 是我提的分手。过了四个月之后才开始很想念他。看到好玩的会希望跟他分享,很清楚记得和朋友road trip在街头闲逛时,很强烈地希望他也在,一起享受我们的快乐和眼前的美景美食。知道他没有女朋友,偶尔会跟他聊天,或者是正式地写邮件给他,希望可以复合。 后来和朋友出去玩了一圈,最后到朋友的城市,准备休息两天再回家。发现自己跟他在同一座城市。并且知道了他第二天要搭飞机去另一座城市。当下就跟朋友找借口说自己第二天有事要走了,买了跟他同一班飞机,强装偶遇。 在机场候机一直在找他,看到他以后也没有上前。他先登机。我上飞机的时候路过他的座位,他没有看到我,我也没有喊他。一直到下了飞机等行李的时候才假装惊奇地偶遇,尬聊了几句。 隔了两天,又给他发了正式的邮件,再一次表达了不管我们在哪一个国家哪一座城市,未来都可以一起奋斗。 他回复了邮件。说自己当下不想有感情,对不起之类的。 看到他的回复还真的是觉得火辣辣的尴尬和卑微的。但是也就嘻嘻哈哈回了邮件。 当然这些都是我自作自受啦,刚分手的时候给他带去很多的痛苦。我自己几个月后才后知后觉地后悔了七八个月,一直到他回复了那封邮件才最终决定move on。 在和这位他恋爱之前,我一直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遇到有好感的人也只会压抑自己。被表白了会不知所措,再也不和对方说话了。难过的时候也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不开心的原因,只会生闷气,和朋友冷战。经常脑子里演完了一整个剧本,还是没有和对方说一句话。 在那段感情里,我学会了表达自己的情感,快乐或者伤心,都努力用语言或者行动表达出来。 就算是在我自己看来很卑微的话,我也勇敢去表达了。那也就没有遗憾地大步向前啦!

(部分)美国人对于last name和生儿子的迷思

项目上的经理这周六会知道他的第三个小孩的性别。 他和前任有一个9岁的儿子,和现任有一个2岁的女儿和即将诞生的小宝宝。 我们自然好奇他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希望是男孩。因为他已经有女儿了,并且他要把他的last name尽可能传承下去。他还表示自己以前也不喜欢自己的last name,但是近几年仔细研究了他们家的family tree,非常感兴趣,决心要好好把这个last name保护好。(那他老婆家里的family tree就很无趣了不值得传承吗?) 他是他们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孩。 他和前任没有结婚。前任对他们的儿子有他的last name没有任何的意见。 项目上还有两个女孩子已经到和各自男友/未婚夫谈婚论嫁的程度。她们对是否要改自己的last name也有自己的看法。 女生A比较推崇feminism。(从她阐述为什么不喜欢HIMYM里的Robin和其他言论感知)她不想要改自己的last name,但是她觉得自己本身的last name不好。“I hate it.” 因为她的last name比较少见,大部分人都不会发音(包括我)。 并且在她所在的州(south carolina),如果夫妻last name不一样,在联合报税的时候会更加容易被抽查(我不确定真伪)。 女生B是委内瑞拉的移民。很小就来到美国。她也不想要改。她认为自己的last name也是自己identity的一部分。她不想要改变自己很珍视的一部分。 她举例她们家的女性几乎都没有改last name。她是他们家唯一的小孩。如果她改了,“my dad’s doomed”。 同时她举例了西语文化中女性可以留下自己的last name。例如某女性名叫Maria,她的last name是AA,她丈夫的last name是BB,她的名字将变为Maria AA de BB。但基本等于Maria是BB的AA。(在我看来是很强烈的从属关系,感觉更不是滋味…) 但同时她又很有点动摇。她不想要以后她的家庭,只有她一个人的last name不同。会觉得自己是外人。(想起之前很火的小朋友写的小诗。大意是,只有妈妈姓不一样,谁不是这个家的人呢?) 另一个男生的妈妈选择了某种折中。她在工作上的last name没有变,但是在工作之外的last name改成了她们家的。(另一位同事评价,这应该会导致Tons of paperwork!) Manager听完大家的讨论,有点目瞪口呆。他表示以前没有听到过女性关于是否要改Last name的讨论。他同时表示,如果他的老婆不愿意改,或者要求其中一个小孩用她的last name,“I don’t know if this will work out.” 当然这只是几位同事的想法,不能应用于更大范围的美国人。他们恰巧都来自south …

(部分)美国人对于last name和生儿子的迷思 Read More »

