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美国留学的打工收入记录

最近有亲戚里的小妹妹来问我读书时怎么赚钱,刚来美国读研的欧洲朋友问我关于不同的签证怎么工作, 索性就按时间顺序写下来,也算是跟读书时候的自己对话一次,从赚钱的角度梳理下这几年的经历。 几个重点: 1. 在美国赚钱的方法有很多很多,有些可能来钱还挺快的。我比较胆小,每一份工作都是签证允许的。 2. 每个学校的政策不一样,要和学校的留学生办公室咨询确认。 3. 如果是码农之类的可以无视我写的数字,我赚的数字根本不能比。 Year 0 — J-1 visa, exchange student — $70 第一年是交换生,我没有想着赚钱,也没有什么渠道。主动去学校报社做记者写文章锻炼自己的各方面能力。意外收到了$70工资。虽然很少,第一次去deposit check的时候还是很激动的。 Year 1 — F-1, Master’s Program — $8,000 对于F-1学生来说,一般第一年都不允许CPT,所以不允许校外工作。(见重点2,每个学校政策不同)。可以选择的比较局限。比较常见的有给教授做Teaching Assistant(TA),Research Assistant(RA),或者学校不同的办公室里的职员。也有朋友在学校食堂打过工。 收入也有很多差异。有朋友在公立学校读书,做TA/RA可以减免学费,甚至每个月发额外的工资。我在的私立学校这种情况的比较少。 交换生的春季学期,我就收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确认好学校以后,我就马上上了学校的网站找工作机会。 看到学院的writing center在招tutor,就果断发了邮件,吹嘘了一下自己,面试后得到了这份工作机会。这是我们学院的writing center第一次招中国学生。 Tutor的工资是每个学期$3,000, 每两周一张工资单,$410.69。每两周一次次的工资单,是我实现财务自由的baby steps。刚好够我自己的生活费,除了第二个学期去看牙医时问家里紧急救援要了钱。(悲伤的故事)。 第一张正经的工资单。兴奋地发了个朋友圈 第二个学期,在tutor的基础上,我还给第一个学期认识的教授做了TA,每学期$2,000。工作内容比较轻松,帮教授的本科学生改一下客观题,准备一些上课的资料等等。每两周的工资单的数字又多了一点点。但是非常的忙。每天从早到晚都在上课,去做tutor,完成教授的任务,出去采访,写作业,经常没有时间吃饭。同时非常充实,尤其是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非常缓慢地上升。 Year 1 — Summer — CPT — $4,000+ 研究生第一年结束后,终于可以用Curricular Practical Training (CPT)在校外工作。唯一的约束是需要工作内容和学习有所关联。 春季学期我就开始申请暑假的实习,可惜都没有成功。投入最多的心血是Google办的Fellowship。除了Google的title和合作的都是非常好的新闻机构,$8,000的工资也让我心动不已。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思考,写申请书。在去conference的时候还和其中我申请的新闻机构的主编见面聊了细节,他甚至都问我需不需要帮我办保险了。有天下课看到主编给我打了电话,留了言,让我回他电话。他说很抱歉,我是第二名,他还是希望亲口告诉我。拿着电话,瞬间眼泪夺眶而出,我只能压着哭腔说谢谢。 暑假开始后,我还是没有找到实习。就先给我在第二个学期认识的一位记者工作,主要做中英文翻译,视频剪辑,整理资料和其他她需要帮助的事情。每小时$18。每周的工作大约有20小时。 …

美国留学的打工收入记录 Read More »

