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愿意住的家

今天随机看了一集日本的《全能住宅改造王》。看过这个综艺节目的朋友会知道,每集的标题和开头都会用每家的一个让他们头疼的问题来引出之后的改造。

这集的标题是《孙女不愿意住的家》。开头介绍因为房子有百年历史,家里的浴室没有设置更衣室,只能在浴室门口脱下外衣;且浴室门的上半段是磨砂玻璃,外面的人会看见浴室里的人影。虽然在浴室附近挂了几片帘子,平日里大家也会很注意避开,但还是很容易被看到。

屋主爷爷超爱自己的四个年龄相仿的孙子孙女,他把孩子们的照片和画作贴满了整个家,甚至马桶上方都贴着。唯一的孙女十一岁,渐渐有了性别意识。屋主爷爷家这样的浴室状况让她感到害羞,所以不愿意再来屋主家过夜了,这让爱着孙女的屋主爷爷很苦恼。节目组采访了女孩和家人,妈妈仔细地跟节目组解释浴室的构造和洗浴时的不便,改造由此展开。

———

我有一个堂哥,比我大三岁。我在和节目里女孩子差不多大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在我家,好几年寒暑假都是跟我们一起过的。

那时候我家环境很差,只有一个卫生间。卫生间的门是磨砂玻璃的移门。如果是晚上卫生间需要开灯的时候,我一般站到离门最远的地方穿衣服。玻璃移门的锁是比较老旧的铝合金锁,门框也比较旧了。

有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大概十一岁,我在卫生间洗澡。堂哥带着几个男生出现在卫生间门外,突然开始摇/撞玻璃移门,一边喊着他们要开门进去了。

在洗澡的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开门,很害怕担心他们会进来,一直高喊着“我在洗澡,不要进来。” 但他们还在门外继续撞门。

我开始用最快的速度把头上的泡沫洗掉,想要快点穿好衣服。在我慌张地跨出浴缸,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的时候,他们突然把玻璃移门的锁弄开了,门开了。

我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头发也没怎么洗干净乱七八糟得散着。

我抬头看到他们几个男生站在门外,他们看着我在哈哈大笑。我忍不住开始尖叫大哭,一边颤抖着套上衣服。撞开他们,跑到楼上把门反锁,躲到被子里大哭不止。

可能因为堂哥算客人,每次我跟堂哥起争执、打架,爸妈永远会帮他说话。但那天我很坚定地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做错,做错的是他。他应该要跟我道歉,就算他不跟我道歉,我爸妈也应该安慰我。

我哭了一会,我爸就到家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问其他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敲了一会门,我起身给他开了房门继续躲回被子里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哭喊着堂哥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明明在洗澡啊。

我爸说了些类似“这有什么关系”,“都是小孩子”这样的话。看我还是在嚎啕大哭,他开始笑着说“你这么喜欢哭啊,我最喜欢看别人哭了”这样的话。他可能以为用开玩笑的语气能让我停下来。

我哭了一会也确实停下来不哭了,一个是因为太累了,另一个是意识到了比洗澡时候被男生在外面撞门、裸体被认识不认识的男生看到更让我难过、害怕、失望的事情:我爸根本意识不到这件事对我造成的伤害。在他看来,这都是小孩子玩闹,尽管我已经十多岁,堂哥已经是十三四岁的初中生了。

自己的爸爸,有两个女儿的爸爸,也认为这不过是十几岁男生的玩闹罢了。

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没人再提过。堂哥也还是经常在我家待着。之后再用那个卫生间我都会用最快的速度,直到三年后搬到了有锁很牢靠的卫生间的新家。

———

节目的最后,全家人一起走去装修好的房子。节目组问女孩子装修好的房子最期待哪部份,她说更衣室。最后大家问她以后要不要多来屋主爷爷家玩,她坐在更衣室的地板上很高兴地说当然要呢。屋主爷爷终于放心地住进了全新的温暖的新家。

看一个装修节目我痛哭流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