给眼里只有代码的码农送礼小结以及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他是个半路出家的码农。每天的口头禅是“压力好大”,每天的痛苦和快乐来源都在于代码写出来了或者没写出来。生活除了运动和看电影,几乎是沙漠。我们俩约会就是去咖啡馆或者图书馆,我学习他写代码。 圣诞节将至,想了下还能记起来的送给过他的小礼物们。看到这个话题,索性写个小总结。 1. HKKB2 这个键盘拿到之后,很想要占为己有,也抢来用了两天。我对键盘要求不算太高,(但是新的macbook pro的键盘是真的难打)这个键盘已经满足我对键盘所有的要求了。 有小开关可以选择匹配的电脑,Mac/Windows都可以。体积很小很轻,配色很好看。最喜欢的是,control键在shift键的上面,复制粘贴一整天也不会觉得小手指特别扭曲了!! 键盘声音不是特别大,他带去公司也没有被人讲。 看了下网上卖的套都太丑了,就自己用布做了个简易(无敌可爱的)布套套。他放在他的不知道几十升的公司发的黑色书包里,每天随身携带。 截图来自网络 2. 电动牙刷 很早以前买的一套两支的那种,刚买的时候他不愿意用,嫌麻烦。不断质问他为什么不用我送的东西之后,他才彻底抛弃原来的牙刷了。下一步是强迫他开始用冲牙器。 3. 咕咕机 被某个公众账号推了好几次后,很是心动,就拜托朋友回国的时候帮我买了两个带过来。送了一个给他带去公司。 无聊的时候会发东西给他。比较常发手写的文字。有些话就生成二维码再发,不然要是被别人看见了比较害羞。想到要一起做或者让他做的to-do list,也会发给他。 不过,过了新鲜劲后,就用的很少了。(还有好几卷纸没用完呢!) 截图来自官网 4. Apple Watch 去年买了两只,给了他一只42mm的黑色,配了根Amazon上不到10刀的棕色皮质表带。 刚开始他也不肯带。我就用Workflow写了个小流程,再给自己设了reminder。每天在他出门之前,reminder响起来,就点一下设置好的workflow,给他手机发短信,内容就是苹果和手表的emoji。 发了大半个月,他终于开始习惯每天带手表了。(想要码农尝试新鲜事物是有多困难!) 当然手表现在基本上就只是一个手表,外加一个感受信息震动的媒介。 昨晚刚教他用手表上的Siri,他就开始对着手表”hey Siri”, “hey Siri”, “hey three”…. 他的Siri应该也不是很想理他。 5. Jack Spade双肩包 他换工作开始用带公司logo的黑色双肩包之后,之前我送的双肩包就闲置了。毕竟对公司的忠臣度高于一切! 写这个双肩包,主要是想说不要买帆布的,至少别买这个牌子的。用了一年多吧,双肩包正面下方的两个角都磨得里面白色的结构架都出来了。 毕竟我们的双肩包一天24小时有20个小时都趴在地上。 6. MoviePass 买了张MoviePass送给他,一个月10刀真的是没有见过比这个更好的deal了。最近有更频繁地去看电影了。我开始尝试我原来绝对不会去电影院看的电影。譬如上周第一次看了星球大战,竟然很喜欢!他也陪我去看了Lady Bird。皆大欢喜! 7. 各种衣服裤子鞋子钱包 送了白衬衫,穿了一次,还是穿在hoodie里面,只露了一个领子。推荐Club Monaco。男生的衣服打完折价格还比较可爱,穿起来确实比优衣库好很多。 同样设计的格子衬衫,他有蓝色黑色紫色,每次挂一排要拿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有点色盲。 鞋子买了好几双,小白鞋什么的。最后穿得最多的是nike运动鞋和他自己买的巨丑的运动鞋(并且一次买了两双,一双很丑的深绿色,一双很丑的深紫色)。 — 顺便吐槽一下他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Amazon礼品卡! 你能相信吗!!! Sephora什么的也就算了,居然是Amazon!并且狡辩公司的manager告诉他自己收到过最好的礼物就是Amazon的gift …

给眼里只有代码的码农送礼小结以及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Read More »