在美国看医生做全麻手术记录

2018年1月1日早上起床后,想做个omelette,开了个牛油果。跟站在一边的他一边聊天一边想着把核去掉。 左手举着牛油果朝着右边,右手拿了一把大刀,脑子里的剧本是一下就捅到核上,但现实是一下捅进了手心。还把手指上划破了几道。血溅厨房。 大哭大吼之后用厨房纸按着就到附近的急诊室。等了挺久之后稳定了情绪又有点担心急诊室太贵,手也不流血了,就去了附近的urgent care。医生帮我清洗了下伤口,用很小的条状物贴在伤口上,大概是要把伤口连在一起的意思。 要走的时候,医生突然问我,你的手指头都可以动吗?我才发现自己左手小手指一直都直直地立着,完全不听我的指挥了。是一种很好笑的感觉。 抱着侥幸心理,我还是回家了。祈祷这只是我被吓到了而不是真的捅不好了,毕竟短短几个小时,伤口都快愈合了的样子。 隔了两天,我才开始害怕。打电话约医生。在打了无数电话之后,约到了一个下个星期的医生(specialist)。 医生看了一下,让我做了几个动作,诊断,左手小手指的两根肌腱(tenden)被我捅断了,需要手术。约在了下一周周二。 周一晚上8点来钟开始就断水断食。周二早上8点多我们就到了手术的地方。手术的地方不是医院,听名字应该是只做手术的地方。给不同的独立的医生提供做手术的平台。 饿着肚子一直等到9点多,我被带进了好多病床围城一圈的一个大房间。 护士拿了一套衣服,帮我把帘子拉上,让我换好衣服。所有的东西都放到一个袋子里。还带上了浴帽一样的帽子。 然后就躺在床上了。手臂被扎了一个针头,大概是输水或者营养液的东西。护士又问了好多常规问题,过敏药品之类的。 他也被叫到床边陪我。 又等了很久以后,麻醉师大哥出现了。给我解释了下他全程都会在手术室里。 又等了很久,就有人来把我的床移到手术室里啦。完全没有电视里生离死别流眼泪的场面,因为他在忙着写代码工作呢! 我被抬到了手术台上,两位护士姐姐给我盖上了一个类似被子一样的东西给我保暖。麻醉师把麻醉药接到我手臂上的输液管里。 然后…没有五秒钟我就晕过去了。 再然后,就看见一个护士小哥把我叫醒了。手臂上被打上了大石膏。手臂麻麻的。 也不记得是怎么换上自己的衣服,小哥就用轮椅把我推到外面停车场了。 手术后当天一直手臂麻麻的,第二天麻醉过了以后才开始疼了起来,只好乖乖地吃止疼药。 还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呢,谁知后续一系列的康复治疗才是真正的疼呢。 一直到我手术做完离开手术医院,我都没有为手术花一分钱。这之后的几个星期,一直惴惴不安地查邮箱,在心里盘算着手术可能会要多少钱,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 直到某天上保险公司网站看了下,所有的费用都报销了。银行里的数字得救了! 一个小花絮是,1月1日从urgent care回家后,我们把剩下半个干净的牛油果做了omelette吃掉了。(Ewwwww)

我在美国遇到的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在美国就像是房间里的大象,尽管这只大象越来越明显。 在美国学习工作了四年,时间很短,也遇到过几次。 第一年在南方一个州做交换生。学校所在的小城就是个大学城,我能接触到的当地居民和这所大学或多或少都有关联,对国际学生都十分友好。 直到圣诞节假期我和一群好友一起去西部公路旅行的时候。 我和一个德国白人男生在Las Vegas的路上边走边用英文聊天,突然有一个白人中年女性对着我们大吼,“Go back to your f**cking country!” 鉴于德国男生是白人并且英文十万分美式,我可能更加受伤一些。 第二年来到波士顿读新闻。每天都要去外面跑新闻,或多或少遇到过一些觉得不太舒服的瞬间,但总是告诉自己,这是我个人的原因,而不是我的肤色种族。 去年搬来纽约工作。第一个月是公司培训。最后两天是分组模拟练习,我被分到和一个ABC女生和一个土耳其裔美国女生一组。我明显感觉到了ABC女生对我的不友好但是也只能忍着,认真做事最重要。但是ABC女生会在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问我,“what have you done today?” 在我们还没有决定晚上要不要再用个人时间练习的情况下,只问了另一位美国女生的电话,说晚上要一起练习。 第二天同事告诉我她听到ABC女生跟其他同事说我是个FOB(fresh off boat),英文不好。 我上网查了很多关于FOB的资料,似乎在ABC中间,FOB是一个中性词。但对于当下的我来说,她用这个词来总结概括她认知里的我,让我觉得无法接受。在我的心里,这就是一种种族歧视,虽然我们都是ethnical Chinese。 最近的一次发生在早高峰地铁上。 早高峰的地铁和国内也没什么区别,人很多很乱,大家都着急上班, 好几次和陌生人保持在奇怪的姿势,就差贴面礼了。某天早上8点多,我夹在人群中上了地铁。后面的人还在不停往里,我也被推着往前。 突然前面的一个中年白人男性转过头来很大声地跟我说,“Don’t push me!” 我只能回复道我并没有。 他接着大吼,“then why did I feel it!” 我只能特别无奈地说, 我后面也还有那么多人呢。你不爱早高峰别人碰到你,那你开车上班去上班吧。 他停了一会,突然转头对着我,用中文一个字一顿地说:“这不是在中国…” 后半句我没有听懂,因为他的中文确实不咋滴。 当下的我被逗笑了,回复他,你太搞笑了,你就活在你的世界里吧。 我不知道他是去体验过中国的早晚高峰还是看过很多新闻,他突然用中文跟我说这样的话,事后想起来还是想要嘲笑他的中文水平。 这些瞬间都不太愉快,还是觉得这就是种族歧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肤色外貌种族。 但是我能怎么办呢。虽然说美国是大熔炉,大沙拉,但是骨子里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总是无法避免的。 第一年的时候会觉得自己要合群,每周都会跟朋友一起去party喝酒,尽管每次去酒吧都手脚不协调,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回到家还累得想要晕过去。 后来有了自己的兴趣,结识了更多不一样的人以后,就觉得无所谓了。 只要心里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喜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种族性别都不是特别重要。 工作之后遇到的同事上司也都文化素质比较高,公司文化也比较diverse,每天都做自己,做个偶尔有点奇怪的中国人,也很好。 既然要用种族来判断我,那我只努力用我的能力打败你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对亚洲人中国人的不友好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