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 child, sculpture

噢!妈妈 | 我为什么要做播客

采访我妈妈的生育故事,听起来是有点让人紧张的想法。

做一个关于生育故事的播客,是去年有的想法。

去年,我特地飞去LA看了某纪录片,出来后有一个reception的环节。我就和NFW导演说了两句。我跟她说,我是我家的第二个小孩,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这部纪录片对我来说真的很大意义。只说了这两句是因为我的眼泪根本忍不住,就和她拥抱了一下。

从那天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我可以做些什么。除了在网上写我自己的故事,我看到的故事以外,我决定从我妈妈开始,请她讲述她的故事。

 

去年12月,我回国了20多天。我回家住了几个晚上,在最后一晚采访了我妈。说不紧张是假的,我几乎没有跟我妈有过正式的聊天。我出国之后更加很少联络。

我先采访了我弟,跟他说明了我想做的事情和用意,申明了我绝对不是想要通过这个项目来怪罪谁。采访我妈的时候我也让他坐在一边,算是给我壮胆了。

我妈洗漱完毕躺到床上后,我就找准机会跟她提了采访的事情。有点出乎意料又有点情理之中,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开始了。”这个事情么是这样的….“

我们聊了三个来小时,从她一次次的生育故事到她的心理变化。我也问出了我一直想问的,她们是怎么想到把刚出生一个月的我送到别人家里寄养的,她们是怎么找到这户人家的,她们是怎么把我在一个黑夜里送走的。

(写到这里,不禁在想为什么出现的全部都是女性?生孩子的,要求我妈继续生孩子的,找到寄养家庭的,开着小摩托车把我送走的,全是女性。)

聊完了她的生育故事,我又问了关于她的妈妈我的外婆的故事。

我几乎没有听过外婆的故事,除了在家的有几年清明,我会和姨妈们去扫给外婆扫墓。妈妈提到外婆时的神情是骄傲的。外婆勤奋努力有头脑有情商,村里的人起冲突了外婆都可以帮忙调解。尽管家里很穷,外婆会要求她们好好学习,早起读书。

很可惜的是,我的外婆在我妈妈刚上初中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我的外公是一个很老实但家里的事情都不会管的农民。我妈妈不得不辍学,开始做生意养家糊口。我的外婆有七个孩子,除了最大的女儿当时已经嫁人,剩下的儿女一一结对,互相帮助。我们还聊了她从初中辍学后就开始做生意的几次大起大落,我才把我成长中的零碎的记忆和她的生活拼到了一期。是我对我妈妈的一生第一次有了比较完整的了解。

之后我试图采访我的姨妈们,对故事进行一些补充。但姨妈们都立马走开了。所以我也理解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聊这个话题。


采访完我妈妈后,我没有立刻开始剪辑,甚至没有打开来听。我找出好多年没用过的移动硬盘,把音频从电脑里彻底挪到了移动硬盘里。移动硬盘放到了不常打开的抽屉里。

6月27日,我第一次打开音频开始听。当天日记里写:

听了采访妈妈的音频,感觉太沉重了,还是先等等吧。

8月25日,我又一次打开音频,做了内容的大致取舍,把大致框架剪出来。

9月3日,我在日记里写,

晚上有点不高兴。妈妈的这集podcast,做不出来。周末还是要一鼓作气剪完,不然总是想着。

一直不愿意做或者觉得做不出来,一方面是因为觉得内容确实很沉重,有很多地方我听几遍都觉得有点汗毛竖起;另一方面是因为在谈到和我有关的部分,特别是她说,如果我还因为小时候的事情不开心的话,那是我自己的问题。虽然理智上我理解我妈已经在她的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我的情绪上还是会觉得有点无法接受。

在采访的时候我“戴”上了我的“记者”帽子,我会更多地去听她说,不会让情绪控制我。但时隔半年多再回去听时,我很难再把自己的情绪给压下去。最后我决定剪掉这些让我觉得有点受伤的部分,也算是我对自己情绪的保护。

九月初的周末,我终于一鼓作气把节目剪辑好了。

剪辑好之后我突然开始害怕。尽管我自认为节目的内容已经非常公立,为了我家人的安全,我在内容上保留了更多的我妈妈的感受。因为话题的敏感性,我还是有很多顾虑。

其实我有想过是不是应该直接做成英文的节目,这样会安全很多吧。而且这个话题我有自信可以找到一批很感兴趣的美国人。

但是我希望我的听众是中国人,或者说我希望我的听众是像我妈妈这一辈的人,她们中会英文的比例会很小。我希望她们可以听到我妈妈的讲述,会想起她们自己的经历,也许她们会觉得其实自己也有故事可以讲。很多时候我们可能只是将这些记忆深埋了,或者是在看到别人的讲述前觉得自己的故事好像不值一提。

思前想后,我决定把我妈的声音进行一定的变声处理。虽然我知道在互联网上根本没有隐私而言,但变声给我的心理带来了一定的安慰。


九月份节目正式上线后,我很惊喜地发现小宇宙上也可以被抓取到,我也可以很方便地给国内的朋友分享。(这里不是广告。只是因为我目前不想要在其他平台上实名验证,所以能够有这个平台我就很惊喜!)但我还没有勇气发给我妈听。期待我下次回国的时候,可以跟她一起听。

节目发布之前,我想过很多的形式。我最初的设想是我可以找到更多女儿们,去采访她们的妈妈。我可以提供技术支持,采访培训和情感支持。
但是和中美几位朋友聊过后,都觉得这个可能真的会比较难找到人,后期可能也会非常耗时。太多因素不可控了。

各种考虑之后我就决定那就我自己先做。也许大家听了节目后,会愿意找自己的妈妈聊她们的生育故事,那也很好。

每次的采访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学习,每次采访都让我觉得自己在生育方面真的懂的太少了。我很感恩几位嘉宾的坦诚,让我听到关于生育的最真实的体验。

谢谢喜欢这个节目的朋友,最近陆续收到一些友邻的表扬,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做得也还可以,更重要的是,有很多人关心这个话题,愿意听到更多讲述的,我也又被充电了!

每期节目最后我都会说,“希望我们会有下一期。我们,后会有期。”
每次都是认真的,因为下一期嘉宾还没着落。所以看到这里的朋友,欢迎来找我聊天!也欢迎你把节目分享给你的妈妈长辈们,也许她们也会愿意聊一下呢。

希望我还可以有很多机会说,

“希望我们会有下一期,我们,后会有期。”


收听链接:

Pod.link 可以选择自己常用的app听。

小宇宙

联络方式:

Telegram群组:https://bit.ly/3janXlu

邮箱:ohmama.fm@gmail.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