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当我伸手拿食物时。

之前在quora上写过这个事情。

三年前在波士顿读新闻研究生,刚去的时候不怎么熟悉城市也需要每天走街串巷去采访。

有天算好时间坐公交去采访一个当地小政府的晚上7点的例会。到了之后才发现,这的每个小镇都有条Washington Street。那时刚兴起Uber,就打了人生第一次Uber赶到另一个镇。

到会议地点后,发现周围黑漆漆的,就只好直接上楼了。胃不太好,一饿就疼。

到了会议室里,除了我一个亚洲人外,都是当地居民,白人阿姨叔叔爷爷奶奶,所以比较扎眼。

我看见会议室一隅有一些食物,典型的burrito,水果和饼干等会议食物。因为在美国去参加会议活动总是会有这些或者免费披萨之类的食物,所以没多想就走过去准备拿。

刚伸手几乎要碰到burrito了,一位阿姨问我:“你是谁?这些是给我们member准备的。”

我一听就羞愧难当,就好像我是流浪汉或者小偷闯进了这个会议来偷东西吃的。我红着耳朵解释我是新闻学生,来这采访报道会议的。

旁边一位爷爷说,没事没事,她可以拿我的那份。我只能礼貌地说没事,不用了。就走回自己的座位。

低着头用力地阻止自己哭,没带纸巾,只能狠狠地用手擦鼻子。

整个会议近两个小时,我开着手机录音,不停记笔记,没敢分神或者溜走。

9点不到点,终于结束了。

那位阿姨主动说,这还有些剩下的,你想要的话就都拿走吧。我已经饿到胃疼得抽筋了,但还是说谢谢就连跑带走地跑了。

出了会议大楼,走在路灯昏暗的街上去坐地铁回家,所有的店都关门了。我边走边大哭,因为饿,因为穷,因为挥之不去的尴尬,因为一个人在异乡的孤独寂寞。

现在回看那个瞬间,作为局外人,我知道自己未免太过矫情。但是从小生活经历养成的因为自卑而带来的极度自尊让我不允许自己被别人抓到一点儿的把柄。

那些边走边哭的日子也都变成有价值的回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