普通人在纽约过普通的生活

毕业了为了工作搬到纽约。 纽约之前住过美国南方大农村,波士顿,华盛顿DC。 在咨询公司工作,工资肯定不高,但在不疯狂买买买的前提下,在纽约也还能做到随心所欲地生活。 对比之前生活过的城市和旅游过的大小城市,对纽约没有很多爱但多少有很多感激,主要体会在生活便利。 — 纽约的地铁就不说了,跟之前的三个城市相比都是另一个世界。(我没有在国内的一线城市生活过的经历,所以不作比较。) 当然脏乱差也是出了名的。有天傍晚坐地铁回家,一进车厢就闻到奇异的味道。一位流浪汉大哥在车厢中间睡醒了,脱了鞋在抠脚。我只能屏住呼吸,不时和左边的小哥面面相觑。 早高峰某些线的拥挤程度和国内地图的照片比起来也都差不多。 偶尔会和各种各样的人强行四目相对,不过尚未有擦出火花的经历。 出去玩的时候,机票有相对便宜,毕竟附近有三个机场且航线多。 — 亚洲菜系餐馆多且美味。第一年在南方大农村的时候,一整年除了旅游,只吃过一顿中餐,还是朋友带着去的,因为没车且中餐馆寥寥。各种西餐导致我胖了超多。后来发现,只要吃亚洲菜系的,体重都相对稳定。 之后都都努力吃亚洲菜系或者沙拉。 在波士顿吃份稍微正宗的上海菜系的红烧肉得开车40分钟到郊外的一家小店。在纽约就太多了。实在不行,7号线上看会书也到法拉盛了。 并且食物价格相对便宜。一顿饭10来块解决也不是很难。 — 文化生活丰富且方便。我比较宅,第一年之后就不爱去酒吧了。主要夜生活都在各种音乐会,百老汇剧,电影等。 比较喜欢日本的一些乐队和音乐家。但凡做世界巡演,纽约必然有一站。看了一些曾经觉得遥不可及的音乐家的演出。 百老汇剧就更加多了,每年两次的broadway week,或者中午吃饭时走去买低价的当天的rush tickets,或者在网站上填lottery,下午买咖啡的时候去把票取了。 除了amc等连锁外,城里还有很多社区的,只有两三个放映厅的电影院,经常放一些小成本的纪录片。好几个周五的夜晚都在这些小影院里度过,通常首映还会有导演到场回答问题。 — 买买买的痛快。 我对买买买不是特别感兴趣,主要是穷。但是只要是我在网上看到的牌子,看到的想要买的东西,在纽约逛着街也总能买到。(但是买欧洲和日本的牌子就会很心疼…) — 公共设施的发达。美国的公共设施都做的挺好的,到处都有的公园,买上一杯咖啡,带本书,带个小毯子,就可以去公园里坐上一下午。 公园里有免费的音乐会,电影,读书活动等等。 — 我还处于生活压力并不太大的阶段。 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孩子不会买买买不需要寄钱给家里,可能在国内的哪个城市生活都会有类似的感受。 (用手机打字。想到哪是哪…)

我在美国遇到的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在美国就像是房间里的大象,尽管这只大象越来越明显。 在美国学习工作了四年,时间很短,也遇到过几次。 第一年在南方一个州做交换生。学校所在的小城就是个大学城,我能接触到的当地居民和这所大学或多或少都有关联,对国际学生都十分友好。 直到圣诞节假期我和一群好友一起去西部公路旅行的时候。 我和一个德国白人男生在Las Vegas的路上边走边用英文聊天,突然有一个白人中年女性对着我们大吼,“Go back to your f**cking country!” 鉴于德国男生是白人并且英文十万分美式,我可能更加受伤一些。 第二年来到波士顿读新闻。每天都要去外面跑新闻,或多或少遇到过一些觉得不太舒服的瞬间,但总是告诉自己,这是我个人的原因,而不是我的肤色种族。 去年搬来纽约工作。第一个月是公司培训。最后两天是分组模拟练习,我被分到和一个ABC女生和一个土耳其裔美国女生一组。我明显感觉到了ABC女生对我的不友好但是也只能忍着,认真做事最重要。但是ABC女生会在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问我,“what have you done today?” 在我们还没有决定晚上要不要再用个人时间练习的情况下,只问了另一位美国女生的电话,说晚上要一起练习。 第二天同事告诉我她听到ABC女生跟其他同事说我是个FOB(fresh off boat),英文不好。 我上网查了很多关于FOB的资料,似乎在ABC中间,FOB是一个中性词。但对于当下的我来说,她用这个词来总结概括她认知里的我,让我觉得无法接受。在我的心里,这就是一种种族歧视,虽然我们都是ethnical Chinese。 最近的一次发生在早高峰地铁上。 早高峰的地铁和国内也没什么区别,人很多很乱,大家都着急上班, 好几次和陌生人保持在奇怪的姿势,就差贴面礼了。某天早上8点多,我夹在人群中上了地铁。后面的人还在不停往里,我也被推着往前。 突然前面的一个中年白人男性转过头来很大声地跟我说,“Don’t push me!” 我只能回复道我并没有。 他接着大吼,“then why did I feel it!” 我只能特别无奈地说, 我后面也还有那么多人呢。你不爱早高峰别人碰到你,那你开车上班去上班吧。 他停了一会,突然转头对着我,用中文一个字一顿地说:“这不是在中国…” 后半句我没有听懂,因为他的中文确实不咋滴。 当下的我被逗笑了,回复他,你太搞笑了,你就活在你的世界里吧。 我不知道他是去体验过中国的早晚高峰还是看过很多新闻,他突然用中文跟我说这样的话,事后想起来还是想要嘲笑他的中文水平。 这些瞬间都不太愉快,还是觉得这就是种族歧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肤色外貌种族。 但是我能怎么办呢。虽然说美国是大熔炉,大沙拉,但是骨子里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总是无法避免的。 第一年的时候会觉得自己要合群,每周都会跟朋友一起去party喝酒,尽管每次去酒吧都手脚不协调,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回到家还累得想要晕过去。 后来有了自己的兴趣,结识了更多不一样的人以后,就觉得无所谓了。 只要心里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喜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种族性别都不是特别重要。 工作之后遇到的同事上司也都文化素质比较高,公司文化也比较diverse,每天都做自己,做个偶尔有点奇怪的中国人,也很好。 既然要用种族来判断我,那我只努力用我的能力打败你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对亚洲人中国人的不友好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